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55、九天玄女金船

漫天的秃鹫、食腐鸟和乌鸦,还未腐烂的尸体,残碎的肢体,凝固成为岩石一般的血块,烧的乌黑的残垣断壁,坍塌的城墙,战死的武者,断裂的刀剑,土地被鲜血染红,化作了血色泥沼……

放眼看去,连植物都变成了红色。

腥臭的味道冲天,各种蛆虫滋生,简直就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局面变得混乱无比。

一直到玄霜神宫一位外围殿主,带着近千玄霜神卫降临泥州,一口气拔掉了二十一个妖族势力,这场混战终于达到了巅峰,最总以玄霜神宫的强势镇压暂时画上了句号。

战争之后,泥州妖族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一场双输的战争。

硝烟缓慢地散去。

这场动乱,让泥州几乎成为了一片死亡之地,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种族数量都下降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可以想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片昔日就并不算是繁华的土地,将变得无比荒芜。

最终也不知玄霜神宫和妖族顶级势力达成了什么样的相互妥协,双方的力量都撤出了泥州,任由这片土地上的人族和妖族自行征伐经营。

不过也传出了一些其他的传言。

据说这场泥州之劫,是隐藏在暗处的某个域外势力刻意策划,为的就是挑起玄霜神宫和北域妖神势力之间的冲突,相对和平了近千年时间,人族和妖族都算是经历了一次难得的休养生息,一些势力不安于现状,暴涨的存在,蠢蠢欲动,想要挑起又一次两族圣战,从中渔利。

也有人扬言,如今表面上的平静局面不会维持太久,短暂的平静之后将是更加恐怖的暴风雨。

不仅仅是北域,整个无尽大陆都会陷入混乱和杀戮之中。

各种各样的传言满天飞,都是从一些大势力内部流传出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有一种暴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末世之感。

不过这些暂时都和丁浩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此时的丁浩,已经离开了北域。

……

……

无尽大陆共分为五大域,东南西北中。

从北域出发,前往南域,由于两者之间并不接壤,所以路程极为漫长,最近的路程,需要借道中土神州,直直穿过中土神州数大州,依靠域门不断地传送,前往南域。

这是个漫长的旅程。

之前金蝉子就曾说过,一路不停留,全部使用域门传送的话,也需要足足近半年的时间。

距离最和白泉水、宋缺等人分别,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之前,丁浩和金蝉子汇合,动身前往南域寻找妹妹丁可儿,如今总算是走出了北域,来到了中土神州。

这一日,夕阳西陲。

丁浩和金蝉子两人,终于来到了中土神州四十六大州之中的黄州。

黄州并不算是中土四十六州之中的大州,排名大约在三十之后,但是毕竟位于无尽大陆最为富饶的一片土地上,这里一年四季分明,天地力量潮汐浑厚,灵气充沛,钟天地之灵秀,人杰地灵,风景奇异秀美,乃是丁浩自从穿越以后少见。

“看来今晚要在这楚水河畔度过了。”金蝉子看着涛涛东去的江水,轻声道。

两人此时所在的地方,名为【楚城】。

【楚城】是黄州几个规模较大的人族聚居城市之一,内设域门,可以通往中土神州大多数的州域和城市,不过外来者想要通过域门需要报备,而一般来说,夜晚时候域门都会关闭,所以今晚两人没办法赶路了。

丁浩点点头:“也好,这等大江,前所未见,欣赏一下美景,也是好的。”

两人所在的位置,是【楚城】中央一座数十层高的酒楼之上。

临窗俯瞰,远处一轮红日如血,缓缓地没入了远处的江水之中。

楚水从【楚城】之中穿行而过,将这座大城分为两半,河面宽数十公里,水深难测,表面上水流极为平缓,但是大约五十多米之下,却是激流涌动,暗流无数,极为可怕,武王境界的强者,进入河中这个深度,必死无疑。

水面上来往船只如梭,都是有着铭文加持的宝船,极为坚固,不惧逆流,速度很快,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久久不散的痕迹。

这河水实在是太宽,简直犹如大海一般。

丁浩前世何曾见过如此巍巍大河,居高临下俯瞰,顿觉得美不胜收,水天一色,江水也被那半轮红日染得犹如血流一般,各色船只穿梭,大的犹如行驶在水面上的巨楼,小的又如掉进水面的柳叶,数不胜数。

“果然是中土,号称神州,繁华景象,绝非是北域各城所能比。”丁浩也不由得赞叹。

夜色降临。

江面上星火点点,过往的船只掌起了灯火。

远远看去,漆黑的水面上灯火犹如星辰,一颗颗闪烁,银河倒挂在地面上一般,越是靠近河岸的地方,灯火越是密集,岸边的人流,也越来越多了,这里的夜市,显然非常繁华。

一阵阵歌舞鼓乐之声,从楼下飘来。

丁浩定睛看时,却见来回漂浮在浅水区的船只之上,大多都挂着大红灯笼,不断有人上下,船上隐约可见许多妙龄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身穿薄纱,极尽魅惑,欢笑着朝着岸边来往的人群打招呼。

居然是花船。

丁浩哑然失笑。

想不到在这个世界,第三产业也是如此发达。

坐在一旁的金蝉子一身袈裟,胸前挂着佛珠,看似一派佛家高人的样子,但却是饶有趣味地盯着下方的花船看,目不转睛,极为入神。

丁浩也有些见怪不怪了。

这位来自于大雷音寺的圣僧,和许多人印象之中古板严苛、恪守戒律的苦行僧完全不同,荤素不忌,尤嗜美酒,这一路上走来,每到一地,总是要遍览美食美酒,丝毫没有出家人的样子。

不过这么盯着青楼花船看,还是第一次。

“怎么?大师难道想要纵身花丛吗?”丁浩调侃,一路上走来,两人已经非常熟,金蝉子喜好热闹,在没有其他熟人在的时候,开开玩笑也不会恼怒。

金蝉子微微一笑,正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下面突然传来一阵阵喧哗。

人流如浪一般,朝着酒楼之下最近的一艘花船涌去。

那艘花船长千米,宽约五百多米,高九层,每一层雕阁飞檐,金碧辉煌,极致奢华,犹如一艘纯金打造的宝船一般,富贵无比,是方圆数十里之内规模最大也最富丽堂皇的一艘。

金船上面人影绰约,连艄公都是身穿薄纱宫裙的妙龄女子,还有许多身上只穿着犹如三点式一般的黑色铠甲、来回巡逻的女武者,一个个都是年轻貌美的少女,非常诱惑。

这艘花船靠在岸边,六个三米宽的舢板搭在码头,有实力高深的武者列队守护,阵势森严,只有少身份地位极高的人,才可以通行,最终踏着舢板进入花船。

人群如浪,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

场面极度狂热,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有人自持实力不俗,想要硬闯上船,却被船上下来的武者毫不客气地揪起来扔到了冰冷的河水中。

场面有些混乱,人群太狂热。

丁浩的好奇心,也被吊了起来。

他招招手,将酒楼的伙计叫过来,丢过去一锭金子,指着下面问道:“小二,下面为何这么热闹啊?”

店小二接了金子,乐的眉开眼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位是外地来的吧?这可巧了,今夜是【楚城】十大消金窟大比花魁的日子,下面那艘九天玄女金船,乃是中土神州最大的青楼【妙欲斋】的第一金船,其中汇集了楚河之畔所有青楼妓院最出色的姑娘,还有各大势力努力培养出来的清倌人……这艘金船,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销魂之地,就算是楚城之外的其他大城,也有不少人专程赶来,就是为了能够一睹今日群芳绽放的风采。”

丁浩点点头。

原来如此。

倒是和前世地球古代的传闻之中秦淮河畔的场面有些相似了。

以前这样的事情只在故事里听,没想到今日居然亲眼看到了,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由此也可见,中土神州绝对是比北域要繁华无数倍,即便是在北域有名的大城【剑都】之中,丁浩也未曾见到如此奢靡的场面。

只希望中土神州人族的意志,还未被这样纸醉金迷的场面所腐蚀。

就在这时,下面突然又发生了变化。

一阵阵疯狂的吼叫喧哗,原本就已经十分拥挤的码头,突然犹如微热的油锅里被撒了一把盐一般,顿时变得更加疯狂,人群不可遏止地沸腾了起来,人挤人,人头耸动,怒骂惊呼之声此起彼伏,有人活生生地被挤进了水里,就连之前那些维持秩序的武者,也有不少掉入了水中,场面混乱。

“恩?”

丁浩惊讶地看到,远处一个白色车队缓缓地驶来。

车队前面,总共大约有二十位骑士,清一色白衣白裙,都是二八年华的少女穿着男式剑士袍,外罩套甲,女扮男装,极为娇俏,英气勃勃,簇拥着一亮华盖白纱的马车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