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85、亚麻蒲团

剑祖对这留下【剑二十四】的神秘人的评价极高。

丁浩赞叹之余,仔细开始从第一副自己图案开始看,但只是扫了一眼,就突然觉得有点儿头昏脑涨,那本是很简单的图案,骤然变得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奥义一般,初始看的时候,觉得线条流畅清晰无比,但是再仔细看想要把握这舞剑女子的动作的话,整个画面仿佛是流动了起来,浑身每一个线条都模糊起来,仿佛是雾里看花一般……

旁边那数百个蝇头小字,也变得模糊不清,只能捕捉到一瞬间的字迹。

“怎么会这样?”丁浩惊讶无比。

他的神识境界早就达到了【胜字诀】第五层【己身天地】境界,若是认真比较的话,堪比武皇境界的强者,如此凝练真纯,居然无法看清楚这墙壁上的图画字迹,可就真的有点儿骇人听闻了。

“不是你的神识和精神修为不够,而是你对剑道的理解还不够……”剑祖若有所思,察觉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沉默片刻,剑祖又道:“这样吧,你先将剑楼一层的那百多套天阶剑法都修炼完毕,再来看这【剑二十四】,或许就可以看清了,毕竟那一百多不剑道战技,很有可能就是此人留下,我猜他留下这些剑道战技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后来有缘人学会自己的心血结晶……”

丁浩微微思索,旋即点头。

的确,既然【剑二十四】号称是熔炼天下所有剑式变化,想必将下方那一百多部剑道战技的最精华奥义都蕴含其中,必须先打基础,掌握尽可能多的剑道战技,才有可能领悟那二十四式剑法!

自己的起步,还是有些低啊!

丁浩不禁感叹。

不过他心中很清楚,一味秉承前人的总结,最终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剑道之神,自己的最终目标,还是希望将这【剑二十四】继续凝练,融合到自己的【七玄斩】之中,坚持走自己的路,那才能算是集大成者。

想到这里,他不再去看【剑二十四】,而是直接顺着楼梯来到了剑楼的三楼。

剑楼的三楼面积和二楼差不多大,是一个空旷的整厅。

墙壁上没有任何的自己图案,白皙光滑,也没有石桌石椅之类的石具,整个大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东西,只有最中心的位置,有一个破旧的蒲团。

这蒲团极为普通,虽然上面没有灰尘,但看起来应该是麻布的表层已经被磨得破破烂烂,一些地方甚至露出了里面淡灰色的棉絮,丁浩仔细观察过,蒲团的材质绝非是什么罕见材料,而是最为普通的亚麻,如果不是放在【天刀绝剑楼】这样有着铭文禁制保护的地方,只怕千万年下来,它早就腐烂成为一团灰烬了。

但丁浩并没有真的就将这个蒲团忽略。

因为在【天刀绝剑楼】这样的神之禁地,出现这样一个蒲团,本身就非常不正常,更何况这个蒲团还是出现在剑楼最高的三楼,从之前的经历来看,三楼应该存放着最为珍贵的东西才是,难道这个蒲团就是整个剑楼价值最高的宝贝?

丁浩不得不仔细观看。

隐约可以看到,这个蒲团被人长年累月地使用,表面压出了两个凹陷,正是一个大屁股的形状,丁浩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绝对是它的主人留下来的。

丁浩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遍整个三楼大厅,再没有任何的发现。

他来到了楼顶。

站在楼顶的石灯面前,微微灯光照射之下,俯视下去,几乎整个【七重天】之内的一切景象,都可以清晰地收入眼中,最近的八大禁地也可以一览无余,不过那些宽敞的院落之中,没有丝毫的人迹,就算是【天擎古院】和【白玉别院】也无比安静……

“恩?那是……”

丁浩突然一愣。

因为他发现,除了【天擎古院】和【白玉别院】之外,八大禁地之中,又有一个原本沉寂的院落的门口,那石灯被点燃,释放着幽幽光焰,在昏暗的光线之中,无比的显眼。

又一个禁地被开垦成功了。

又有一个万古惊艳级别的天才诞生了。

这一次【百圣战场】开启之后涌现出来的天才数量,迎来了一个大井喷,在之前的数千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像是这一次一样,同时有三座禁地级别的宅院被开垦成功,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距离【百圣战场】关闭排斥外人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新的绝世天才出现?

一个百花盛开、百芳争艳的时代降临了吗?

黄金盛世的出现,总是伴随着白骨和鲜血,这是乱世即将到来的先兆?

就丁浩在短短时间之内所了解到的无尽大陆的历史之中,每一次人族和妖族的圣战爆发之前,都会出现这样的盛世,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会涌现出大量惊世骇俗的天才武者,一个个一飞冲天,强势无比,与日月争辉,推动了两个种族武道的疯狂激进。

难道一次新的圣战又在开始酝酿了吗?

思绪飘飞,丁浩缓缓地收回了目光,转身又回到了三楼。

现在还有一个十分古怪的问题在困扰着他——为什么自己进入【天刀绝剑楼】的时候,分明感觉到有一种血脉相连的错觉,有什么极为亲切的东西在呼唤着自己,那强大无比的禁制,也没有作用到自己的身上,而潘一心只是踏进了一步,就瞬间被禁制震飞昏死了过去,难道这【天刀绝剑楼】真的只是为了自己而设置的吗?

“到底这里和我有什么联系,现在可以说说了吧。”丁浩轻声问两个老怪物。

在进入【天刀绝剑楼】之前,剑祖和刀祖曾经发出感慨,说没想到世界上还存在这样的地方,让自己放心进入,绝对没有问题,所以他们两个,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

剑祖嘿嘿干笑了一声,道:“其实是因为我在这里,感应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创造【天刀绝剑楼】的人,应该也是一位【刀剑双圣体】,他留下这处禁地,之所以千万年以来,从未有人开垦成功,是因为只有同样是【刀剑双圣体】体质的人,才可以进入其中……”

又一个【刀剑双圣体】?

丁浩微微一震,旋即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当时自己隐约之中,感觉到了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了,【刀剑双圣体】这种体质极为罕见,堪称是万古无双,相同的体质之间,像是至亲一般,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而且这两座白玉小楼的刀剑造型,倒是的确和【刀剑双圣体】有些相似。

不过为什么在剑楼二层【剑二十四】末尾那段留言之中,却并没有体现出他自己是【刀剑双圣体】的消息呢?言称自己手中三尺青锋纵横大陆,却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刀法的信息,难道这个【刀剑双圣体】一生只修炼剑法,却没有修炼刀法?

“应该去刀楼之中看一看了。”

丁浩思索片刻,起身顺着剑楼三楼大厅的另一个出口,来到连体楼梯,迈步进入了相隔不到四五米的刀楼之中。

刀楼的三楼大厅面积和剑楼几乎一模一样,里面同样是空旷无一物,大厅的最中央也留着一个普通的亚麻蒲团,材质和剑楼三楼大厅那个一模一样,只是稍微整洁了一些,也没有破洞,不过使用的时间看样子差不多,蒲团的边缘磨起了毛边!

除此之外,墙壁上依旧是一片光滑,没有留下任何的字迹或者图案。

丁浩观察了一番,没有什么头绪。

他直接顺着楼梯来到了刀楼的二楼。

张凡并不在二楼。

二楼大厅的布局依旧是剑楼二楼一模一样,有一些卧室和练功房,一些石椅、石床等日常用具,应该是生活区,在大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刻画着一些刀法修炼心得灵感。

丁浩看的很席子,他很快就发现,如同剑楼的剑法心得一样,很多都是看似不可能的奇思妙想,以及一些实践结果,唯一的差别是这些字迹却并不凌乱,而是分为不同的区域整整齐齐地记录了下来,分门别类,极为清晰有条理,甚至做出了一些总结和点评……

丁浩很快就在二楼大厅的正东面,发现了一块区别于其他修炼心得的篇幅。

【刀二十四】!

果然是【刀二十四】!

这是二十四部分的刀法图文,也是每一百多个蝇头小字配着一副轻盈的舞刀图案,与【剑二十四】不同的是,舞刀图案虽然也栩栩如生,但是人物的面目却模糊不轻,分不清楚是男女,身着长衫也没有明显的性别征兆,倒是二十四个图案上的人物,穿着却是相同的衣衫,不像是【剑二十四】之中的二十四个女子舞剑图案,每一副都穿着不同的衣衫长裙,极为美丽,如同飞仙一般。

在【刀二十四】的末尾,也留了一段小子——

“与他赌隐于此,会猎天下刀法,熔于一炉,创出【刀二十四】,我不输他……我一生最大遗憾,并非是不能和他双宿双飞,而是体内血脉,终究不是完整,若是两份血脉能够合二为一,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永恒不灭,打破神之壁障……”

----------------

还是那句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