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57、你来了?

丁浩接过地图仔细看了下,这应该是艾青临时画的,有些粗糙,很不转呀,但好在一些紧要具体的位置都已经标清楚了,通道和守卫分布的情况,也应有尽有,看来他还真的是费了一番心思去做。

“大人,我已经按照您吩咐的做了,您看,您能不能……”艾青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你觉得可能吗?”丁浩冷笑一声,还没有去验证地图的真假,也没有将自己的朋友从地下水牢之中救出来,现在解掉艾青【天厥】穴窍之中的禁制,那简直就是找死。

艾青尴尬地笑了笑。

他也就是随口这么试探一下,其实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这个时候,换做是他,也绝对不会解掉禁制,毕竟还在【裂天剑宗】控制的势力范围之内,做什么事情都要留一手。

艾青留意了一下帐篷内外,惊讶地发现丁浩的那五个跟班居然不见了,心中更是凛然,要知道这片位置,【裂天剑宗】的巡逻守卫极为严密,五个实力弱小的大活人居然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一定又是眼前这个处处透露着神秘气息的小白脸干的吧?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丁浩将地图上的标记都记清楚了,心念一动,整张纸就化作了雾气消失在空中。

这个动作令艾青稍微松了一口气。

起码丁浩没有将地图留下来当做是二重把柄来威胁自己。

“你先回去吧,等到我的事情办完了,自然会解掉你大脑之中的禁制,老老实实待着,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下场你自己清楚。”丁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滚蛋。

艾青谄笑着点点头,不甘心地退了出去。

一直到他彻底离开,丁浩换了一身紧身皮甲,随手戴上了那个好久不曾用过的青铜鬼脸面具,悄无声息地离开帐篷,极为轻松地避开暗夜之中【裂天剑宗】哨卡的监视,如同一缕融入夜色之中的青烟一般,朝着古城兵站的更深处走去。

--------------

我也觉得这样的更新时间不好,我得调整一下,熬夜太伤人啊,求大家支持。

在小广场区域之后,靠近古城兵站中心的地方,【裂天剑宗】的防御警戒果然是更加的严密,各处都布置了明哨暗哨,还有实力高强的弟子在或明或暗地巡视,隐藏的铭文阵法也布置了不少,简直如同铁桶一般。

换做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悄悄潜入。

好在这个古城兵站之中,无所不在的原始铭文残余力量,将一切都压制的太狠,这些实力原本都是武王境界左右的【裂天剑宗】弟子们,几乎被压制到了大武师境界左右,神识无法释放体外,他们布置下的铭文和一些哨卡,也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

而与此相反的是,丁浩的实力降低极为有限,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适应,丁浩已经可以就将自己的神识释放到身体之外五十多米的距离,可以很容易地提前发现对手,甚至依靠一些神识战技欺瞒对手的感观,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一般。

花费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丁浩就来到了地下水牢入口所在的位置。

这是一座正方形大殿后面的阴影区。

从大殿的轮廓来看,这应该是整座古城兵站的最中心,以前是兵站最高统帅居住的地方,高达十米的石座基石,使得大殿成为了城内最高的建筑,站在大殿的门口,几乎可以俯视周围的一切建筑,将整个古城内所有的范围都尽收眼底。

丁浩感觉到了一股来自于大殿之中的威胁。

那是绝对强者的气息。

显然【裂天剑宗】这次行动的首领级人物驻扎在这座大殿里,丁浩猜测,只怕就是那位威名显赫的【天之痕】宁啸虎吧?丁浩突然有一种去会会这位在整个北域都排的上号的年轻天才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很好地克制了下来。

眼前一切以救人为第一要务。

绕开守卫,丁浩很轻松地进入了地下水牢的入口。

……

一股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

这个地下水牢显然和整座城市一样古老,甬道的墙壁上面长满了各种青灰色的苔藓,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毒气,应该是各种腐殖质长期污染空气形成的味道,普通人进来吸一口,只怕离开也要晕死过去。

甬道坡度陡峭,通往地下。

丁浩在甬道的石壁上,毫无意外地看到了原始铭文的存在。

也许是因为地下常年不通风、没有雨打日晒的原因,这里的铭文保存的相对完整,普通的岩石在这些原始铭文的加持之下,变得比百炼精钢还要坚韧,就算是先天武宗境界的强者,也休想破开石壁逃生。

【裂天剑宗】显然是对于这处地牢的安全性极为放心,整个甬道之中居然没有任何的守卫。

丁浩心中计算,大概在走了五百多米,来到地下两百米深度的时候,前面隐约传来了水流之声,一团刺骨的寒气迎面而来,粗略估计,这里的温度已经至少在零下了。

甬道也到了尽头。

丁浩来到了一个石厅一般的房间里。

眼前一亮。

一团篝火噼里啪啦地在大厅中央燃烧着,四个身穿火红色剑士袍的【裂天剑宗】年轻弟子,围坐在火堆的旁边,全部都闭着眼睛在修炼,以他们的修为,自然不会畏惧这里的寒气,不过点着篝火总会给人一种安全感,【百圣战场】之中元气充裕,他们虽然被委派来看守囚犯,但也不放过每一分每一秒来修炼。

丁浩犹如鬼魅一般进入大厅,神识隔绝了一切气息,四人都没有发现。

目光从四人身上掠过,丁浩看到了远处黑色铁柱栅栏,看到了几个开凿在石壁上的牢房,一条黑色的水渠冒着寒气,从牢房前面流过,寒冷刺骨的流水流进了牢房里,淹没了牢房地面,在其中一个牢房之中,几个年轻生涩的面孔,被寒钢铁链拴住,浸泡在水里。

丁浩目光如电,第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西门千雪。

曾经青衫东院的灵药课教习西门千雪!

果然是问剑宗的人。

只是此时的西门千雪处境可真的非常不妙,身上只穿着一件破碎的袍子,浑圆的胳膊和修长的大腿都裸露在寒冷的冰水之中,被赤红色的铁链牢牢地锁住,沉重的手铐脚镣让她只能勉强将头伸出水面,亚麻色柔顺的长发湿漉漉布满了水渍,一张脸已经变得煞白……

在这一瞬间,丁浩心中顿时产生一种难以压制的愤怒。

他觉得整个人要爆炸了。

身形一闪,丁浩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牢房之中,径直撞碎了黑铁柱栅栏,来到了西门千雪的身边,双手一凝,锁住西门千雪的赤红色锁链表层闪烁出一道道银色铭文,但最终还是难敌丁浩的恐怖蛮力,瞬间被如同拧泥巴一样拧成了粉碎!

同时间拧断脚镣手铐,丁浩一伸手,将西门千雪直接从水中抱了起来。

备受折磨的西门千雪已经处于一个浅度昏迷的状态,她无神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似乎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沉睡了过去,只是本能地感觉到丁浩身体上传来的温暖,一双羊脂白玉一般裸露在外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丁浩的肩膀。

“千雪教习?千雪教习你醒醒……”丁浩是关心则乱,感受到怀中玉人虚弱的气息,真的被吓了一跳。

与此同时。

那四位正在闭目修炼的【裂天剑宗】弟子,终于被惊醒了,大吃一惊,哗啦啦站起来,看向丁浩,大声喝道:“该死……你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丁浩根本顾不上这四个家伙。

他极温柔地运转天火玄气,一只手贴着西门千雪的后背,缓缓地输送一些温暖的能量进入她体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丁浩愤怒地发现,西门千雪体内的斗气通道竟然被毁坏的一塌糊涂千疮百孔,几乎连丹田之内的玄气种子都被打散了。

这等于是被废掉了修为。

好毒辣的手段!

好一个【裂天剑宗】!

丁浩心中的怒火,犹如地狱岩浆一般,在这一瞬间,不可遏止的爆发。

“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擅自闯进牢房……”一个【裂天剑宗】的弟子大喝着冲了过来,其他三人神色之间,也充满了警惕和戒备。

“死!”

丁浩头也不回,瞬间同时击出了四拳。

空气之中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气爆之声,四位【裂天剑宗】的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丁浩恐怖肉体力量生生在空气中砸出来的透明拳印给击中,他们的胸膛上出现了肉眼可见、触目惊心的拳印,直接塌陷了下去。

暴怒之中的丁浩,出手根本没有留情。

四人原本是武王境界的强者,在这里被压制到了大武师之境,好在武王境的身躯活力还在,这一下并没有被直接秒杀,而是瞬间全部都昏死了过去。

丁浩紧紧地抱住西门千雪,任凭这冰冷柔弱的身躯贴着自己的胸膛,隔着一层薄薄的湿透了的布衫,丁浩甚至能够感觉到少女滑腻肌肤的冰凉。

太长时间浸泡在水牢冰冷刺骨的寒水之中,加上玄气种子被打散,一身浑厚的玄气修为几乎被废的所剩无几,西门千雪已经处于一个极度虚弱的状态,若不是她的肉体强度曾经达到了先天武宗之境,只怕早就直接被冻死了。

饶是如此,她的身体已经被严重冻伤。

丁浩缓缓地输入天火玄气,为她治疗伤势。

片刻之后,这个受尽了折磨的淡定女子终于缓缓地苏醒,美丽且温柔的眼睛缓缓地睁开,看到丁浩,怔了怔,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疑惑和惊讶,有这么一瞬间,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状态,也忘记昏死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淡淡地笑着问道:“咦,丁浩,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