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516、丁浩的愤怒(二合一)

清晰的对话传来。

丁浩瞳孔皱缩。

原来是针对自己的杀局?!

妖气滚滚,充塞溶洞,看来这群人之中,肯定有妖族强者。

这么说来,纪英男岂不是代自己而死?

刚才那一瞬间,【汨罗天蛛弑神精丝】毫无征兆地突然发动,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可见这个阵法有多么可怕,听这些人的口气,这【汨罗天蛛弑神精丝】极为恐怖,要是自己落入这个绝杀陷阱之中的话,绝对是有死无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浓浓的愧疚涌上心头,丁浩心中的杀意,再也难以压制,冷酷暴戾的眸光闪烁,他将昏迷过去的纪英绮放在原地,让肥猫邪月和萌萌好好照顾,自己则悄悄地开始布置,他要杀绝这些人,不能让他们逃走,一个不留!

……

“不对,这人不像是丁浩!”前面有人发现了不对,高声惊呼。

“哈哈,你大惊小怪了吧,在我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之下,神灵也会被切成了肉块,你还能认出来他不是丁浩?”

“蛛皇请别误会,我不是这个一丝,请听我解释,丁浩向来是青袍,因为他出身于问剑宗青衫东院,而此人却是一身白袍,虽然已经被切成了碎肉,但是面部碎块还是勉强可以辨认,再者丁浩的武器,绝对不是这种质地的长剑!”这是个女声。

“怎么会?我们已经布置的很小心了,不应该是别人啊!”另一人道。

“该死的,果然不是丁浩,他不是丁浩……”有人终于确定。

又有一人惊呼道:“糟糕,既然死的不是丁浩,那丁浩到底在哪里?”

一群围到血洼跟前的高手强者们,纷纷惊呼,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看出来,死在【汨罗天蛛弑神精丝】之下的人,并非是丁浩,绝杀失败了,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就在这里!”

一个杀机迸射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最开始发话的那位狮首人身妖族强者,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看时,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从胸口心脏部位冒出来,带着一串自己淡银色的血液,他惊恐地叫了一声,还未反应过来,轰地一声,整个身体碎成了血雾!

“是丁浩!”

一个充满了畏惧的声音,尖叫了起来。

这是丁浩极为熟悉的声音。

陆仙儿。

清平学院的恶毒女子陆仙儿。

“果然是你!”丁浩现身。

之前听到那个女声,丁浩就觉得有些熟悉。

一剑震碎妖族强者,丁浩吹落锈剑之上的血迹,表情冷酷,紧盯着陆仙儿,咬牙道:“清平学院的弟子,好歹也是人族子弟,你居然勾结妖族,残杀同胞,真是自甘堕落,无可救药,恨当日在西岩山脉没有将你斩了,才留你在人间又害人!”

陆仙儿一脸的恐惧,一步步地后退。

她躲到了几个妖族强者和人族高手身后,这才愤恨尖叫道:“是我又怎么样?哈哈,丁浩,难道你忘了吗?我说过的,要让你付出代价,凡是惹了我的人,今天都死定了,这么多的高手为你而来,你逃不了了!”

说到最后,陆仙儿心里突然又平静了下来,是啊,这么多人族和妖族的高手强者在这里,丁浩就算是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得死,自己怕什么。

丁浩不再理会这个女疯子。

他的目光,犹如刺破空虚的闪电一般,在这些人的脸上扫过。

妖族强者之中,有两个人是他所熟悉的。

一个身如黑熊,上下漆黑,黑色妖气翻滚,犹如实质,手中一柄兽骨长枪,正是当日在【天香阁】一战之中,败在自己手下的【万妖谷】至强者熊罴妖皇,另一人容貌英俊,宛如俊秀书生一般,眸子里带着一股邪魅之气,正是【邪心妖皇】。

这两大妖皇在之前都受了重伤,不过现在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尤其是熊罴妖皇,被丁浩斩碎肉身还能恢复,看来是用了某种秘法或者是秘宝。

两人目光之中,蕴含着仇恨阴毒的神采,冷冷地盯着丁浩。

在他们的中间,还站着一个浑身妖气滚滚的低矮胖子。

这人体型除了略胖之外,并无其他奇特之处,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他的脸上——肥肉堆满的脸上,居然不可思议地生着六只碧绿色的眼睛,两两成对,几乎占据了整张脸,碧绿的瞳孔之中并无瞳仁,仿佛是六座深不见底的碧绿深渊一般,可以吞噬一切生灵的灵魂。

他的脸上,除此之外没有鼻子嘴巴,极为诡异。

这个六目妖族高手,身上流转出来的气息,并不比【邪心妖皇】和【熊罴妖皇】弱,显然也是一尊妖皇级别的妖族高手。

除了妖族强者之外,还有六七位人族高手。

这些人丁浩并不认识。

但是从服饰可以隐约看出,其中有黑煞宗的强者。

人族高手之中,另有一人,引起了丁浩的注意。

这是一个身形玲珑的女人,容貌还在陆仙儿之上,火红色的长发垂到了腰间,眉心一个火焰印记,一双丹凤眼之中媚态流露,穿着极为暴露,高挺丰满的胸部,两个肉团几乎要撑破红色胸衣,纤细的腰肢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之中,肚脐眼上镶嵌着一颗奇异的红色宝石,红色战甲只护住了大腿根部,雪白修长的大腿裸露在空气里,犹如象牙一般白皙诱人。

这女人犹如一团勾魂夺魄的火焰一般,实力高深莫测,只怕也在武皇境界,之前在【九重天】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极为神秘。

而清平学院的人,除了陆仙儿之外,还有一个实力大概在先天武宗境界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神色闪烁地躲在其他强者的身后,根本不敢以正眼看丁浩。

“丁浩,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等你!”

“嘿嘿,不要以为实力可以解决一切,你的底蕴,还是太浅,就算你天资绝世又怎么样?注定你还未崛起,就得陨落,今天,我们会送你上路!”

【邪心妖皇】和【熊罴妖皇】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一群手下败将,还敢言勇,”丁浩根本不将这两个手下败将放在眼里,之前的伤势,伤到了他们的本源之力,岂是这么容易就复原的?真正有威胁的还是那六目妖皇和陌生火红女子。

“一个一个报上名来,我好送你们上路!”

丁浩一人面对二十多个对手,反客为主,一步一步逼近。

他缓缓地双臂张开,锈剑和问情刀出现在手中,上丹田的天火玄气和下丹田的狱冰玄气同时催动,体内九十六个穴窍同时轰然运转,身上出现冰火两重天两种玄气,一半纯银,一半金黄,犹如一尊即将展开杀戮的神魔一般。

“我讨厌比我嚣张的家伙,”六目胖子冷笑:“小家伙,你今天死定了。”

“想杀我的人多了,可惜他们最后都死了。”丁浩气机锁定了这个妖族强者,决定先解决他。

“嘿嘿,小家伙,你以为侥幸逃过了本皇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杀阵,就可以活下来了吗?这里已经是西游古路第七段,有先天法则的压制,你再也难以逆行越级挑战,今日就让我【汨罗蛛皇】斩你人头,击碎【刀狂剑痴】的神话!”

六目胖子跃跃欲试。

他声音如同金属摩擦一般,从那肥硕的肚子里面传来,六只碧绿色的眼睛流淌着妖冶的绿芒,盯着丁浩,犹如蜘蛛盯着落网的猎物一般。

“【汨罗蛛皇】?”丁浩剑眉一掀:“这么说来,原来是一只低贱的蜘蛛精,布下这【汨罗天蛛弑神精丝】杀阵的人,就是你了?很好,那就从你开始,先杀你!”

话音未落。

四道蕴含着初夏秋冬气息的剑气,咻咻咻咻划破虚空,在地面上犁开深不见底的裂缝,朝着【汨罗蛛皇】绞杀而去!

“哈哈哈,来的正好,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天香阁】一战,要是本皇在场,岂能容你这个乳臭未干的竖子成名?”

【汨罗蛛皇】哈哈大笑。

话音未落。

六只眼睛骤然爆射出一道道妖冶的绿芒,具有奇怪的力量,叮叮叮叮激荡在剑意之上,犹如金属撞击一般,最终将四道剑意,全部阻挡了下来!

“是吗?那你就试试看!”

话音未落,丁浩的身影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剑光犹如银河倒挂,匹练寒光一闪即逝。

【汨罗蛛皇】双手在空中一拉,丁浩只觉得手腕一窒,反震之力传来,锈剑仿佛是装上了无形的墙一般,骤然顿在空中,再难寸进。

仔细看时。

却是无数根极为细密的银色丝线,扯在【汨罗蛛皇】的双手之间,凌空架住了锈剑。

“哈哈哈,小家伙,你太天真了,我这【汨罗天蛛弑神精丝】,乃是我族上古时代一位尊贵无比的妖神本命蛛丝,连神明的身体,都可以割裂,区区凡兵,锈迹斑斑,烧火棍一般,岂能伤我?”

【汨罗蛛皇】哈哈大笑。

说话之间,他双手一绕,以无形蛛丝将锈剑缠住,猛地一拉,大喝道:“给我断吧!”

他要以蛛丝切断兵刃。

“看看是谁断!”丁浩并不后退,催动玄气,手腕发力,斩了下去。

轰!

妖气翻滚,玄气爆溢。

两人硬拼了一记,身形同时妖皇。

【汨罗蛛皇】朝后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而丁浩脚下的地面轰隆塌陷,碎石没到了脚脖子,两相对比之下,却是【汨罗蛛皇】略逊一筹。

“没断?怎么可能?你手中难道是神灵兵器?”

【汨罗蛛皇】不可思议地盯着丁浩手中的锈剑,一脸骇然。

他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乃是极品宝器级别的武器,连神灵之躯都可以割碎,在过去数十万年里,汨罗蛛族用这件宝贝,不知道切断过多少玄器宝器,无往不利,乃是【汨罗天蛛洞】的镇族之宝之一,这次进入【百圣战场】,他费尽心机才从族长那里借到这件宝物,想不到居然无法斩断一柄破烂不堪的锈剑!

“死!”

丁浩欺身再进。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锈剑难以抵挡那蛛丝,现在心中大定。

“都给我退开,我要将这个人族小子切成肉糜!”

【汨罗蛛皇】大吼。

六个碧绿色的眼睛里胸芒毕露,浑身妖气滚滚,竟然化作了一只肥硕的巨大蜘蛛,身高四五米,六足六目,身体表面光滑如同铁壳,上面布满了绿色奇异妖族符文,锋利的骨刺倒生在六足之上,犹如钢矛一般,腹部是黑色钢针一般的硬毛,可怖无比!

果然是一只蜘蛛成妖。

不过这蜘蛛来历可不一般,乃是上古凶兽异种,体内流淌着远古先祖堪比神灵的血液,蕴含伟力,具有奇异的天赋神通,简直就是一头杀戮怪兽,不容小觑。

【邪心妖皇】和【熊罴妖皇】一摆手,所有人都朝后倒退了数百米,任由【汨罗蛛皇】施展,这两个曾经在丁浩手中吃过亏的妖族强者,神色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向【汨罗蛛皇】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些阴冷的笑意。

……

叮叮叮叮!

丁浩出剑如风,一剑剑站在蜘蛛壳表层,金光火星乱溅。

蛛壳之上的绿色妖族符文闪烁,一层层绿色光波扩散。

丁浩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击碎这蛛壳。

“【汨罗天网·结】!”

【汨罗蛛皇】怒喝连连。

他有点儿托大,结果很狼狈,被剑身之上传来的巨大反震之力,震得差点儿五脏移位,剧痛无比,心中大怒,戾喝一声,六足闪电一般移动,留下一连串幻影,极为灵巧地将之前布置在陷阱周围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全部都抽取出来,结成了一张无形的蛛网,朝着丁浩覆盖下去!

“小家伙,看看你的肉身,是否也如同那柄破剑一般坚韧!”

他操控着蛛网,四面八方朝着丁浩围拢了过去,像是蜘蛛捕猎一般。

这里的地形,本来就十分适合他的攻击,地下天然溶洞,四面石壁无比坚硬,乃是西游古路的法则之力构筑,无法凿穿,这样一来,丁浩没有地方闪避,只能硬接。

嗤嗤!

丁浩左手中的问情刀,被那蛛丝划过,瞬间断落成为两截。

要不是他第一时间后退,只怕连左臂都会被切断。

“可惜了,这柄刀是一件不错的玄气兵刃,也是纪英绮爷爷的遗物……”丁浩叹息一声,以锈剑迎敌。

随着时间流逝。

越来越多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封锁了闪避的空间,丁浩被逼向最中间的位置,四周到处都布满了若隐若现的银色蛛丝,丁浩的青色长袍被切开了裂缝,黑色长发也无声无息地断了不少,手臂和肩膀部位,出现殷红血迹,是被那蛛丝切割所致。

“哈哈哈,可悲的小猎物,绝望吧!”【汨罗蛛皇】阴冷地大笑:“我已经嗅到了你鲜美的血肉味道,我要在你体内注入蛛毒,将你化成鲜美的肉汁,一点一点吞噬干净!”

丁浩一言不发,身形高速闪避,错开切割过来的蛛丝。

实在躲避不开的时候,才以锈剑抵挡。

“你的这柄破剑,居然能够承受【汨罗天蛛弑神精丝】的切割,看起来是一件宝贝,哈哈,放心吧,小家伙,等你死后,我一点会好好珍藏它的!”【汨罗蛛皇】嘿嘿怪笑。

他不断地以言语挑衅骚扰,这样可以激怒对手,扰乱对手的心神。

丁浩依旧是面无表情地闪避,偶尔发出一道道剑气反击。

只是周围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

【汨罗蛛皇】就像是一只大蜘蛛一样,不断地布网,在四周布置下【汨罗天蛛弑神精丝】,在这个地下溶洞之中,结出了一张无形但是绝对恐怖的巨网,可以切割一切,只要丁浩撞上去,就会瞬间被切割成为一堆碎肉。

他正在收紧蛛网。

“哈哈,小家伙,放弃吧,记住下辈子投胎到个好人家,不要在被本皇碰上!”【汨罗蛛皇】不断地刺激挑衅。

这个时候,丁浩可以闪避的空间,只剩下了不足方圆三四米。

【汨罗蛛皇】得意至极。

虽然他已经将自己手中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快要用完了,但是幸亏地下溶洞的地形,否则还真的困不住这个比猴子还灵巧奸猾的人族小子,再有数十息的时间,就可以收网了。

一想到接下来这位风头正劲的人族高手,将要在自己的脚下变成一堆碎肉,【汨罗蛛皇】就不由得一阵阵难以抑制的兴奋。

【刀狂剑痴】的名号,这段时间威震【百圣战场】,他早就看不顺眼了。

今天真是妖神保佑,被自己逮住了这个机会,可以将其击杀。

他都可以想象,从此之后,自己在北域妖族之中的名声,将会迅速传播开来,就算是【邪心妖皇】甚至【补天厥】妖皇等人的风头,也会完全被自己压下去,走出【百圣战场】,自己就会是妖族天才之中的第一人!

远处。

“哈哈,丁浩,你现在还能杀我吗?你要死了,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吗?你知道今天布局杀你的计划,是谁提议的吗?”远处的陆仙儿得意地大笑了起来:“不错,是我,哈哈,就是我,为了报复你,我仔细研究过你的一切信息,为什么你没有察觉到陷阱的存在?那都是因为我提前做出的布置啊!”

丁浩的目光,终于落在这个恶毒的银发小妞身上。

就像是看着死人一样。

浓郁的杀机,让陆仙儿心头一颤,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

但是下一瞬间,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在陆仙儿心中爆发。

他都是快要死的人了,我为什么还要怕他?

恶毒女人瞪了回去,满眼怨毒地道:“之前被切成碎肉的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吧?我知道你这个虚伪的家伙,一直都喜欢交朋友,哈哈,现在他死了,就像是当初那个叫做郭怒的傻瓜一样,惨死在你的面前,可是你又能怎么样呢?来啊,找我报仇啊,你能做到吗?”

她现在完全就像是一只疯狂发泄自己怨毒的疯狗一样。

一个彻彻底底的变态。

这种女人,真的是很可怕!

就像是疯狗一样,咬住就不会撒口。

“杀你?放心,很快你就会变成一堆碎肉,就像是我朋友一样,这一次,就算是方潇安来了,也救不了你。”丁浩第一次如此恨一个人,第一次有一种将人碎尸万段的冲动。

“嘿嘿,小家伙,你都快死了,还在发狠吓唬谁呢。”【汨罗蛛皇】哈哈冷笑,六足骤然挥动,操控着四面的蛛网,开始收缩,要将丁浩缠在其中,彻底粉碎。

“不知死活的东西,要不是为了这【汨罗天蛛弑神精丝】,我会让你活到现在?”

丁浩抬头,眸光如电爆射,冷笑一声,骤然爆发。

雄浑无比的狱冰玄气注入锈剑。

这柄看起来像是烧火棍一样的神秘兵器,瞬间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剑身弥漫的斑斑锈迹突然像是有生命活了一般,自然脱落飞起,绕着剑刃快速飞旋,刺目的银光之中,一柄完全犹如水晶一般美丽的剑身出现,高速颤动,一道道神龙低吟般的剑啸,出现在这地下溶洞之中,激起阵阵回声!

仿佛是一轮昊日骤然出现在了这个空间,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遮住了自己的双目不敢去看。

丁浩身形如电,流光一般朝着【汨罗蛛皇】逼近。

“你……”【汨罗蛛皇】本能地感觉到了威胁。

嗤嗤嗤嗤!

轻微的细响声响起。

那一根根可以割裂神灵身体的【汨罗天蛛弑神精丝】,就像是腐朽不堪的麻绳一样,在锈剑之前齐刷刷地被斩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锋锐。

电光石火之间,丁浩已经突进到了【汨罗蛛皇】的身前。

“这不可能……”【汨罗蛛皇】惊恐万转地大吼,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

流光如电。

刹那间。

两个人影交错而过。

然后风平浪静。

丁浩收剑而立。

那斑斑锈迹重新回到了锈剑的剑身,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脱落过一般,重新变得不起眼的烧火棍样子,丝毫看不出,刚才那犹如昊日降临一般的威力,居然是从它的刃身之中爆发出来。

【汨罗蛛皇】艰难地转身,六只巨目死死地盯着丁浩:“你……那……到底是……什么神兵?居然……能够斩断我的……”

这个答案不能揭晓,他死不瞑目。

-------------

今日三更,第三更是为了新盟主影子加更,同时也感谢小妖版主的支持,谢谢大家。

求红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