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87、算我一个

天空之中。

剑修这才注意到了丁浩的存在。

这一手分解归化剑气的手段,令他心中极度震惊,惊疑不定地道:“你……你是什么人?”

“问剑宗,丁浩。”

丁浩话音未落,人影一闪,瞬间就来到了天空之中。

啪!

随手一巴掌。

武皇境界的纯粹肉体之力爆发。

那剑修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面色大变,惊慌之中,浑身涌动玄气,一柄长剑横在身前阻挡,第一时间朝后退,但是一切都是徒劳,这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的力量,只听突然嘭地一声,玄气溃散,长剑迸折。

他整个人化作了血雾溅射。

就仿佛是一个被铁锤击碎的西瓜一般,脆弱不堪,瞬间陨落。

一股银色神魂从碎尸之中飞逸出来,惊恐万状地尖叫着逃逸。

丁浩没有出手的意思。

因为邪月已经流着口水化作流光,瞬间就追上了这道神魂,一张口将其吞掉,然后犹如品尝绝世美味一般美滋滋地咂嘴。

下面。

问剑宗的众人,都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虽然他们相信丁浩,知道丁浩可以击败对手,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决,就像是掐死一只蝼蚁一样,挥手之间,击杀武王巅峰境界的强者。

丁浩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他们想都不敢想的程度。

“问剑宗丁浩在此,韩养剑,滚出来受死!”

丁浩遥遥对着远处的高级阶梯区域大喝。

肉眼可见一道道音浪,犹如狂潮一般,掀动空气,从丁浩身前开始,朝着远处蔓延出去。

犹如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随着这音浪扩散开来,响彻在天地之间,方圆数百里之内,所有人——不,应该是一切生灵,都听得真真切切,这声音像是在宣告着某个势力的崛起,在宣告某个传奇的诞生,蕴含着至高无上的威严和力量,让一切生灵都战战兢兢。

下一瞬间。

数十道流光,爆发出了强横的气息,从远处飞射而至。

到了近前凝滞虚空,露出身影,都是【裂天剑宗】的高手。

为首的却是一位面色阴鸷的鹰钩鼻老者,一身白色武者长袍,材料非凡,绣着金色纹络,却是一种造工极为精致的防御宝器,一层层若有若无的淡银色氤氲笼罩全身,威不可言。

在老者身边,同样一袭白色剑士袍的却是韩养剑。

再往后就是一些其他【裂天剑宗】的剑修强者了。

那面色阴鸷的老者,一双微微眯着的眼睛,定定地盯在丁浩的身上,许久才幽幽地叹了一声,道:“咦,真是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蝼蚁宗派,居然还有这样一位人杰,不错,不错,就算是在我【裂天剑宗】,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天才了。小家伙,是你带头闹事吧!”

丁浩没有理会他。

他的目光,在这几人身上掠过,伸出手指数了数。

“一,二……四……十一,一共十一个,不知道宰了你们,【裂天剑宗】会不会心疼呢?不过也无所谓,再算上那个叫什么宁虎啸的,死在我手中的【裂天剑宗】的人,已经有二三十个了,一个一个杀,先收点儿利息,总有一天,能杀光全部【裂天剑宗】的人。”

丁浩咧嘴笑了笑,雪白的牙齿,闪烁着寒光。

“你说什么?”阴鸷老者目光一凝:“你说你杀了虎啸师侄?你从【百圣战场】归来?哈哈,这不可能,虎啸是我【裂天剑宗】年青一代第一天才,实力不俗,你怎么可能……呵呵,小家伙,想诈老夫?哈哈,你还太嫩了!”

“哦,原来那个废物居然是【裂天剑宗】第一天才么?看来你【裂天剑宗】真的是可怜呢,”丁浩手心一展,一柄断剑出现在手中,随手扔过去,冷笑道:“那个所谓的第一天才,被我一拳,就轰爆了,真是弱到渣了!”

一位剑修伸手接过断剑,仔细检查一番,面色一变,递给了阴鸷老者。

阴鸷老者看了几眼,同样面色巨变,惊道:“这是……真的是虎啸师侄的随身佩剑……难道你……你真的杀了他?”

这对于【裂天剑宗】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

损失了未来宗门的领军人物,等于是将宗门的潜力扼杀,想要再培养出这样一个人物,不知道又得消耗多少的精力资源。

“不只是宁虎啸,”丁浩静静地道:“仔细算起来,进入【百圣战场】的【裂天剑宗】弟子,除了有个叫做艾青的家伙,其他人,应该全部都被我杀了吧!”

阴鸷老者等人就有些发蒙。

看丁浩所说,不像是伪作,如果这是真的话,那【裂天剑宗】等于就此断层了。

“小杂碎,你话说八道什么,虎啸师兄何等天资卓绝,实力精深,岂会败于你的手中……”一位剑修忍不住怒喝道。

丁浩嘴角浮现一丝笑容,突然一指点出。

咻!

一道银光从指间迸射。

快如闪电。

那剑修仓促间只来得及侧身闪避,却不能完全避开,被银光擦着肩膀射过,肩头顿时血花直冒,裂开一道缝隙。

“无耻,居然偷袭……”那剑修又惊又怒,旋即意识到了什么,哈哈大笑了起来:“就你这点儿实力,也想击败我虎啸师兄?哈哈,小子,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全部都露馅了,哈哈,师叔,这人实力虽强,但和虎啸师兄比起来,还差得远,他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阴鸷老者点点头。

的确,刚才丁浩显露出来的手段,那一指剑气虽然犀利,也很精妙,却绝对击杀不了宁虎啸。

不过——

“是吗?你觉得你躲开了?”丁浩面露讥诮之色。

话音未落。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串寒冰凝结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

那剑修突然惊恐万状地痛呼了起来。

只见他肩头伤口的位置,突然开始凝结出一片一片的银色冰晶,诡异之处在于那冰晶仿佛就是从他的身体之中冒出来一般,不断地堆砌蓬勃,最终顺着他的肩头开始朝着身体其他位置蔓延……

剑修疯狂地运转玄气,想要驱逐这恐怖的寒意,可是他惊骇万状地发现,随着寒意侵入体内,自己连玄气都快无法驱动了。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玄气通道和玄气同时也被冰冻了一般。

“怎么回事?”韩养剑惊呼一声,一掌按在了同门的身上,输入玄气,想要消融这可怕的寒冰。

可是下一瞬间,一股犀利无比的彻骨寒意,从这剑修的身体之中用来,仿佛是活物一般,瞬间沿着手掌反而侵入到了他的手臂,肉眼可见一层层冰晶开始凝结到了他的手掌,吓得韩养剑赶紧第一时间撤手。

下一瞬间,那位剑修全身覆盖了银色冰晶,彻底被冰封了。

轰!

他坠落在地面,轰地一声摔成了千万颗冰晶碎片。

一起碎掉的还有他的身体!

陨落!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裂天剑宗的剑修们,到吸一口冷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诡异恐怖的死法,当真是诡谲到了极点,同伴到底是死于什么原因,那可怕的冰晶从何而来,以他们的目光,竟然看都看不出来。

韩养剑疯狂地催动玄气,使出所有力量,才勉强驱散了手掌上的彻骨寒意,不过半只手掌依旧有些发麻,他惊魂未定地怒吼道:“小蝼蚁,你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实在是太下作了……”

丁浩闻言,脸上顿时浮现讥诮不屑的笑容。

那阴鸷老者脑海中一道闪电闪过,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呼道:“这……难道是……剑意?你……你居然掌握了冰之剑意?”

天啊,居然是剑意。

一个掌握了剑意的少年剑者。

“呵呵,【裂天剑宗】号称是剑州超级宗门,门中弟子,总算不全部都是蠢货。”丁浩戏谑地看着对面。

阴鸷老者到吸一口冷气,打了个寒颤。

一个领悟了剑意的天才有多可怕,他心知肚明,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足以覆灭整个【裂天剑宗】、成为北域巅峰级别强者的存在,真是该死啊,一个小小的雪州蝼蚁宗门,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天才,这下子可就真的麻烦了!

可惜现在双方已经成了死仇。

一定要趁他还未成长起来的时候,缓和矛盾,或者是斩草除根,掐灭祸患。

想到这里,阴鸷老者的眸光之中,已经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机。

“上,杀了他,绝对不能留这个祸患在人间!”阴鸷老者一声令下,十几个裂天剑宗的强者,浑身玄气汹涌,隐隐从四面散开,将丁浩围在了中间。

下面。

“堂堂超级宗门,以多欺少,真是可笑……想打,我们问剑宗奉陪,老子也算一个!”

王绝峰大笑一声,也不顾自己断手断脚残目之伤还未好,就要飞起来帮助丁浩,哪怕不是这些剑修的对手,只要能够拼死缠住其中一个,帮丁浩分担一部分压力也好,堂堂问剑宗数万男儿,这样的时候,怎么能让丁浩一个人面对强者。

“不错,也算我一个!”

“算我一个!”

“比人数?我们可不逊色!”

一声声怒吼和豪爽的笑声,明知道不敌,慕容胜男、冷一旋等人也都要凌空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