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272、巧破铭文斩鬼谋

对于武者而言,如果不能在一个铭文师布好阵法之前将其秒杀,那就有多远逃多远。

而现在,青铜鬼脸面具人似乎上当了,被困在了铭文阵法之中,看起来凶多吉少的样子,一些原本就倾向于【血龙寨】的人,甚至禁不住发出了欢呼。

……

站在李英身后的李云奇,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很有可能是丁师兄,怎么办?帮不帮?如果出手,自己似乎抵挡不住韩羽身边冯血衣的勾魂一剑,如果不出手,丁师兄可就……

不管了,为了丁师兄!

李云奇手按剑柄,运转玄功,正要出手,就在这个时候,却被老父亲李英察觉到了异状,直接一把拉住,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李云奇大急,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却在这时,场中的战斗,又出现了令人意外的转折。

……

“雕虫小技!”

一声冷哼,被困在【铭文·嗜血藤蔓绞杀】阵法之中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手中炎刀一抖,闪电般地在地面上连连划了六刀,不偏不倚,正巧划在了那闪烁着幽光的铭文图案之上。

滋滋滋!

奇异的轻响声之中,原本几乎弥漫了周遭十米范围之内的恐怖绿色虚幻藤蔓,瞬间犹如梦幻泡影一般,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连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什么?”韩羽脸上的狞笑,瞬间凝固。

这不可能!

铭文法阵一旦布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被破坏,只有高出三阶的力量才可以强行摧毁,铭文一旦激发,可不像是看起来刻画在地面上的简单图案而已,可以随意抹掉。

就在这愣神的瞬间,青铜鬼脸面具人已经到了跟前。

炙热的刀锋,在瞳孔之中无限放大。

“【铭文·沼泽陷阱】!”韩羽疯狂地大吼,手中的羽扇,瞬间分裂开来,每一根黑白相间的羽毛,都骤然绽放出刺目的光华,表面奇异的铭文光泽闪烁,凌空虚浮在他的身边,仿佛是一面组合起来的盾牌一样,将他团团保护住。

这羽扇也是一件铭文玄器,是他的护身重宝,使用次数有限,苦心炼制了无数年,今天危机临头,不得不施展开来。

一股奇异的力场,在韩羽的身边骤然出现。

空气仿佛骤然凝固了起来,连炎刀激起的火焰,都如同冰冻一般,凝固在了力场陷阱之中。

青铜鬼脸面具人原本快如闪电的虚影,在这一瞬间顿时一窒,仿佛是陷入了沼泽的蜗牛一般,慢了下来,终于可以被视线捕捉到。

“就在这时!”

一直站在韩羽身边不动神色的【一剑勾魂】冯血衣,在这一瞬间,终于出招了。

也未见他有拔剑的动作,剑吟悠悠,一抹银芒暴起,从他的手掌中匹练一般骤现,刺目的银光几乎使得所有人同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等待众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恰好看到银色剑芒匹练,从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喉咙间掠过,一斩为二。

得手了?

青铜鬼脸面具人被杀了?

一剑勾魂!

好可怕的剑术!

一出鞘,就勾魂,简直是无可抵挡。

可怜这青铜鬼脸面具人,实力不俗,却还是葬身在了老奸巨猾的【血龙寨】两大寨主手下,所谓【炎刀判刑】,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闹剧了。

“哈哈哈哈……判刑?判你自己的死刑吧,哈哈哈!”韩羽疯狂地笑了起来,一个如此可怕的强敌,终于还是被斩杀了,虽然很多年不曾出手,但是和大寨主之间的配合依旧默契,亲密无间。

【一剑勾魂】冯血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个突然出现的【一刀启程】,实力的确是神鬼莫测,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就算自己单独对上,也没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可惜一切都结束了,这都是战斗经验欠缺的下场啊!

却在这时候——

“刑毕!”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远处轻轻传来。

这声音仿佛是一道炸雷,骤然炸响在所有人的耳中,震得他们脑袋嗡嗡作响。

顺着声音看去,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只见那被冯血衣一剑斩断喉咙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毫发无伤的站在十米之外,手中炎刀依旧弥漫着赤红色的火焰,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青铜鬼脸面具充斥着难以形容的诡异,一双眸子仿佛是燃烧的火球一般,有血光在弥漫。

韩羽和冯血衣的狞笑,霎时间凝固在了脸上。

“你怎么……”韩羽的眼眸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撼,这个家伙分明是已经被洞穿了喉咙,居然还活着,而且……他刚才说什么,刑毕?难道……

下一瞬间,一抹赤红色的火焰,如血液一般,就从韩羽的脖子里面冒了出来。

“咯咯……你……我……不……”恶贯满盈的【鬼谋士】疯狂地挣扎,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是想要将那火焰按回去,但是这赤色火焰疯狂地从身体之中冒出来,将他的肌肤骨骼瞬间灼烧成为了青灰。

一阵风吹来,【鬼谋士】以肉眼可见速度,化作飞灰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升龙峰之巅,顿时一片死一般的平静。

众人看着青铜鬼脸面具人,犹如看着一个来自于地狱的幽灵鬼魅一般。

【一剑勾魂】冯血衣后背一阵发冷,他对自己的剑术最是自信不过,刚才那一剑分明已经洞穿了这个神秘人的喉咙,但是为什么他竟然毫发无伤,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鬼面人以炎刀秒杀了【鬼谋士】,难道自己居然失手了?

“到底……怎么回事?”冯血衣声音沙哑地问。

青铜鬼脸面具人的红色眸光犹如火焰燃烧,又如血光流动,定格在了冯血衣的身上。

【血龙寨】的大债主顿觉得仿佛是有一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压力骤增,青铜鬼脸面具掩去了此人的一切表情,身上的玄气波动,也并非是多么强大,但是那神秘莫测的战技,却使得冯血衣不得不万分警惕。

-----------

第二更,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