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221、得救和绝境

“恩,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刀祖很肯定地道。

“有没有办法救救他们?”丁浩可不想独自逃生,这里有他的导师,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师门,也有很多人族武者。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鬼蜮幽冥幻阵’的操控枢纽就在这个空间里面,剩下的残存力量,应该足够将这里的所有人,都随机传送到遗址以外了。”刀祖撇撇嘴道:“下面按照我说的去做吧,不过,你要消耗很多的力量。”

……

黑暗之中。

强大如腹黑男王绝峰,此时也是脸色潮红,盘膝坐在地上,浑身笼罩着璀璨光焰,运功抵挡心中不断袭来的那股杀意,精钢长剑就倒插在他的身边,有史以来第一次他不想去触摸那剑柄。

因为心中有杀意,握剑就杀人。

而在他的身边,马一飞表现比他更不堪,他脸上已经露出了极为痛苦挣扎的神色,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唯存一丝清明,守护着最后的底线,才没有拔剑和身边的人杀戮起来。

两人中间是李兰。

李兰的表现竟然比两人稍微从容一些,手腕那个古朴的护腕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将他笼罩在其中,似乎可以隔绝那种鼓荡人心的杀意。

在这个黑暗空间之中,远处传来了喊杀惨叫之声。

已经有人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开始自相残杀了。

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片无序的混乱之中。

“啊啊啊,王师兄,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马一飞突然跳了起来,反手握住了长剑,苍啷一声拔出长剑,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面抹去。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阵剧烈的震动从地面八方传来,那股沸腾的杀意犹如退潮一般退去,一股红色光环从三人的脚下产生,瞬间就将他们从黑暗空间之中传送了出去。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其他正在苦苦抵抗心中杀意以及那些自相残杀的高手们的身上。

……

慕容烟织静静地坐在长凳上,手中握着长剑,已经从剑鞘之中拔出了一半,汗水一滴滴如雨淋般从秀发发梢低落下来,她身边的地面上,湿了一大片。

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意志坚定如刚,依旧在运功抵御着潮水般袭来的杀意。

而在她的身边,娇小俏丽的玉珏瑶自己把自己打昏了过去,以免被那杀戮心魔所控制,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在远处,同样昏迷着数十位散修。

不过他们都是被别人打晕的。

打晕这些散修的,正是那位面容羞涩、身如金刚的黄衫北院弟子。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实力摸约只在四窍武徒境巅峰程度的少年,居然不受那杀戮之意的困扰,一直非常平静,所以才能将陷入混乱的散修们全部都击晕,免得他们发狂杀人。

而实力比他高的美少年林信、吕狂等人,此时也极为狼狈,苦苦运功抵抗杀戮心魔。

却在这时,一抹红光在所有人的脚下闪现,他们瞬间被传送离开了这里。

……

西岩山脉,两日前人族武者们的驻地。

溪水之侧。

如今这里已经是茫茫白雪一片,半米厚的皑皑白雪覆盖了山峦森林,放眼看去,尽是一片白色的冰雪世界。

郭怒浑身是血,被围在了溪水边。

鲜血从他身上大大小小数百个伤口之中流淌出来,染红了方圆三米之内的白雪,那刺目的猩红,在圣洁的白色印衬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六分之一炷香之前,他被红色传送光环传送离开上古宗门遗址,本以为就此躲避开了清平学院的追杀,想不到运气这么差,银发小妞一行人,竟然也被传送到了附近。

“哈哈哈,大个子,看你还能逃到哪里?”银发少女满脸戾气,笑的十分得意。

虽然不能折磨丁浩来发泄心中的愤怒,但是将这个曾经为丁浩喝彩的莽汉虐杀,也足以让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女感到舒服一些了。

她身边站着数十位清平学院的弟子,其中还有了两位实力不俗的内院上代弟子,都在武士境。

银发小妞身份显赫,这一行人都唯她马首是瞻。

追杀郭怒,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一场毛戏老鼠的游戏,郭怒身上那大大小小数百个伤口,就是他们的游戏之作,虐杀一个小小的村落守护武者,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像是掐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

郭怒呼呼地喘着粗气。

过多的失血,让他头晕目眩,仅仅依靠着拄地长刀才能勉强站着,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哟,这么快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两天之前,你的声音不是还很洪亮吗?”银发少女的娇笑声中充满了阴毒之意,她轻轻地走近,手中的利剑一挥。

一串血珠飙射。

郭怒的脸颊上,又多出了一道深红伤口。

这个魁梧的汉子,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颤,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银发少女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她咯咯咯得意地娇笑着,手中的利剑连连挥舞,仿佛是在雕塑胡萝卜一样,在郭怒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新的伤痕,用这种歹毒的办法,来折辱这个魁梧的汉子。

“唉,真没有意思……”过了片刻,银发少女叹了一口气,不慢地道:“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像是个木头一样,不好玩……”她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突然又灿烂地笑着,道:“不如这样吧,大个子,你跪下来求我,向我磕头,我就放过你!”

她其实只是在故意折辱郭怒而已。

银发少女见识过很多像是郭怒这样的莽汉,他们的脾气都又臭又硬,很多时候,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仇敌求饶,对于武者来说,向敌人下跪,是一件会被终生打上耻辱标签的人。

但是——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之中,这个浑身是血,全身上下除了面部以外,几乎都找不出一块完整皮肉的魁梧汉子,居然缓缓地抛开了手中的长刀,曲下膝盖,一点一点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