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672、月夜·若仙人临尘

“奴家猜不透丁浩的想法,但奴家同样也想不到,今夜他有什么胜机。能做的一切,奴家都已经安排好,就算是今夜被他活着逃走,我们的目的,也可以达到。”【月华仙子】充满信心地道。

“那就好,你做事,我放心。只要能够成引出那个人的注意,或者是成功引起【超天亭】和大雷音寺之间的仇隙,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都是值得的。”阴柔男声顿了顿,道:“好了,你出去吧。”

“是,奴家告退。”

“等等。”

“主人还有何事,要吩咐奴家?”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今夜你要小心,若是遇到了危险,准你使用那种力量。”

【月华仙子】娇躯一颤,道:“主人放心,奴家会小心行事的。”

……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那一轮红日,终于落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之下。

黑暗,开始迫不及待地笼罩大地。

一轮圆月洒下万缕银辉,逐渐爬上了天空。

距离午夜,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黄鹤楼附近灯火通明。

天空之中有各式各样的飞行玄器巡游,犹如一道道五色流光一般风驰电掣,划破夜空,留下一道道久久不散的光尾。

而除了楼前街道之外,附近数千米之内的建筑物屋顶,都坐满了密密麻麻的人,许多先天之上的武者,甚至不惜耗费自身玄气,凝滞虚空,选择一个合适角度,等待约战的到来。

无数根松明火把将方圆数千米之内,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丁浩还未现身。

“他一定是不敢来了!”

“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他怎么才能登上黄鹤楼?难道他现在已经在楼上了?大家注意,别被这个杀人魔王混在人群中!”

“大家注意,都和相熟的人站在一起,遇到都不认识的人,立刻把他揪出来!”

各种大喝之声在黄鹤楼周围响起。

随着临近午夜时间,人们的心情越来越紧张。

实在是这段时间,这位来自于北域的剑客,大杀四方,尸骨如山,给所有人都留下来太恐怖的记忆和印象,有一种恐怖的气氛在人群之中弥漫,生怕自己一扭头,那个魔王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狞笑着看着自己……

青黑色的夜空之中,一轮圆月如同碧盘。

终于,距离午夜还剩下了不到数十息的时间,人们抬头看去,那一盘圆月就像是挂在了黄鹤楼二十一层的塔尖之上一般,青黑色的天空静谧而又神秘,周围一片寂静。

邦邦邦邦!

清晰的打更之声从远处传来。

午夜时分,终于到了。

就在这时——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指着黄鹤楼之巅。

这一声惊得所有人心中一颤,抬头看去的时候,顿时都长大了嘴巴,一颗心差点儿从喉咙里蹦出来,只觉得喉咙发干,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见那针尖一般的塔尖上,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青衣如玉的修长身影,黑色长发在夜空之中犹如黑色火焰一般随风跳跃,衣衫猎猎,仿佛是一面青色的旗帜一般飘荡激荡,又仿佛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一般俯瞰天地。

巨大的圆月犹如玉盘,将他的身影勾勒的更加清晰,犹如从月中走下来一般。

杀人魔王丁浩。

来自于北域的那个疯狂剑客,终于出现了。

真的出现了。

没有人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出现,就仿佛在午夜时分到来的那一瞬间,他犹如神明一般瞬间降临一样。

四周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那些之前叫嚣着只要一看到丁浩出现,就要立刻将其斩杀成为肉糜的武者们,都呆呆地站在原地,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自己都呆呆不敢出声,甚至有些人还第一时间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开来……

很多人都有一种极为奇异的错觉。

仿佛这一刻出现在黄鹤楼之巅的那青衣少年,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之下,浑身散发银色光辉,并非是一个阴森恐怖的杀人魔王,而是一位临尘降世的谪仙一般。

丁浩的目光,平静而又淡漠。

他低头俯视,月亮光华一般洁净璀璨的眸光,缓缓地扫过下方黑色海洋一般的人群,在这一瞬间,几乎没有人敢和他对视,目光过处,皆是低下的头颅。

丁浩的嘴角,露出一丝翘起的弧度。

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探,毫光一闪,那柄锈迹斑斑的锈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锈迹斑斑的剑刃一震。

咻!

红色剑芒一闪而逝。

黄鹤楼第二十一层的塔顶,被剑芒无声无息地齐地被斩下。

丁浩反手一挥,长袖飘摆,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楼顶飞起来,像是一片轻飘飘的落叶一般,落在了远处百米低处的地面上,整个塔顶没有丝毫的破碎,也没有溅起丝毫尘土。

整个过程潇洒若仙人一般。

丁浩就这样手握锈剑,站在黄鹤楼之巅。

没有了楼顶之后,塔顶第二十一层楼台裸露出来,变成了一个三四十平米的平台,青石地面反射着皎月的银光,看起来就像是高耸在天地之间的擂台一般。

“不是要找我报仇吗?谁先来?”

声音不大不小,却蕴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冷静和威严,清晰地落入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直到这个时候,黄鹤楼周围无数人群,仿佛才从一场奇怪的梦中惊醒,渐渐地从那种惊愕恐惧的气氛之中恢复,人们被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激怒了,不知道谁第一个喊了一声,接着瞬间就像是一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湖水之中,顿时不可遏止地喧哗嘶吼了起来。

“恶魔出现了!”

“不要让他跑了……”

“杀了他!”

周围的人群,顿时都大吼了起来,抬手之间,锵锵锵便是一片抽刀拔剑的声音,夜色下火把照耀之下,一片反射着火光的刀光剑影,寒气森森,所有人都拿出了兵器,将整个黄鹤楼,围得水泄不通。

虚空之中,也闪烁着若有若无的铭文脉络。

这些千奇百怪的像是蜘蛛网一般的光纹,将黄鹤楼周围的空间都封锁了起来,远处四面冲天而起一道道光柱,可怕的气息弥漫开来,形成一层层的透明光罩浮现,将黄鹤楼所在的空间,里里外外也不知道封印了多少层。

这些阵法结界是早就准备好的。

一旦丁浩现身,就会被各自的操控者立刻激发,里里外外至少有四十五层各种各样不同的阵法和铭文结界,层层叠叠,将这片空间变成了一个不可穿越的监牢一般。

来了,就再别想走。

汇集在这里的中土神州高手强者们,做了各种应对之策,早就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将丁浩这个来自于北域的杀人狂魔留下来。

“恶贼,还我父亲和弟弟的命来!”

光焰闪烁,有人按捺不住,终于第一个跃上了二十一层黄鹤楼之巅,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素白的孝服,眼睛通红,喷出火光,手握一柄奇异的黄金长刀,死死地盯着丁浩。

“报上名来。”丁浩平静地问道。

“晋州城中【血衣帮】帮主华天云,便是我父亲,华云飞是我弟弟,云梦泽之夜,你和金蝉子破碎金船,杀了我弟弟,后来在汴州荒野之中,你又杀了晋州武者共计一百三十四人,其中便有我父亲华天云,怎么,恶魔,你不敢承认吗?”

这年轻人咬牙切齿地大喝,手握长刀,缓缓地逼近。

丁浩回忆,略有一丝印象。

救出妙音之后的第二日清晨,的确是有数百个武者追杀自己和金蝉子,其中一位头发金黄犹如雄狮一般的老者,自称是【血衣帮】的帮主。

不过当时自己和金蝉子、妙音三人第一时间离开,并未杀这些人。

难道这些人在自己离开之后不久,就被人杀了?

“恶魔,纳命来!”

年轻人早就等不及了,根本不容丁浩解释,一刀劈出,金色的刀芒犹如实质一般,划破了夜空,罡风飙射,极为强横。

丁浩也并未选择解释。

他左手屈指轻轻一弹,

叮的一声轻响,那金色刀芒就被弹的支离破碎溃散了开来,接着丁浩双指一夹,年轻人含恨劈下来的黄金长刀就被轻松地夹住,任他如何奋力挣扎,丝毫不能动弹。

“你弟弟死于【妙欲斋】之手,至于你父亲,我也没有杀他,我想你是找错仇人了!”丁浩解释了一句。

“呸!恶魔,敢做不敢当,不是你还有谁?修要狡辩,今天我必杀你。”年轻人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去。

丁浩微微摇头,手指一翻。

金色长刀瞬间如草芥一般被轻松折断。

“可怜的蠢货,连仇人都查不清楚,还想报仇,下去好好冷静吧!”

丁浩懒得和他再解释什么。

左掌一掌闪电般地击出,狱冰玄气爆发,梦幻般的色彩浮现,一条冰晶神龙幻化出去,击在这年轻人的胸前,顿时将他击的倒飞出去,跌落了二十一层黄鹤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