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331、小事稍后再论

天空之中闪电飞迸,紫云滚滚,宛如神怒,无比可怕。

丁浩同样大怒。

锵地一声,丁浩一手擎出锈剑,浑身玄气波动翻涌,指天大喝道:“我问心无愧,为何认罪?你既然身为神灵,为何是非不分,怎配众生信仰?要我认罪,先问过手中锈剑!”

........

“好一个先问过手中锈剑!”

一声清喝,犹如佛吼,犹如棒喝,突然在丁浩的耳边响起。

丁浩一愣,眼前画卷顿时破碎。

定睛再去看时,发现紫袍神灵、漫天闪电、滚滚紫云都消失不见,就连那【问心天梯】漫长的台阶都消失不见,眼前是一片柔和的光线,脚下黑色岩石地面呈现出自然纹理,身侧一根根直径七八米的黑色石柱冲天而起,支撑着古朴沧桑的穹顶!

竟然已经不知不觉之中,走完了那漫长的【问心天梯】,来到了问刑堂主殿大门口。

刚才发出清喝,将丁浩从幻境之中唤醒的人,正是金袍十二掌刑使之一的南宫正。

略带关切和赞赏地看了一眼丁浩,南宫正转身,嘴唇微动,显然正在以传音入密之术,向大殿深处的某位存在,汇报着什么。

丁浩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清醒。

他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自己浑身已经汗水湿透,赤红色锈剑正握在手中,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势,回首向下看去,一片云蒸雾罩,仙霞缭绕,黑色的阶梯宛如一条蜿蜒的黑色巨龙一般,一直通往下方,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那【问心天梯】居然可以影响人的神智,控制人的记忆?

丁浩暗暗心惊。

“走吧。”南宫正说一声,率先往前走。

丁浩紧跟其后。

脚步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显得格外清晰,丁浩略显好奇的打量。

和外面青山绿色的美丽风光完全不同,大殿里面光线略显昏暗,一盏盏长明油灯在石柱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黑色的岩石透着一股莫名的血腥味道,隐隐之间仿佛还有亡者的哀号嘶吼。

行走在其中,仿佛是行走在阴森的亡者世界一般。

果然是问剑宗掌控宗门刑罚的地方,有一种积淀已久的森严冰冷。

大约走了三炷香的时间,才来到了大殿深处。

一股股强悍至极的气息,在这里澎湃碰撞,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拥有无尽的威严和力量,真是难以想象,世界上还会有这种力量的存在。

南宫正在丁浩耳边轻声交代了一句,就转身离开。

以他身为【问刑堂】十二掌刑使之一的身份,居然都没有资格参与这样的六殿会审。

丁浩深吸一口气,迈步进入了大殿深处。

幽森的大殿之中,二十几个人影静立,或老或少,或男或女,衣着打扮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他们身上那如渊如海、如柱如龙的强横气息,虽然只是随意流露,并未刻意释放,但是都已经强悍到了丁浩无法度量猜测的境界。

这二十几个人站在这里,就犹如大海之中的二十多个海眼一般,空气在他们身边变成可怕的漩涡,形成了奇异的力场,甚至改变了大殿之中的物理规律,长明油灯释放出来的光线,来到这些人的身边,甚至都有些扭曲。

再往大殿深处,空中漂浮着七个颜色不一的璀璨光团,光华收敛,并未流露出什么气息,但是大殿之中这二十几人,看向那七团光华的时候,流露出来的神色,都是彻底的尊崇和敬畏,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恭敬无比。

“丁浩,你来了。”

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从最中间的银色光团之中,缓缓飘出。

丁浩一怔。

这竟是掌门人李剑意的声音。

这么说来,虚空之中漂浮的七个光团,代表的竟然是七位问剑宗之中最为尊崇显赫的人物,因为能够和掌门人并驾齐驱,必然都是问剑宗的实权人物。

这次会审,既然被称之为六殿会审,顾名思义就是问剑宗六大堂共同提审犯人,如此说来,除了代表掌门人李剑意的银色光团之外,其他六个光团,代表的应该就是【问刑堂】、【灵草堂】、【铸剑堂】、【藏剑堂】等六大堂的掌座级别人物了。

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掌门人李剑意都没有现出真身,可见宗门众人想要见他一面有多难,丁浩突然觉得,自己居然连续两次都得到李剑意的亲自接待,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丁浩想了很多。

“弟子丁浩,见过掌门人,见过各位宗门前辈。”丁浩不卑不亢地行礼。

“哼,待罪之囚徒,怎敢如此放肆?还不跪下!”一个声音传来。

丁浩抬头看去,却是那二十人之中,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在冷冷地看着自己,这人面容俊秀,嘴唇极薄,眼眸斜长,眉毛却极浅,隐隐只有一丝淡黑,眼眸之中总有寒光流转,是一副极为苛刻严厉的面向。

能够出现在今天这个场合的人,无疑都是问剑宗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这人自己偏偏不认识,从未见过,却要在一开始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难道什么时候,曾经得罪过他不成?

丁浩心中思量,却没有丝毫惧意,当下不卑不亢地道:“前辈也认为弟子是待罪之身,所谓待罪,就是尚未定罪,也可能是无罪,为何要跪?”

那人呆了一呆,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如此不留情面地顶撞,顿时觉得大失面子,面现愠色,冷哼道:“哼,牙尖嘴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丁浩冷笑不语。

这人对自己的敌意,真是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又有一人摇头笑道:“沈苦师弟,何必与一个心术不正的小小记名弟子一般见识,今日六大殿的首座齐聚,为的是整顿宗门刑纪之事,又兼议雪州九大门派宗门论品盛会,这等早有定论的小事,且待稍后再说吧。”

这人一身锦绣锦袍,外表看起来,同样是二十五六岁年纪,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腰间系着金丝玉带,悬着玉色剑鞘的长剑,剑柄红丝线坠玉,额头有镶嵌着美玉的金丝发箍,头顶一根雕龙白玉发簪,浑身上下到处都可见美玉,自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气,仪表非凡,唯一破坏气质之处,在于眉宇之间,多有倨傲之色,令人一看便生出一种敬而远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