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90、大雷音寺金蝉子

阴鸷老者僵立虚空。

他断了一双手臂,对于武皇级别强者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伤势。

但他面色僵硬地凝滞在虚空,呆呆地看着低头,看到自己身上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凹陷,密密麻麻,眼中升起一股悲愤绝望,怒吼道:“你……好卑鄙,你压制了实力?”

丁浩只是冷笑不语。

懒得再和他多说什么。

之前第一次出拳交手的时候,丁浩就已经彻底试出了阴鸷老者的实力,确认他并没有隐藏境界,所以丁浩就消除了使用锈剑或者是魔刀之中的至尊之力的打算。

不过为了避免战斗的余波摧毁问剑山或者是伤及他人,丁浩压制了自己的肉体之力,让阴鸷老者错误地以为自己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然后在他没有防备之时,突然全力爆发,骤然发难,一击得手。

此时,阴鸷老者体内的一切生机,全部都被恐怖的拳劲摧毁。

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

在想要毁灭问剑山或者是拼死屠杀问剑宗弟子,却是根本做不到了。

一招失算,全盘皆输。

“哈哈,哈哈哈哈……好,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轻敌了,”阴鸷老者哈哈大笑,“不过,小家伙,你也别得意,裂天剑宗不是你如今的实力,所能抵挡,不要忽视一个超级宗门的底蕴,哈哈!”

笑声落下。

砰砰砰砰!

恐怖的拳劲终于彻底爆发,一道道血浆从阴鸷老者的身体之中爆发喷溅出来,只是一瞬间,这位武皇级别的剑修强者,就彻底爆炸成为了一蓬血雾!

问剑山上,一片欢呼。

丁浩缓缓地落在地面,无数人从四面冲过来,疯狂地围住了他。

大局已经。

“抓紧时间修缮宗门,治疗伤者,”丁浩抬头看了一眼兀自被钉在远处石壁上的韩养剑,道:“将他关入血牢,等李兰回来,由他来动手。”

说到这里,丁浩的心情,突然又有点儿失落。

他抬头看向问剑山更高阶梯区域。

“现在,是时候该去见见唐佛泪了!”

……

……

无念派。

作为雪州九大宗门之中的唯一一个佛家宗门,这个宗派有点儿与世无争,人数也不是很多,但是实力不可小觑,且又有西漠佛道圣地大雷音寺支撑,没有人敢小觑。

当初和问剑宗结盟,等到群妖进攻问剑山的时候,无念派也曾派出援手。

可惜半道被神秘力量所阻,等他们闯过的时候,战事已经结束,问剑宗已经陨灭,于事无补,只能暂时返回宗门。

无念派坐落于雪州一片常年冰封的雪山之巅,与世隔绝。

大雪山周围是一片夏冬交替的大草原,生息着大约数百万的牧民,受到无念派的庇佑,也算是安乐,从草原上遥望雪山,一座座白色冰封耸立,插入云霄,无念派的庙宇,就修筑在这云霄冰峰之上。

几天前一日,异象出现。

所有的牧民都看到,大雪山之巅佛光普照,金芒蔽天,梵音咏唱,圣光层层,犹如佛陀真身降临一般,显示出各种神迹,金色光芒蔓延,所过之处,草木茂盛,牛羊茁壮,许多牧民身上的暗疾和伤病都在一瞬间消失……

这样的奇异迹象,每日上午都会出现持续。

虔诚信佛的牧民们跪地膜拜祷告。

信仰更加虔诚。

无念云霄冰峰,无念派的最大主峰之上。

无念派的高层都现身在大雄宝殿之前,香烛缭绕,檀香阵阵。

空气之中飘荡着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

【无念神尼】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其中一人大约二十岁左右,是一位身披袈裟、面如冠玉、英俊至极的年轻僧人,他的皮肤尤其洁白,犹如羊脂玉雕一般,泛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光头同样极为白皙,头上六颗朱红色的戒痕,脑后隐隐有一圈圈淡金色的光环闪烁,浑身澎湃着柔和强大的气息。

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极为英俊的年轻人,即便是剃着光头,依旧难掩那眉宇之间的儒雅风度,气质出尘,简直不似凡间人物一般,若是还俗,只怕绝对是一个让无数少女怀春的绝世美男子。

这样一个英俊到了极点的年轻僧人,骤然出现在无念派这样一个全部由女尼组成的宗门之中,有点儿诡异。

但是包括【无念神尼】在内的许多无念派得道高层,都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他。

这年轻僧人一只手贴在身前一个身影之上,手臂周围有金色梵文缭绕飘舞,似乎是在为其疗伤一般。

半晌之后,英俊僧人收回手掌,缓缓地站起。

“请问圣者,这位施主他无碍吧?”【无念神尼】上前一步,施礼问道。

年轻僧人单掌立在胸前,微笑道:“阿弥陀佛,并无大碍,只是他心魔缠身,又经历了一个比较特殊的幻境,越发引动了体内心魔,我以【大雷音摩顶之术】暂时压制了他的心魔,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彻底康复,还需他自己战胜心魔,贫僧却是无能为力了!”

【无念神尼】点点头,道:“这样最好了,有劳圣者了。”

年轻僧人微笑道:“贫僧法号金蝉子,神尼请直呼贫僧法号即可,圣者这两个字,愧不敢当啊!”

【无念神尼】道:“金蝉尊者自西漠大雷音寺而来,佛理造诣精深,每日上午开坛讲经,佛光普照,贫尼等门人弟子受益匪浅,圣者二字,实至名归。”

金蝉子再三谦和,【无念神尼】这才直呼其名。

“我观此子,命格奇特,阴阳混沌,牵系着大机缘,与我佛门,也有丝缕瓜葛,不知道他是何来历?”金蝉子指着之前疗伤的身影,好奇地问道。

“他名叫李兰,乃是雪州问剑宗掌门人李剑意的独子,”【无念神尼】咏了一声佛号,叹道:“昨日有牧民在山下发现他昏迷在荒野之中,恰好有门中弟子下山化缘,正好认出他的身份,所以才带上山来,如今问剑宗已灭,据闻【一意剑王】李剑意也陨落,这孩子,也算是问剑宗最后的根苗了!”

“阿弥陀佛。”金蝉子摇头叹息。

“之前向大雷音寺禀告,在倾城和妙音体内种下那两首佛偈的人,名叫丁浩,也是问剑宗的弟子,和这李兰是关系极好的师兄弟,或许因此,李兰身上才会沾惹佛门因果,可惜倾城和妙音还未从【百圣战场】之中归回,到让金蝉尊者就等了。”

【无念神尼】简略介绍。

“原来如此。”金蝉子点点头,若有所思。

“今日开坛讲经已经全部结束,金蝉尊者下一步有何打算?是要暂时留在这里,等待妙音和倾城归来,还是……”【无念神尼】一时也摸不准这位年轻僧人的念头,毕竟是来自于大雷音寺的得道高僧,虽然年纪极轻,但是她却也不敢怠慢,在无尽大陆,只要和大雷音寺有关的僧人,都是地位极高的存在。

“不如去一趟问剑宗吧!”金蝉子微微笑道。

“啊?”无念神尼一愣,“可是问剑宗现在已经……”

“无妨,那两首佛偈,大雷音寺的诸位圣者佛陀闻之,也皆尽赞叹,绝非凡夫俗子能够做出,丁浩赐予我佛门弟子这样两首佛性至深的佛偈,等于结下了因果,是一段善缘,既然问剑宗有难,我不妨出手助他们一臂之力,也算是换一份人情,那什么【裂天剑宗】么,肆意妄为,在人族内部生隙,也应该受些惩戒。”

金蝉子淡淡地笑道。

他口气极大,完全不将【裂天剑宗】放在眼里,仿佛这北域剑州的超级剑修宗门,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一样。

【无念神尼】等人却没有丝毫的诧异。

大雷音寺在西漠相当于【玄霜神宫】在北域的地位,有着骄傲的本钱。

这一次若不是因为那两首惊才绝艳的佛偈,大雷音寺也不会派人来到无念派这样弱小的分支,掐指一算,这还是近五百多年以来,第一次有大雷音寺的得道高僧降临道无念派。

“也好。”【无念神尼】点点头,看了一眼依旧在一旁陷入某种奇异状态的李兰,道:“既然如此,不妨将李兰也带着吧。”

金蝉子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好强横的力量,奇异的剑意力量……”他站在云霄冰封之巅,双目之中仿若有两道金芒遥遥刺出,刺透了虚空,半晌叹息道:“想不到雪州竟然卧虎藏龙,有人掌握了如此精纯的剑意力量,不可小觑,假以时日,必然是一尊震惊天下的高手!”

【无念神尼】顺着金蝉子的目光看去,心中不由得一动。

那个方向,正是问剑宗的方位。

有人能够引起金蝉尊者的注意,必然是了不起的人物,既然是剑意的话,那……难道是丁浩?【无念神尼】心中知道,当初宗门论品大会之上,丁浩的确是掌握了剑意雏形的。

难道是丁浩返回宗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