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203、旖旎的疗伤

丁浩心中也有些欢喜。

他早就动了修炼飞刀飞剑的心思,苦于没有修炼的法门,只能时不时自己琢磨,甚至借鉴张凡的神射之术,进展也不大,这几本小册子虽然品质不高,但是对于丁浩来说,却极为重要。

只要熟练了册子之中的基础暗器法门,丁浩相信,自己的飞刀之术,一定可以跨越一个大台阶。

将小册子收了起来,丁浩又清点了搜到的其他东西。

却在下一瞬间,耳边传来了慕容烟织的呼叫之声,“丁师兄,丁师兄……您能不能过来一下。”

丁浩心中一惊,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立刻长身而起,朝着两人飞掠而去。

卢鹏飞见状,也运起轻功跟了下去。

“那个谁……你不要过来,快退回去,丁浩师兄一个人……就可以了。”慕容烟织脸色冰冷地冲着卢鹏飞摆摆手,示意他赶快离开。

那个谁?

卢鹏飞气的直撮牙花子,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叫,而且,为什么丁浩就可以过去,自己不行?

但是他又不敢不听。

因为丁浩回头,锐利的目光扫过来,犹如长刀刮骨一般。

卢鹏飞心中恼恨到了极点,却只能赶紧屁颠屁颠地退了回去。

……

“丁师兄……那个……那个……你……”玉珏瑶面色淡黑之中带着绯红,结结巴巴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低下了头看也不敢看丁浩。

丁浩心中奇怪:“玉师妹,怎么了?难道解药出了问题?”

“不不不,不是。”玉珏瑶连忙摆手,道:“解药没问题,只是……只是……只是……”少女说到这里,又一脸的娇憨羞涩,再也说不下去了。

丁浩揉了揉脑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一边的慕容烟织咬了咬牙,果断地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丁师兄,我就直说了吧,我和玉师妹刚才一番剧烈战斗,体内玄气已经消耗所剩无几,再加上毒气侵入经脉通道,无法以玄气研磨催化解药药膏,所以,我们想要请丁师兄帮忙……”

“啊?”丁浩嘴巴张的像是鸭蛋。

请我帮忙?

就是要以玄力帮助她们在伤口处研磨催化药膏。

可是……两个少女受伤的部位,可都是肩胸和腹部大腿等关键隐蔽位置啊,男女授受不亲,要真是那样做,就等于是要摸遍两个少女的全身了。

就算丁浩灵魂来自极为开放的前世地球,这个时候也不禁一阵犹豫。

“丁师兄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慕容烟织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之色,一边的玉珏瑶一张俏脸也深深地埋下去,根本不敢抬头。

丁浩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过,见两位少女眉目之间的黑色越来越浓郁,那是毒气即将攻心之兆,如果再不施救,延迟片刻,就算是有解药,也难以保住性命了。

“好,两位师妹,今日是情非得已,丁浩冒犯了。”

丁浩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心中清楚取舍之道,略一思忖,就做出了决定。

“慕容师妹伤势更重,我先来帮你吧。”丁浩做出决定之后,不再犹豫,疾步走到慕容胭织身前,盘膝坐下,从玉瓶中倒出玉色膏药,涂抹在掌心,另一手一抬,将慕容胭织肩部一处伤口的衣衫撕裂一个小口,掌心缓缓地按了上去。

“啊……”慕容烟织忍不住惊叫一声。

毕竟是冰清玉洁的少女,从小到大,何曾有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

尤其是肩部衣衫被撕开,白皙如玉的肌肤暴漏在空气之中,当那火热的手掌接触到身体时,她顿觉得浑身热辣,瞬间仿佛是吞下了一个朝天椒一样,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手足无措和委屈之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差点儿就流下来。

不过,当她抬头,对上丁浩那纯正无邪的目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又平静了下来,之前的委屈一扫而空,心中反而略有一丝丝的欣喜和甜蜜。

旁边,玉珏瑶性子柔弱,听到衣衫碎裂的声音,也低低惊呼了一声,抬头看到丁浩的手掌按在了慕容师姐裸露的白花花玉色肌肤之上,自己一张俏脸犹如火烫一般,一颗螓首埋进了双臂,芳心犹如小鹿一般乱撞。

“丁师兄……他……一会儿也要这样替我疗伤……啊……真是羞死人了。”

玉珏瑶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为什,突然有点儿期待,突然又担心这一刻的到来,就算是被送入洞房等待新婚丈夫来揭盖头的小媳妇,心情也没有她这般复杂。

……

手掌接触在如同世界上最美好的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滑腻,温热细腻的触觉,使得丁浩心中也不禁一阵激荡。

慕容烟织容貌只能算是普通,但是身材却是难以形容的火爆,还在美少女李伊若之上,白皙的肌肤充满了少女特有的青春弹性,挑不出丝毫的瑕疵,绝对是完美级别的小美人坯子,让人禁不住怀疑,慕容烟织是不是使用了什么秘法故意丑化了自己的脸。

如此完美的身躯,不应该却只有一张平庸的脸啊。

运转玄功,掌心缓缓地研磨揉动,更能感受到那如玉.肌肤上的温热。

慕容烟织想要运功配合丁浩,但是那贴在自己肩部锁骨附近的手掌,却像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一般,让她根本无法静心,浑身无力,只能勉强咬着牙,让自己的身躯不至于瘫软下去。

一丝丝清凉舒适的气息,从丁浩的手掌,传入到慕容烟织的伤口处。

渐渐地,原本已经如朽木一般麻木的伤口,终于传来了三分疼痛三分酥麻四分舒适,慕容烟织明白,这是药性终于发挥,毒气渐渐被祛除的缘故。

叮叮叮!

丁浩手掌从少女肌肤上离开,掌心向下,三抹银光掉落地上。

是三根比头发丝略粗的钢针暗器。

正是这三枚喂毒钢针,钉入了慕容烟织的锁骨附近,如今被丁浩以雄浑的玄气吸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