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35、公事和私事

这话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原本一些看热闹的人,也纷纷都退了开去,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有几个之前都快要谈好的买主,闻言变色,扭头就走,再也不提买卖。

丁浩摇摇头,看来这城主府少主,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怎么样,小娘皮,你要是识相,就乖乖地把货送到城主府去吧!”尖嘴猴腮的中年文士得意洋洋地道。

顾星儿呸了一声,不屑地道:“这批血魔狼皮就算是扔到荒野腐烂发臭,也不会降低半个子儿出售,想要货物,乖乖准备好六百金来地虎客栈来找我,不买就滚蛋!”

说完,竟是直接收起血魔狼皮,带着几个镖师,扬长而去。

那中年文士被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却也没有动手硬抢,最终跺跺脚,面带阴鸷狠毒之色,转身离开了。

丁浩看得出来,这中年文士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那城主府听起来很有势力,只怕顾星儿等人很快就会有麻烦。

这朵黑玫瑰倒也真是带刺,极有性格,连城主府的面子都不卖。

但是说起来有点儿不应该啊,像是他们这种常年走南闯北的镖师,处事手段应该极为圆滑才是,不会招惹这种不必要招惹的对头,但顾星儿的手腕却显得强硬而稚嫩,更像是在赌气,按她这样的性格,只怕走一趟镖下来,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敌人。

偏偏她的实力,却又不怎么高深。

丁浩摇摇头,没有跟下去。

他继续在这个大集市里面游荡,碰到一些可爱稀罕的玩意儿,就买几件,反正邪月肚子上的那个空间袋硕大无比,可以存下无数东西,等到日后回到雪州,这些小玩意儿可以送给李兰等诸女,也是一番心意。

这样逛了大约一两个时辰的时间,不出所料,丁浩果然再度找不到回去的路。

花钱找了一个当地居民做向导,丁浩一路朝着地虎客栈走去。

通过和这个向导的闲聊,丁浩才知道,进入盛春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泥州的妖魔突然变得极为暴躁,在此之前,已经出现过了大小数百次妖魔袭击人族聚居点的情况,就连【虢城】都有大妖现身过,袭击了城防守卫军。

一时之间,气氛极为紧张。

城中的【卧虎宗】、城主府和玄霜巡察使三大势力,都在为备战做准备。

“往年都是如此吗?”丁浩有些奇怪。

“不是,以往虽然也有妖魔袭击人族村落的情况,但是像是这样频繁大规模地袭击大型聚居城市的情况,却很少发生,这段时间传言,泥州妖魔势力【妖灵山】已经连续攻破了三座大型人族聚居城市,有数百万人族罹难……”

向导是一个消息灵通的【虢城】本地人,二十多岁,看起来很机灵的样子。

有这种事情?

丁浩也吃了一惊。

这已经算是大规模的两族战争了,难道又一次的两族圣战要开启了吗?

说话之间,来到了【地虎客栈】跟前。

丁浩取出一块金饼,随手丢给向导。

年轻人狂喜,他没有想到仅仅是带路,居然会发这样一笔横财,大喜过望,连忙鞠躬道谢,又留下了自己的联系地址,如果丁浩在城里有什么麻烦,可以再去找他。

这一幕,却被客栈门口的黑玫瑰顾星儿看了个正着。

“你这个书呆子,真是不知江湖凶险,财不露白知道吗?你出手这么阔绰,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怕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惦记吗?你手无缚鸡之力,被人谋财害命,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顾星儿劈头盖脸地训了过来。

“呃,哪有那么多的坏人啊,我看这里的人都很好啊!”丁浩笑着道。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像你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顾星儿看着丁浩这迂腐酸朽的样子,有一点恨其不争的味道,深处手指在丁浩的脑门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丁浩顿时落荒而逃。

顾星儿看着丁浩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最终她略带遗憾地摇头:“如此俊品的少年,人也不错,可惜是个书呆子,在这乱世之中,终究是个不能左右自己命运的弱者而已……真是太可惜了!”

……

丁浩回到房中,不由地连连摇头。

顾星儿虽然口气凶了一点,但也的确是为自己着想,也算是一片好心,这朵带刺的黑玫瑰倒也是一个热心肠的武者。

很快驼铃商队的一个伙计敲门进来,告知丁浩一声,域门报备已经完成,商队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发离开,让丁浩提前做准备,免得错过了世间。

伙计离开之后,丁浩盘膝坐在床上,开始运气修炼。

他已经将这段时间,看做是沉淀积淀的过程,所以也不用过于追求境界上的突破,一切以温润自身、锤炼基础为目的,缓缓运气,养神敛思,进入空明状态,无物无我,仿若神游天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身吵闹之声,将丁浩从空明状态之中惊醒。

心中一动,神识释放出去,顿时将外面的一切,都清晰地‘看’到了眼中。

……

……

顾少初瞪了妹妹一眼,然后笑着对眼前这个一身锦衣的年轻人陪笑道:“舍妹脾气倔强,不知道轻重,得罪了公子,还望多多海涵,既然是城主府想要这批血魔狼皮,那我再退一步,一张血魔狼皮收三白银,不知道公子可还满意?”

“我家公子都亲自出马了,你他妈的还敢张口要钱……”白日里那中年文士一脸阴狠地喝道。

话音未落。

啪!

耳光声响亮。

却见那一身锦衣的俊朗年轻人反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抽的中年文士口角溢血。

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错愕中,锦衣年轻人抽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擦了擦手。

然后仿佛那一巴掌抽出去脏了他的手一般,他然后随手扔掉依旧雪白的手帕,这才微笑着道:“不会说话的奴才,这一巴掌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打着城主府的幌子,在外面横行霸道乱说话,难道我朱宏连几百张血魔狼皮的钱都付不起,还要别人免费送上?”

中年文士捂着脸,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少主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属下再也不敢了。”

锦衣年轻人朱宏看向顾少初。

“长风镖局的顾当家是吧?其实我城主府,根本用不上区区那几张血魔狼皮,不过最近妖魔四起,攻讦我人族城市,连【虢城】都被波及,所以城主府才命人采购血魔狼皮,要硝制一批铭文皮甲,来装备城中的卫队,保卫【虢城】,谁知道这个奴才,不知道死活,居然借机在外面扯虎皮欺行霸市,倒是让人笑话了。”

话音未落。

锦衣年轻人突然出手,一掌拍在那中年文士的额头上。

噗嗤!

中年文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像是一枚钉子一样,被拍进了泥土之中,只露出一个头顶子,显然是活不成了。

所有人都的心都颤了颤。

好狠辣的手段。

谈笑之间毫无征兆突然出手杀人,这锦衣年轻人朱宏的心思,当真是狠毒。

“呵呵,像是这种只知道一己之私,不顾【虢城】危亡的自私自利之辈,死了也是活该,”朱宏面不改色地微笑着看着顾少初,问道:“顾当家,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顾少初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和直觉,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眼前这个年轻人手段之狠辣,超出他的想象,而且刚才他那一掌,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是极为高明的玄功,至少也在先天武宗之上,绝非自己所能敌。

“少主说的是,既然如此,我长风镖局也愿意为【虢城】防务出一份力,那六百多张血魔狼皮,免费捐赠于城主府,也算是为人族出一份力!”顾少初笑着道。

“哥,你怎么……”顾星儿急了,六百多张血魔狼皮,是一笔不菲的财物,出售出去足够镖局的兄弟们每人大半年的收入了。

顾少初目光罕见严厉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示意她闭嘴。

顾星儿一呆,悻悻地退到了一边。

锦衣年轻人朱宏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既然顾当家如此慷慨,那我就代虢城卫队谢谢你了。”

他身边有数十个武士,闻言快步过来,将那六百多张血魔狼皮从客栈里搬出来,装在了早就准备好的几辆马车上。

顾星儿气哼哼地直瞪眼,朱宏之前嘴里说的高尚大义,仿佛真的不稀罕这些血魔狼皮,但实际上绝对是早就有准备,分明就是想要吞了这批血魔狼皮。

朱宏满意地点点头:“好了,公事了了,咱们来谈谈私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一愣。

顾少初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笑道:“私事?不知道少主要谈什么私事?”

朱宏的目光,在顾星儿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遍,微笑道:“听说今日在集市上,令妹对于我【虢城】城主府极为不屑,根本不放在眼里呢,我城主府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势力,但却也不容别人随意嘲讽挑衅侮辱,我这个人呢,一向做事公道,我的属下做错了事,刚才我已经惩罚了他,令妹说错了话,是不是也应该为自己的言语付出代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