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4:09

最新章节: 丁浩点点头,和肩头的小萌猫沟通了一下。“喵!”小萌猫听懂了,亲昵地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丁浩的脸颊。丁浩再无异议,深吸一口气,按照剑祖所说,闪电般地迈步。等到最后一步走完,眼前景象再次大变,雷声阵阵,蓝光闪烁,一个巨大模糊的建筑物,骤然出现在眼前。就在这时——“哈哈哈,真是想不到啊,居然会有一只如

0321、信念和杀机

在场许多人扪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敢不敢也如丁浩一般,将事情做到这么绝的地步,完全没有了丝毫回旋的余地。

答案只有两个字——

不敢。

更多的人若有所思,刚才丁浩取出的那个青色玉盘,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爆发出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接下来这场风暴,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够用了,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丁浩接下来会怎么做。

而丁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他重新来到了卢鹏飞的身前。

这位今天之前还高高在上、坐拥青衫东院全部权力的五院新贵,自称【惊天剑】的卢鹏飞,此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嚣张,也没有任何嚣张的勇气。

当丁浩的双脚,出现在他跪倒的视野之中的时候,他瞬间崩溃。

聪明如卢鹏飞,在这个时候,终于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大势已去。

昔日那种熟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他。

他不可遏止地颤抖哀求了起来。

“我错了,丁师兄,我错了,你饶了我,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卢鹏飞脸上鼻涕长流,重重地在地上磕头,额头血迹斑斑,苦苦哀求:“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可以将院首的位置让给你,可以将【惊天剑典神剑术】传授给你,这可是地阶中品剑法啊,从此之后,我就是你养的一条狗,最听话的狗……”

丁浩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冷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是个畜生,我不识好歹,不过,我再也不敢了……丁师兄,求求你,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卢鹏飞的心,彻底被恐惧淹没了。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彻底放弃了一切尊严。

这一次,他真的是一败涂地。

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设计了最无解的局,连鲁奇这样的先天高手都搬了出来,可惜,丁浩似乎是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一般,举手投足之间,就轻松夺走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跪地求饶,卢鹏飞品尝到了一步步陷入绝境的绝望。

当鲁奇被击飞的那一瞬间,卢鹏飞的心,就彻底沉入了万丈深渊,回首过去半年时间,仿若黄粱一梦,他突然开始疯狂的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和丁浩去争?为什么非要和丁浩作对?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自己现在应该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青衫东院记名弟子,年终大考对自己来说不成问题,将来进入问剑宗核心真传弟子序列,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后悔,像是无解的病毒一样吞噬了他的心。

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

“机会?”丁浩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缓缓地摇头,“我给你的机会,难道还少吗?若不是念在同为青衫东院弟子的情分上,半年之前,你就已经成了一具死尸……现在,没有机会了,我只后悔,当初没有在地下遗址中,就一剑结果了你。”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永远都不再回来。

比如张凡的离开。

这是一段丁浩错失了的友情。

曾几何时,丁浩无比坚定地以为,自己会和张凡,和王小七,和方天翼……和所有的朋友,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在问剑宗修炼下去,一直成长为光荣的庇护族人的武者。

哪怕是后来有了与【神童】穆天养这样恐怖对手的约战,丁浩依旧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幻想。

呼朋唤友,同消美酒解忧愁,仗剑天涯,问尽人间不平事。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张凡,已经选择离开。

青衫东院也因为卢鹏飞这个歹毒小人的阴狠野心,从此彻底分裂。

想要回到从前,没有了丝毫的可能。

丁浩的目光,从近处和远处那些青衫东院弟子的脸上扫过的时候,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阵的陌生。

弃我去者,昨日之心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后多烦忧,丁浩对于身上这一袭青色长衫的认同感和骄傲,在他终于决定击杀张文钊这个昔日同院弟子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变得若有若无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一个对于他来说,应该并不算是熟悉的名字,突然毫无征兆地跳进了丁浩的脑海之中。

弃青衫!

这位问剑宗最为神秘的前辈人物,整个宗门禁忌一般的存在,谜一样的生平,以及那些遥远模糊的传说故事,原本无人知晓的故事脉络,仅仅是因为【弃青衫】这三个字,在丁浩的脑海中,不可思议的变得清晰起来。

丁浩摇摇头,驱散了这些不太好的情绪。

他伸出手,按向卢鹏飞。

晶莹瑰丽的六棱雪花漂浮,像是可爱美丽却又致命的白色精灵,在丁浩的手指间亲昵调皮地飞舞,一层银色的寒霜,渐渐将丁浩的手掌包裹,丝毫不曾逸散的寒气,有着一往无前的决绝。

“不……”感受到了丁浩毫不动摇的杀意,卢鹏飞发出了绝望的呼喊,“不,求求你,你不能杀我,丁师兄,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最为珍视的就是同门之谊,你杀了我,就是亲手击碎了自己的信念。”

“你和我早就不是同门。”丁浩淡淡地道:“而且,我要感谢你,是你让我看清楚了,什么样的信念应该永生坚守,什么样的仁慈却决不能拥有。”

丁浩的寒霜覆盖的手掌,犹如水晶,已经快要贴近卢鹏飞的额头。

那种一寸一寸逼近的杀意和死亡阴影,让卢鹏飞彻底崩溃。

“不,我知道一个秘密,那个青铜鬼脸面具人……”卢鹏飞不放弃最后的挣扎:“我知道他是谁,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的威胁,时时刻刻潜伏在你的身边……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丁浩的手掌,终于停顿了片刻。

卢鹏飞心中狂喜,松了一口气,连忙道:“丁师兄,只要你发誓,从此之后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