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28、锈剑VS魔刀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低头看去,下方已经看不清楚地面,变成了万丈深渊,罡风呼啸,赤色风暴席卷天地,上不见天穹,下不见大地,耳中尽是无穷无尽的刀吟之声,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无尽的寒光长刀。

只要跌下去,在如此之大的天地压力之下,就算是丁浩只怕也会摔成肉饼,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失足摔死的大宗师境界强者。

丁浩必须保证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稳。

才能不被那可怕的赤色风暴从宽度不足一米的刀刃台阶之上掀翻下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

天空之中血月出现,赤色风暴终于开始停歇,罡风消失,无尽的血色光华弥漫大地,站在高处朝下俯视,大地被血光覆盖,无数的金属碎片在疯狂地吸收这种血光,简直就像是一片汹涌的血海一般,将那无尽的刀剑兵器残躯淹没。

没有了罡风侵扰,丁浩终于觉得轻松了一些。

为了及早到达顶峰,他没有停留下来吸收血月精华力量,而是继续攀登。

邪月和萌萌这两个小家伙,很无耻地一左一右站在丁浩的肩头,斯毫不费力,一个化身为月夜狼猫,长嚎着吞噬血月光华,另一个依旧甩着尾巴乐乐呵呵地吐着泡泡,吸收血月光华,不甘落后。

纪英绮安静地趴在丁浩的后背,手中拿着一片手帕,不断地给丁浩额头擦拭汗水。

实际上这手帕,却已经早就湿透了。

这样走走停停,转眼之间又是一夜过去。

不过血月消失的时候,罡风却再也没有出现。

丁浩低头看去,下面地面早就已经看不到,一片赤红色如同涌动着的血团一般的云层,将一切都笼罩,他心中很明白,按照前世气象学的术语来讲,自己这是已经走出了对流层,来到了平流层,这种高度的虚空,是不会有风暴的。

一夜时间过去。

丁浩的脚步越来越蹒跚,却也越来越坚定。

他的肉体力量快要耗尽,身体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只是机械本能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刀塔之巅走去,但是心中那种血脉相连的呼唤感觉却越来越清晰。

刀塔顶峰,已经遥遥在望。

最后一次坐下来运气调息,然后加快速度前进。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丁浩登上了这刀塔的巅峰。

终于登顶,他几乎是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双手撑在几柄长刀的刀背,大口大口的呼吸,浑身汗水淋漓,好半天才微微恢复了些体力,抬头看时,发现刀塔之巅是一个又无数长刀的刀背组成的直径不过十米的平台,整齐而又光滑。

一块血色岩石静静地躺在平台上。

仿佛是一团凝固干涸了的血液一般。

丁浩的眼睛立刻就定住了。

不过吸引住他的并不是血色岩石,而是一柄插在血色岩石之上的长刀。

这是一柄外表呈现出淡红色的长刀,刀柄赤红,可以供双手握住,刀身宽三十厘米左右,静静地插在血液岩石之中,只有一小截露在血色岩石外面,隐隐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魔气,在刀身之中散发出来,肉眼可见一丝丝的血光缭绕在刀身。

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脉相连的呼唤力量,正是从这柄魔刀之中散发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丁浩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仿佛这柄刀经历千万年岁月,经历无数洪荒纪元,躺在这里,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刻自己的出现一般。

一股力量在内心涌动。

丁浩下意识地一步步向前,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血色岩石跟前,伸手去抓那魔刀的刀柄。

就在这一瞬间——

嗡嗡嗡!

一直沉寂的锈剑,突然在丁浩的右手之中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颤动,丁浩手腕都被震麻,几乎快要握不住。

到最后锈剑终于还是彻底挣脱了丁浩的控制。

它化作一道流光,直接从手中飞出来,不用玄气力量的驱动,上面的锈迹自动脱落了下来,露出了晶莹如玉一般的无暇剑身,释放出无量光,彻底完全复活了,一种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从剑身之中释放出来,仿佛它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般。

银光照耀。

奇异的气息弥漫了开来。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整个第九段西游古路之中所有的残剑断剑,产生了感应,如同响应锈剑突然发威一般,也发出了一阵阵潮水一般的剑吟之声。

剑吟如龙鸣。

天地之间,一柄柄身躯残破的各式各样的剑,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丁浩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自从在后山悬崖垃圾区捡到这柄锈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它发生这样的异变,一改以前毫无异状的状态,主动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其中蕴含着的神祇发威,难道它真的要彻底复苏吗?

这种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仿佛只要锈剑愿意,一缕剑芒,将可以瞬间将这个小世界毁灭。

不过丁浩能够感觉到,锈剑的力量,在有意无意地保护着自己。

否则,以此时锈剑释放出来的几乎超越至尊一般的力量,只要一丝丝,就可以瞬间将自己化为飞灰。

锈剑发威,遥遥对准了魔刀。

下一瞬间,还没有等丁浩反应过来,同一时间,似乎是受到了锈剑的刺激,血色岩石之上的魔刀,突然也疯狂地震颤了起来,一声刀鸣之声响彻天宇,犹如九天神龙咆哮一般,瞬间活了过来!

锵锵锵锵!

一声声震天的金属交鸣声之中,魔刀鼓荡,自动从那血色岩石之中一寸一寸地拔了出来,缓缓地露出了真身。

丁浩距离如此之近,所以第一时间清晰地看到了魔刀的全貌。

令他大感意外的是,魔刀并非是完整。

它是残破的。

刀身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部分,其余的三分之一断掉,断口残缺不全,刀尖一段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一柄没有刀尖的断刀。

更为诡异的是,不仅仅是刀身断裂不足。

就连剩余的一截还连在刀柄上的刀刃刀身,虽然光滑,但也破破烂烂,裂开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缝,直接破开了,可以透过缝隙看到对面的景象,一条条缝隙之间,唯有一点点仿若是锈迹一般的血色痕迹连着,仿佛是只要稍微一用力,或者是一阵风吹来,它就立刻四分五裂一般。

但是从破碎刀身之中传出来的力量,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丁浩清晰地看到,当刀身彻底从血液岩石之中一寸一寸拔出来之后,一个个简单质朴的血焰铭文在破碎的刀身之上闪烁起来,他这才明白,原来那维系着魔刀最终没有裂开的红色痕迹,正是这血焰铭文。

当这血焰铭文闪烁到极点的时候,一层薄薄血幕出现,隐隐幻化出了一柄完整的血色战刀。

这柄魔刀犹如魔神出世一般,立刻绽放出来足以对抗锈剑的至尊至上的力量。

血光弥漫开来,整个世界的血色风暴为之停止,所有的残刀金属碎片,如同收到了皇者的呼唤一般,也缓缓地漂浮了起来,隐隐朝着刀塔汇集,如同朝圣参拜一般。

丁浩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锈剑和魔刀隐隐对立,仿佛是两个主宰天下的至尊一般,在分庭抗礼。

四野天穹,整个古路的残刀断剑,都在疯狂地颤抖微鸣。

一层层无形的气息,从锈剑和魔刀之中爆发出来,犹如狂涛怒澜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汹涌出去,掀起了一层层铅云一般的气浪,汹涌整个世界,天空和大地,连那空间壁障都开始颤抖,明显是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对刀剑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坍塌。

不过这两柄刀剑,似乎都对丁浩极为照顾。

它们释放出来的可以毁灭世界万物生灵的力量,让这个世界颤抖,足以瞬间让无数的武皇武帝强者化为飞灰,但是却没有波及到丁浩。

“你们……”丁浩正想说什么。

下一瞬间。

咻!

嗡!

锈剑和魔刀瞬间化作了两道流光,冲天而起,直接划破了虚空,剖开了空间壁障,在天穹中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空间断裂口,不断地相互交缠撞击,不断地碰撞进攻,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它们的力量,却并没有在这个世界消失。

这个残刀断剑的世界,所有的兵器依旧在颤抖悲鸣。

丁浩呆呆地看着天空,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他隐隐之间觉得,锈剑和魔刀之间,应该并非是第一次见面,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它们之间,还曾有过什么样的恩怨?

难道它们之间,还曾有过一段快要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的故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转眼之间就过去了整整半天的时间。

丁浩盘膝坐在刀塔之巅,运气调息,心中却开始焦急了起来。

锈剑是自己身边最大的底牌,且除却它的可怕威力之外,自从自己穿越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看到的兵器和伙伴,就是这柄锈剑,要是就此失去了,他心里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就像是失去了一个老朋友一样。

-----------

为杰士再加更一张。

顺便求保底月票,新的一月开始了,上个月咱们功败垂成,非战之罪,就算是输,也输的光明正大,这个月,咱们继续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