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208、内乱·狂人吕狂

丁浩依旧停留在房中,开始练习剑法和刀法,当然,最主要是剑法。

因为丁浩手中的修炼法门,以剑法最多,‘龙王离水剑’他已经彻底悟透了九招二十七式,‘烟涛迷离诀’的四字诀也全部悟通,在上次武库之中选择的秘诀之中,唯有‘冰火九转金身决’还停留在第七转‘血髓金身’的境界。

金身法门本就难练,并非仅靠悟性就可以,所以没有达到巅峰大圆满,也在情理之中。

时间缓缓地流逝。

很快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丁浩修炼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衫,推门走出来,却看到楼下大厅里面,之前不愿等待而选择结伴离去的散修武者,已经返回,只是人数从十几人变成了四人,身上也是血迹斑斑,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搏斗。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没有发现的危险不成?”丁浩缓缓顺着楼梯走下来。

大厅里众人的对话,飘入到丁浩的耳中。

“我们遭遇到了袭击……是一群人形生物,看不清楚面貌,他们简直就是从地狱里来的幽灵,太快了……我的同伴们都死了,我只我们几个逃了回来!”

“太可怕了,我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张老三有一身横练的功夫,刀枪不侵,但是却被那怪物一把就撕裂成了两半!”

几个返回的散修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诉说着他们的遭遇。

丁浩的目光在这几人的身上扫过,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态和伤痕,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发现了一些极有意思的事情,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遭遇到了利爪怪物幽灵,但是他们的神色并不是真的非常惊恐,身上偶尔一些伤势,都是刀枪兵器留下来的。

他们在说谎。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客栈正门被踢开,就看到问剑宗紫衫南院的‘狂人’吕狂,一身是血,手中握着长刀,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砰!

吕狂将一个带血的包裹放在一张方桌上,拄着长刀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等到气息稍微顺畅一些,他突然仰头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痛快!杀的真痛快啊!’

这一笑,肌肉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血水从裂口中崩裂飞溅出来,让他整个人犹如从血池里爬出来一般。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吕狂邪魅的一幕,孙飞突然觉得,这个紫衫南院的‘狂人’当真是不负‘狂’这个字,虽然一直以来此人和自己不对付,但从来都是摆在明面上,绝对不从背后阴险暗算,比之卢鹏飞那个小人,却又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咦?那不是太平城守护武者王志江的白银拳套吗?怎么会在这个浑身是血的紫衣少年手中?”

一个散修武者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却见吕狂随手扔在放桌上的包裹散乱开来,里面东西散乱出来,居然都是一些带着血的优质武器,其中不乏一两件低级玄器,还有一些装订精良的秘籍小册子和闪烁着光芒的玄晶石之类的东西,都是不俗的宝物。

“那是……青江城何俊前不久得到的残损玄器反曲之弓!”

“土门城守护武者之一的王荣的巨战刀!”

“还有四方城孙飞的那三枚中品玄晶石……”

众人看着方桌上散乱的一堆带着血的宝物,眼中都露出了贪婪之光,大家拼死拼活来到这个古怪的上古遗址,不就是为了发财找宝物吗?如果眼前这个方桌上的东西属于自己,那这一趟可就算是发达了。

不知不觉之中,一些人尤其是那些在大厅里高谈阔论的散修们,都安静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这堆宝物,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突然,有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想到了什么,拍案而起,一副义愤填膺地道:“你杀了孙飞、何俊他们?太卑鄙了,同为人族武者,你居然觊觎别人的财富,杀人夺宝?”

“是啊,真是无耻!残杀同族,该死!”

“哼,杀了那么多同族,居然还敢回来,当真是狂妄至极!”

“大家一起上,宰了这个卑鄙无耻的杀人狂魔!”

“就是,对付这种无耻的小人,不必讲什么道义,大家一起上!”

越来越多的散修义愤填膺地站起来,杀气腾腾,冷笑着朝‘狂人’吕狂围了过去,一个个表面上正气凛然的样子,要为那些死去的人族散修主持公道。

“哈,哈哈哈哈哈……”‘狂人’神色不变,他分明是已经伤势极重,嘴唇乌黑,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面如薄金,但是却毫不畏惧,反而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一群土鸡瓦狗,道貌岸然之辈,嘴上说的好听,我呸呸呸!还不是为了老子眼前的这些宝物?”

语气之中,尽是不屑之意,一句话就点破了其中玄机。

散修们脸色顿时都勃然大变,恼羞成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杀了他!”

愤怒的咆哮声中,散修们锵锵锵抽出了兵器,将吕狂围在中间。

旁边,林信、慕容烟织和玉珏瑶等问剑宗的弟子,此时已经都现身,静观事态的变化。

说实话,同为问剑宗的弟子,他们心理上自然都偏向于吕狂,只是如果吕狂真的是残杀了人族同道才得到眼前这堆滴血的宝物的话,那他所行有亏,众人也不好相帮,所以都在等着吕狂开口为自己辩解。

但是吕狂却只是冷眼在问剑宗同伴们的身上扫过,不肯辩解,也不肯开口求救。

他脊背挺直如同长剑,冷笑着坐在长椅上,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在长刀上,又顺着长刀的刀槽,一滴滴地流淌在地面,在青石地面上形成了一个逐渐扩大的血洼。

“宰了他!”一名散修手握长刀劈下。

吕狂想要横刀阻挡,却因为伤势太重,胳膊抬了一半,鲜血崩裂,闷哼一声,竟是再也无法抬起,吕狂双目圆整,怒视着那散修,仿佛要亲眼看到那长刀砍在自己的脖子上……

-------------

感谢宅丶神、为你含情、Yhl疯狂、小菜鸟晨星、巅峰、武圣诸位大大的捧场。

刀子奋力求红票,兄弟姐妹们支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