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53、新的仲裁者

他显然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

不过赵烈却是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竟似是极为害怕丁红泪的样子,惊呼道:“丁……你怎么来了?”一边连忙示意那玄霜神卫后退。

“呵欠……呵呵,有些人趁我不在,想要动我的人,我当然得出现了,不然,岂不是让你们称心如意了?”丁红泪手指捏着鬓角一缕发丝,风情无限,姿态撩人,似乎有些睡意朦胧,神态慵懒地冷笑。

赵烈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旁边那位之前出手的玄霜神卫,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张脸吓得煞白,偷偷地朝后退。

“现在要退?迟了一点。”一声冷哼,陈伯突然出手。

他只是身影一晃,仿佛没有任何的动作一般。

但是对面,那位玄霜神卫的胸前金甲之上,却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那由玄霜神宫铸器高手设计打造的玄霜金甲,极为坚韧,乃是近乎于宝器级别的铠甲,却无法阻挡这股力量,这玄霜神卫痛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遥遥坠下,显然是已经受了重伤。

丁浩大吃一惊。

这陈伯的实力,简直恐怖,以他的目力,竟然没有看清楚,陈伯刚才是如何出手。

那玄霜神卫受伤不轻,虽然不致命,但是绝对要修养几个月才能恢复。

“为虎作伥,本该击杀,念在你曾经击杀妖魔有功,饶你不死,以观后效,你去修养半年,日后改邪归正,将心思用在修炼和维护人族,便不杀你。”陈伯看着那吐血下坠的玄霜神卫,语气冷森,面无表情地道。

他的表情,是那种理所当然地训斥下属的口吻。

“是,多谢大人宽恕。”那受伤的玄霜神卫闻言,非但没有暴怒,反而是一副如蒙大赦的表情,连连道谢,旋即强撑着一口气,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白泉水、张可颐等人相顾骇然。

他并不认识丁红泪,也从未见过陈伯。

但是看赵烈和玄霜神卫们又惊又怕的敬畏表情,早就猜出来,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绝色美妇和灰白头发的老人,身份地位绝对惊人。

只是听那美妇的口气,似乎是站在丁浩一边?

白泉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他缓缓地运转玄气,闷哼一声,以强横的剑气修为,拼着略微受伤,硬冲开了丁浩的封印,实力终于彻底恢复,第一时间站在了丁浩的身边,凝神戒备。

这一番动作,看在丁浩的眼中,又是感激,又是愧疚,连忙送过一颗回玄疗伤的丹药。

白泉水也不客气,笑笑接过去吞下。

“赵烈,你也不是个糊涂人,念在你只不过是被人当枪使了,我也不为难你,乖乖过来向丁浩道歉,这件事情,就算是结束了。”丁红泪说着,突然往虚空之中一爪。

不远处荡起一圈空气涟漪,接着‘喵’地一声尖叫,隐藏在暗处的邪月,就一脸慌张地被抓了出来,仿佛是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动地被她抱在怀里,一阵轻轻地抚摸。

邪月原本是藏在暗处,要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丁浩的,赵烈等人没有发现,却被丁红泪在第一时间发现了。

赵烈一张脸神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红,显然极为犹豫。

不过他最终还是强硬地道:“丁红泪,就算是你出现了又如何?丁浩在雪州连续斩杀多个人族掌门高手,又在千寒绝峰击杀了玄霜神卫穆天养,还出现在了之前袭杀裂天剑宗的现场,这一条条罪状,每一条都是死罪,董殿主已经颁布了必杀令,他必死无疑。”

“咯咯咯,董棋风真是老糊涂了,真敢动我的人,他以为他那狗屁执法殿的地位,真的是不可挑衅的吗?”丁红泪轻笑。

赵烈脸色大变:“注意你的言辞,董殿主的名讳,就算是你,也不能直呼,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如实向执法殿汇报。”

丁红泪哈哈大笑:“奴才就是奴才,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这里狗仗人势。”

说着,她轻轻一扬手,将一件半个巴掌大小的玉色圆形的东西,丢向了丁浩,笑道:“小家伙,这玩意儿是奖赏给你的,以后再有不长眼的疯狗跳出来狂吠,就让他看看这个东西。”

丁浩伸手接住,只觉得手中一沉,整个人几乎在空中一个趔趄,仿佛是抓住了一座古山一般。

“这是……”丁浩定睛看去,却见入手是一个古意十足的玉牌。

这玉牌为椭圆形,长两寸宽一寸,入手微凉,触感滑润,玉牌的四周,有龙纹雕印游走,正面是一个大大的【法】字,也不知道出自于何人之手。

这个【法】字极为诡异,一眼看去,就让人产生一种眩晕之感,那字迹每一笔每一画都气势十足,犹如刀斧一般,仿佛蕴含着天地之间的至理,隐含大道。

玉牌背面,却是一座覆盖着冰雪的山峰,巍巍高兮,云蒸雾罩,气势无双。

它只有半个巴掌大小,但是入手却极为沉重,最少也有五万多斤,简直是不可思议,材料极为罕见,似是白玉,却给人一种金属之感。

丁浩扫了一眼,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对面,赵烈一眼看到,双眼顿时爆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犹如见了鬼一般,死死地盯住那玉牌,禁不住尖叫道:“【仲裁令牌】?丁红泪,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将【仲裁令牌】交给了丁浩?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吗?”

原来这个东西,叫做【仲裁令牌】。

丁浩在心中暗想。

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很有来头的东西,不过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丁红泪轻轻地抚摸着邪月光滑柔软的白色绒毛,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慵懒神态,轻笑道:“什么叫做私自交给?这令牌,本就是宫主奖赏给丁浩的东西,我只是转交而已,从今以后,丁浩就是玄霜神宫第四位仲裁者了,赵烈,还不赶紧过来拜见新仲裁者?”

赵烈浑身禁不住地颤抖,显然是吃惊震撼到了极点。

“这不可能,丁浩有什么资格得到【仲裁令牌】?他甚至还不是我玄霜神宫的人,他……”赵烈尖叫,似乎是在想办法说服自己。

“见牌如公主亲临,赵烈,你如此大不敬,想找死么?”陈伯神色冰冷,目光如刀,紧紧地盯住赵烈。

赵烈只觉得仿佛是被死神镰刀勾住了脖子一般,一股寒气不可遏止地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

他逐渐清醒了过来,瞬间明白了,心中一个激灵,神色难堪地看向丁浩,咬着牙,最终半跪在虚空之中,沉声道:“剑州巡察使赵烈,见过仲裁大人。”

不管真相如何,既然丁浩手握仲裁令牌,那自己就必须低头。

否则以不敬之罪,就算是被杀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丁浩低头仔细看着手中的玉色令牌,就算是不知道所谓的仲裁者到底是什么意义,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他明白了一些东西。

以赵烈身为剑州这样大州巡察使的身份,等于是玄霜神宫的一方诸侯,在剑州他就是土皇帝,却因为这块令牌向自己下跪,这说明【仲裁令牌】所代表的权势,还远在巡察使之上。

“滚吧。”丁浩摆摆手。

他对于赵烈等人,并没有丝毫的好感。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赵烈咬牙站起来,一句话不说,转身带着其他玄霜神卫第一时间灰溜溜地离开。

白泉水等人,此时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转折,丁浩从玄霜神宫执法殿的罪人,一跃成为了第四仲裁者,身份转变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简直就是青云直上,一飞冲天。

仲裁者,那可是传说之中近乎于宫主的存在,超然不群,具有执法权。

丁浩强忍着心中的震惊,扭头看向丁红泪,神色疑惑。

“好了,小家伙,不用这么吃惊,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还记得你在【虢城】所做的事情吗?”丁红泪不理会邪月泪流满面抓狂的挣扎,一边轻抚,一边风情万种地道。

【虢城】的事情?

丁浩若有所思。

当时自己只不过是适逢其会,恰好碰到妖族大举攻城,出手急退了那妖皇,身为人族一员,在那样的情况下出手是应该的,难道这个也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劳吗?

也许是看出了丁浩的疑惑,丁红泪继续道:“泥州妖族暴乱,十大人族聚居城市之中,如今只有【虢城】还在,其他九大聚居城市,数千万的人族,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化为焦土,尸骸如山,血流成河。”

“什么?”

丁浩和白泉水等人大吃一惊,相顾骇然,忍不住都惊呼了起来。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骇人了。

这么说来,泥州已经成为了妖魔的天下,这种程度的杀伐,完全破坏了无尽大陆人族和妖族至尊强者之间的协定,近乎于圣战了,泥州的妖族疯了吗,这么做是要开启又一次圣战吗?

可是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外界居然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

谢谢大家,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