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673、无人是其三合之将

双方的差距是在是太大。

丁浩算是手下留情。

这一掌就算是将其击飞,落在地上也未受伤,不过狱冰寒气却是侵入到了他的体内,至少一两天之内他玄气凝结不畅,再也无法和人动手了。

“想要找我报仇,你的实力,还差的太远太远。”

丁浩站在塔巅,语气冰冷之中带着不屑。

年轻人又恨又怒,气的吐血,可惜无法聚气,再也登不上那二十一层高楼。

这一切在兔起鹘落之间发生,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丁浩右手扣着长剑,犹如月夜下的神王一般,俯视下方。

片刻的寂静之后,所有人都被激怒了。

实在是太嚣张了。

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出手伤人,还敢如此挑衅,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吗?

“杀了他,宰了这个恶魔!”

“我中土神州的武者,岂能容一个北域狂徒如此嚣张?”

下面的人群之中,有人隐藏在暗处,煽风点火,不断地大吼大叫,挑动着所有人的情绪,声音从各个方位传来,游走不定。

丁浩释放出神识,不断地观察。

又有人影闪烁。

四个身影出现在了顶层楼台上,从四面将丁浩包围住。

这四人同样都是穿着一身素白的孝服,头上缠着白纱,三男一女,英气勃勃,年纪都在二三十左右,浑身闪烁着玄气光焰,实力在一二窍武皇之间,倒也不差。

这四人的表情,和之前那年轻人差不多,满目仇恨,咬牙切齿,看样子恨不得将丁浩食肉寝皮。

“看来你们也有亲人,死在了我的手里?”丁浩目光在四人的脸上扫过。

“【汴州】城天星门王英、王强、王飞、王蓉四兄妹,来为父亲和兄长复仇,恶魔,你滥杀无辜,手中沾满同族鲜血,夜里睡觉可曾心安?”为首一人双目喷火盯着丁浩。

“吃得好,睡的香,我的双手很干净,因为我自从来到中土神州,还未杀过任何一个人。”丁浩正色地道。

“巧舌如簧,有人亲眼看到,是你仗剑行凶,还想狡辩?”四人之中的那女子杏眼圆睁,怒吼道。

丁浩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嘲讽:“真可怜,头发长见识短和胸大无脑这两点,你都占全了。”

“别和他废话,一起上,宰了他。”

四人的兵器都是精钢长枪,红缨如血,一起出手的瞬间,枪焰如蛇,红缨化作了猩红蛇信,爆响声之中洒下万道寒星,枪芒从四面刺出,犹如万箭齐发一般,呼啸破空。

夜空之中隐现四条巨型恶蟒虚影,血盆大口张开,猩红的信子和雪白的獠牙可怖无比,要将丁浩吞噬一般。

这显然是一门合击阵法。

兄妹四人心有灵犀,宛如一人,同时出手,将这门战阵的威力发挥到了极点,威势不可挡,远超一般武皇境界的攻击力,看的黄鹤楼四周的人群,纷纷都喝彩了起来。

“好,杀了那恶魔!”

“汴州天星门的【四象天星枪杀阵】果然是名不虚传!”

“好枪法,好阵法!怪不得可以称雄汴州数百年,可惜啊,当时天星门的老宗主若不是因为太心急,孤身一人去追杀这恶魔,又怎么会身死,今日王家四兄妹祭出合击阵法,可以为亡父报仇了!”

“若杀丁浩,天星门必将名声大震!”

无数人在这一刻大声喝彩,为王家兄妹掠阵助威。

但是数十息之后——

叮叮叮叮!

四声金属撞击的轻响从黄鹤楼之巅传来。

就看那漫天飞舞溅射的枪芒瞬间消失,怒吼幻化的巨大蟒蛇也骤然烟消云散,一切在瞬间戛然而止,四个惊呼声几乎是在同时响起,寒气大作之间,四道人影从黄鹤楼之巅坠落下来。

人影乍分。

丁浩依旧是静静地站在塔巅,面色平静,气息均匀,毫发无伤。

王家四兄妹却是吐着血坠落在地面上,表情愤怒,挣扎着想要冲天而起飞回塔癫厮杀,但是体表弥漫着薄薄的银色霜气,将他们体内的玄气力量彻底封印,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实力太差的,就不要再来自取其辱了。”

丁浩的声音,在夜空之中飘荡。

这一瞬间,最初的震惊之后,周围所有的人,都彻底被愤怒之火淹没了,上面那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恶魔侩子手,实在是嚣张到了难以容忍的程度,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接着又有数十人跳上黄鹤楼之巅,发起了疯狂的攻击。

但是他们却又很快地坠落下去。

这些人都不是丁浩的对手,被狱冰玄气封印了修为,无法再战。

人群越发的愤怒狂躁。

下方的武者们怒吼大骂,以各种言语挑衅,可惜大多数人的实力太低,见识了丁浩的强横战力之后,根本就没有勇气真的上去挑战。

“对付这个恶魔,没有必要将什么武道规矩,大家一起上,耗死他!”人群之中,有隐藏在暗处的居心叵测者,不断地煽风点火。

“是啊,这样下去,我们中土武道的脸,往哪里搁?”

“大家一起上啊,就不信他没有力竭之时。”

“这儿恶魔,敢来黄鹤楼,就是没有将咱们放在眼里,这口气不能不争啊!”

不断有挑拨的声音,从四面传来,游走不定。

不过也有一些人,却注意到了一些细节,为什么这个杀人魔王,这次在黄鹤楼约战,已经连续击败了数十名高手,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杀人呢?

“恶魔,我来斩你。”

大喝声之中,又是一个强者登临黄鹤楼。

这是一个鹰钩鼻的中年人,白面无须,身穿一袭黑袍,双目斜长,泛着凶光,腰悬长剑,中等身材,给人一种极为阴鸷的感觉,他是今天第一个登台之后,没有身披孝服的高手。

“报名。”丁浩仔细打量。

“哈哈哈,老子来自于晋州,名叫黎不悔,恶魔,你双手沾满人族鲜血,作恶多端,杀人无数,今天就叫你插翅难逃……”鹰钩鼻冷笑着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之前躲在人群之中,不断变换位置,煽风点火的人,你是其中之一吧?”丁浩的目光,突然锋锐了起来。

“你胡说什么……”黎不悔神色中闪过一缕惊慌。

“看你的穿着,并没有亲人死在我的手中,有什么资格,来找我报仇?”丁浩的目光更加严厉逼人了。

“我……就算我没有亲人被杀,但却亲眼目睹你残杀我中土武林通道,那血腥残忍的场面,我至今不能忘,我黎不悔乃是大好男儿,身为中土神州人族一员,当然有资格杀你!”

黎不悔义愤填膺震荡着玄气大声地道。

这一番话,激起了周围无数人的喝彩呐喊。

丁浩的嘴角,突然浮现一丝微笑,道:“你亲眼目睹我杀人?你确定是亲眼看到我,而不是别人?”

“哼,这还能看错?当然是你,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这张脸……就是你!”黎不悔斩钉截铁地道。

“好。”丁浩点点头,道:“那就让你再看一遍,我到底是怎么杀人的。”

话音未落。

丁浩一剑斩出。

周围所有人在这一瞬间,忍不住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一道难以形容的璀璨赤红晶莹的剑芒,从丁浩手中的锈剑里爆射出来,虽是银丝般的一缕,却有着撕裂了天地的气势,犹如闪电,犹如神怒,璀璨夺目,不可逼视。

光华一闪即逝。

胜负此刻已分。

“嗬嗬……你……你……”鹰钩鼻黎不悔僵立在原地,手中的长剑早就成了碎片,他一脸的惊骇和不可思议。

他一再观察确定,今日丁浩不会出手杀人,所以才登临挑战。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丁浩却出手再不留情。

犀利的剑芒,洞穿了他的身躯,夺走了他的一切生机。

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淡银色的冰层,像是剧毒一般从他的体内缓缓地泛出来,这情况无比诡异,转眼之间,黎不悔半个身躯,都被冻在了晶莹的冰块之中。

“不……你……饶命……”黎不悔惊恐万分地大吼。

“现在你告诉我,你真的亲眼看到我杀人?”丁浩一字一句地问道。

“我……我……我没有……我没有看到,我是胡说的,你饶了我……”眼看着那冰晶开始朝着自己的脖子头颅蔓延,他趋于崩溃,在死神的面前,他像是一个可怜的小丑。

“胡说?是有人让你这么说的吧?”丁浩目光灼灼。

“不,我……”转眼之间,那银色冰晶将黎不悔整个人都封印其中,冻成了一座人形冰雕,惊恐万状的表情,永远地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丁浩轻轻伸手,将冰雕推到。

嘭地一声,冰块破碎,连同其内冻结着的黎不悔一起,化作细碎的冰屑,彻底消亡。

“跳梁小丑,不知死活。”

丁浩声音清晰,在向某些人发出警告。

那些为了复仇而来的人,虽然糊涂,但毕竟也是受害者,所以丁浩才手下留情,只败不杀,而像是黎不悔这样的小人,为名为利,信口雌黄,颠倒黑背,扰乱视听,只有一剑杀之,才能心中大快。

即便举目皆敌,对这种人,丁浩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黄鹤楼周围,喧哗咒骂之声,一时为之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