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593、最后一个问题

投敌,保住宗门的根基。

以两人之死,一人之忍辱,换来整个宗门的喘息之机,这就是问剑宗三巨头之间的泣血之谋。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是一句听起来比较美好的口号。

他们三人心中无比清楚,如果当时真的和清平学院各大势力以及【裂天剑宗】的人拼了,最终换来的也只不过是整个宗门的毁灭,数万弟子的覆灭,以及说书人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

仅此而已。

而得到的却是问剑宗数千年传承就此断绝,从此之后,世上再无问剑。

“当日宗门面临困境,我们早就知道,有北域超级宗门背后参与,我们胜算很少,必须把最糟糕的结局都计算在内,弃青衫师叔为了增强战力,不惜修炼【十死无生解剑大法】,最终臻致武皇之境,当日一战,连败【裂天剑宗】四大剑修,所向披靡,这样的代价,才算是震慑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剑修,让他们不得不寻求其他办法,为之后的谋划,创造了最基本的可能。”

唐佛泪静静地道。

丁浩心中巨震。

【十死无生解剑大法】是问剑宗一门极为恐怖的禁忌式功法,数千年以来,几乎没有人修炼,它虽然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让一个人的实力暴增数十倍,但缺陷却是致命的——修炼成功之后,十日之内必死无疑,是一种彻底激发身体潜能,一次性透支的禁忌功法。

弃青衫修炼了这种功法,怪不得当日可以以一敌四,击溃四大武王巅峰级别的剑修。

可那种辉煌也只是一瞬,无法持久。

原来从一开始,弃青衫就心存死志。

“这个计划,并非是临时起意,在山门被围,陆雄飞登门下了战帖之后,剑意掌门、青衫师叔和我,再三暗中商议,想尽办法,向个大宗门求援,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们将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希望你们这些进入【百圣战场】的弟子,可以得到机缘,隐姓埋名苦修,有朝一日,终究可以复兴宗门。”唐佛泪略带兴奋地道:“没有想到,这一日来的这么快,看来上天还是垂怜我问剑宗的,今后有你出任掌门,可保问剑宗千年屹立不动。”

丁浩叹息不语。

事情和自己猜的一模一样。

“好了,现在该你告诉我了,丁浩,你到底是怎么猜出真相的?”唐佛泪略带好奇地道:“这件事情,如今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

丁浩看着他,认真地道:“根本不用猜,因为我印象中的唐佛泪,铁面无私,虽然性格冷酷古板了一些,但绝非是那种会投敌叛门的人。”

【胜字诀】第七层的直觉,加上来到问剑宗之后的见闻,保存完好的山门,血牢之中关押着的宗门精锐的完整程度,以及种种迹象,都说明了一切,如果不被表面上的仇恨蒙住双眼,就能够想象到,唐佛泪这个傀儡掌门,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宗门,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唐佛泪呆了呆,眼角又有些湿润。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身败名裂而死、永堕阎罗的准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最应该击杀自己的那个人,却是如此地信任自己!

信任这个词,对于如今的他,是一种不敢想象的奢望。

但是他真的得到了。

“好,好,丁浩,你很好。”唐佛泪欣慰地点头,然后静静地道:“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丁浩一愣。

“裂天剑宗接下来的报复,你能应付的来吗?”唐佛泪神情略带紧张地问道。

丁浩心中略微计算了一下,道:“我向你保证,半年之后,这个世上,将无【裂天剑宗】的存在。”

唐佛泪眼中一亮,张了张嘴吧,显然被这个答案给震到了。

一愣之后,他突然仰天哈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到最后直接拍着地板抱着肚子大笑。

过了半晌,他才收了笑声。

“好了好了,我放心了……对了,丁浩,那些选择追随过我弟子,我已经将他们通过传送阵发送走了,也许是真的老了,我不想再看到宗门弟子流血,你放过他们吧!他们虽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是却没有真的危害宗门……”唐佛泪低声道。

丁浩想起了掌门大殿之前那个消失的传送阵法,微微点点头。

“哈哈,好,现在你知道真相了,一切都说清楚了,出手吧,击杀了我,向外面等待的宗门弟子交代,这件事情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一个新的纪元,终要开启。新生的问剑宗,不需要一个身上有污点的罪人的存在。”

唐佛泪慨然道。

丁浩摇摇头。

“你应该享受整个宗门的尊崇和荣耀,我会向所有人,解释清楚这一切。”丁浩的语气,极为坚定。

唐佛泪微笑摇头:“丁浩,你不明白,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也看到了宗门复兴的希望,死而无憾,你动手吧。”

“不可能。”丁浩坚定地摇头:“这对你不公平。”

“哈哈哈哈……”唐佛泪霍然起身,哈哈大笑:“放屁,我唐佛泪岂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大丈夫在世,不求举世皆赞,只求问心无愧,什么公平不公平,难道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享受那些没有意义的鲜花和掌声吗?”

“可是……”丁浩还要说什么。

“不用说了。”唐佛泪掷地有声地道:“你不出手,我自己动手。”

话音未落。

砰砰砰砰!

一声声爆响,一道道血箭骤然从唐佛泪的身体之中爆炸出来。

转眼之间,他就成为了一个血人。

丁浩大惊,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他跟前,一手扶住唐佛泪,想要治疗的时候,才发现唐佛泪一瞬间已经震碎了自己的心脉和丹田,散掉了自己的全部修为,甚至连神魂都已经破碎,已经无力回天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丁浩源源不断地输入玄气,第一时间挽留唐佛泪的生命。

“呵呵,我说过,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新生的问剑宗不需要一个身上有污点的人……不论如何,我曾亲手……亲手斩杀了宗门老者和弟子,断然无法继续在在宗门之中存在了……”唐佛泪嘴角溢血,断断续续地道。

丁浩还想说什么,唐佛泪却抢先道:“好了,丁浩,你听我说,我死之后,就让一切都湮没尘埃,所谓的真相,永远都不要让人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宗门的神,而神的身上,也不需要有污点,就算你以自己如今的威望,强行向众人解释一切,依旧会有人质疑,我不能因为自己,而使你的身上,也有污点,你可是剑意和青山师叔全力培养起来的宗门之主啊……”

丁浩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是种至高无上的宗门情怀。

像是李剑意、唐佛泪和弃青衫等人,几乎一生都在问剑宗,一辈子都在为问剑宗而殚精竭虑,哪怕是死,也都在为宗门考虑,一种近乎于愚蠢的忠诚,丁浩心中很清楚,就算是穿越而来经受过前世思维观念熏陶的自己不能理解,却必须尊重。

“我……要去见那两个家伙了,呵呵,他们两个自私的家伙,想必在地下已经等不及了吧,”唐佛泪体内的生机,已经逐渐断绝,他的脸上,一丝由衷的笑容正在缓慢地凝固:“等见了他们,我一定要先卖个关子,慢慢讲后来发生的事情,好……好好气气他们,嘿嘿……”

话音落下,唐佛泪面带着微笑逝去。

丁浩怀抱着这位长者的身躯,感受到他正在一点一点地冰凉下去,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在这些逝去的长者面前,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对不起,唐师兄,我真的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不能让一位宗门最伟大的问刑堂首座,背负骂名死去,我不是问剑宗的神,你们才是,我会让所有的问剑宗弟子明白,宗门是如何存续来的……”

丁浩喃喃自语。

一缕阳光,从大殿穹顶的天窗照射进来,给这阴暗冰冷的大殿,注入了一丝丝的生机和光明。

丁浩将唐佛泪的尸体,缓缓地收好,又将掌门信物暂时保留。

做完这一切,他缓缓地走出掌门大殿,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向下看去,只见天空之中一轮红日释放出万量光,破开了云层,照射大地,问剑宗的山门,重新又笼罩在了一片光明之中。

破而重立之后的问剑宗,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所有问剑宗弟子去做。

台阶的下面,关飞渡、王绝峰等数百位问剑宗的弟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到来,静静地站在哪里,等待着最终的结果,大殿之中迟迟没有打斗的声音和气息传出,广场之中也没有血迹和尸体,这让他们感到些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