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770、轮回天盘的异变

拔刀斋主神色凝重。

“又是一个乱世啊,神境强者的失踪,直接影响到了人族的气运,想要重建太古盟约,人族必须有新的神境强者诞生。”天枢大爷所有所思,目光在丁浩的身上掠过。

正在说话的时候,有城中的高手来向拔刀斋主禀告防务。

片刻之后,拔刀斋主返回,脸上带着歉意,道:“两位今天怕是走不了了,域门修缮进展缓慢,可能要一两日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丁浩心中略显失望,不过却笑着道:“无妨,那我们就在城中暂留一两日,以防妖族卷土重来,也许可以出一份力。”

又聊了几句,丁浩问道:“不知道刀主可有关于北域形势的消息?”

“传闻北域玄霜战神曾经现身过超天崖,超天崖一战之后,就此不见踪影,连玄霜神殿的人,都没有在见过他,不过天地之间,还有他的神之印记,有人断定,玄霜战神可能是受伤隐遁了起来,所以这段时间北域的局势,应该不是太稳定,只怕各大妖族都已经蠢蠢欲动了,”拔刀斋主道:“不过具体局势,我也不太清楚,中土一乱,各方消息都闭塞,天元城已经被围月余,几乎与外界隔绝了!”

丁浩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当晚,丁浩两人被安排在了城中一家酒楼之中。

原本各大强者所在的势力都一再邀请,不过却被丁浩婉拒,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人利用,而拔刀斋又是女子门派,不方便男子进入。

华灯初上。

前来酒楼之中拜会的天元城各方势力和强者络绎不绝,丁浩疲于应付,一直到午夜,才算是稍微安静了一些。

刚刚解了被围之厄的天元城并不静谧,城中灯火通明。

街道上依旧是行人如织,行色匆匆来往的武士来回巡逻,城中的许多富户商队,都在域门广场之外连夜排队,想要在域门修缮完毕之后,第一波离开天元城,免得被妖族卷土重来再度围困。

整个天元城中,人心惶惶。

邪月带着小黑狗、小蝶和大白虎一伙,入夜时分就出去,鬼鬼祟祟的样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以它们的实力,丁浩倒也不担心它们遇到什么危险,所以并未阻止。

天枢大爷躲在房中也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丁浩送走了最后一批拜访的客人,在门口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回到房中,在房间周围布置下了隔绝气息和警戒的铭文,然后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连番大战,又以魔刀击杀了两尊妖圣和数不尽的妖族强者,丁浩汲取了大量的纯净能量,身体之中玄气澎湃,早就到了晋升的临界点,若不是他白天一直都强行压制,只怕早就突破了。

此时丁浩不再压制玄气转速,体内经脉通道之中,玄气如雷鸣一般轰隆激荡翻滚,不断地冲击着新的经脉通道和穴窍。

只是一念之间,足厥阴第七经的第五个穴窍,轰然开窍,犹如大星一般绽放出璀璨光彩,透体而出,神奥莹润,这段时间充足的积累,让丁浩在电光石火之间,就晋入了下丹田五窍武王境界。

胸部中丹田的毕方之火玄气,虽然因为白日里催动魔刀而消耗严重,但是魔刀的反哺之力,也已经将这样的消耗弥补的差不多。

丁浩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大量从问剑宗后山地穴深渊中得到的极品玄晶石,在房间内布置下一个换玄阵法,以身如阵眼,将玄晶石之中的能量全部都纳入己身,终于弥补了所有的消耗,也顺利地进入了六奇脉五窍武王境界。

连续冲击两个穴窍之后,丁浩发现,体内的温润积淀还十分雄浑,当下一咬牙,继续冲击武王境界的第六个穴窍。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丁浩盘膝坐在床上,火焰和寒冰玄气不断地交替缭绕变换。

当身体被寒冰笼罩时,体内六十颗银色光点,如暗夜之中的六十颗寒冷冰冻的星辰一般,不断地变换闪烁,组成了一副奇异的星图,有神秘的力量溢出,不断地滋润改造着丁浩的身体。

而当身体被火焰笼罩时,体内同样是六十颗光点,不过颜色却换成了金黄赤红,仿佛是六十轮昊日恒星一般,如阳光普照大地,将丁浩的血肉骨骼、肌肤毛发都照的晶莹剔透,犹如火玉一般完美无瑕。

人体都十二正经,有一百零八穴窍,犹如十二条星河,一八零八颗星辰,暗合宇宙星象,内蕴阴阳玄机,隐藏着天地之间最大的奥秘和最强的力量。

若是将这所有的经脉穴窍都凝练完毕,就是仙之境界。

一念生,一念死,一念宇宙现,一念光暗起!

这就是【仙】!

是自古以来人族和妖族大能卓绝者追求的至高奥义和领域。

丁浩是【刀剑双圣体】,除了十二正经之外,还有六奇脉,体内有二十四条星河,二百一十六颗星辰,若是能够全部凝练,理论上甚至会超出【仙】的范畴。

一连冲击了四大穴窍,体内澎湃不止的玄气波动,终于稍微平缓了下来。

丁浩没有尝试继续冲击。

虽然【刀剑双圣体】并没有瓶颈的存在,但力量境界暴涨太快,终究不太稳固,一次连续晋升两个小境界,若是别人知道,已经是惊世骇俗的事情了,必须略微稳固之后,在进行下次提升。

由于这一次汲取了太多来自于魔刀反哺的力量,丁浩心中那种沸腾的杀意再起,逐渐有难以压制的趋势,丁浩运转【胜字诀】,以强横神识,涤荡心中的杀意,逐渐将其压制消弭。

结束这一切,丁浩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睁眼起身。

“原来天还未亮!”

来到床边朝外看了一眼,发现依旧是夜晚,街道上终于稍微安静了一些,来往的行人是看不到了,不过全副武装来回巡逻的武者高手,却依旧极多,天元城的防备森严。

不知道为什么,丁浩突然有些心绪难平,思维不由自主地变得纷乱了起来。

“据说圣人之境的强者,心血来潮,可以隐约感知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一旦有灾厄之事,都会心绪不宁,难道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丁浩不由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如今无尽大陆人族的局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

丁浩真的有些担心北域雪州那些亲朋好友的安危。

静静地站在窗口远眺,寒冷的夜风卷着雪花吹进窗口,空气之中有一种萧瑟肃杀之气,丁浩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他关上窗户,返回床上,和衣而睡。

也许是这段时间连续征战,实在是太累了的缘故,躺了没有多久,丁浩竟然就昏昏沉沉地熟睡过去,呼吸均匀,只是眉头依旧紧紧地皱着,仿佛在做什么噩梦一般。

他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熟睡之后,六色微光一闪,【轮回天盘】突然自动出现在了头顶,悬浮在虚空之中,那个淡灰色的小光门,释放出一道道光圈,将丁浩笼罩在了其中。

一扇无形的门,在这一瞬间悄悄地打开。

……

“这是什么地方?”

丁浩无比讶然地看着四周。

天空之中翻滚着暗黑色可怕的云层,犹如悬挂在头顶的黑色河流一样,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但是耳边却偏偏听不到丝毫的声响,仿佛是到了一个无声的世界之中一般。

脚下的大地,似是荒漠,又似是隔壁。

到处都是寸草不生,被暗黑色的氤氲笼罩。

光线昏暗,天地辽阔,无边无垠。

丁浩发现自己像是蒲公英一般漂浮在空中,就仿佛地面没有引力一般,远处有一条黑色的河流,破涛汹涌,一个个巨浪迭起,却在无声无息地流淌。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丁浩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天元城酒楼的客房之中,也许是躺在床上睡着了,可是一睁眼,却出现在了这个奇异的世界之中。

难道是被传送了?

不应该啊!

四下观察,这是一个无比寂寥荒芜的世界,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仿佛就是一个死去的世界。

到河边去看看……

当这个念头在丁浩的脑海之中出现,下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当真就瞬间出现在了黑色河流的上空。

根本没有动用丝毫的力量,这种感觉,就仿佛是黑色河流瞬间出现在了自己脚下一样。

丁浩也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河流之中奇异的景象所吸引了。

波涛汹涌的河面上,并非是只有黑色流水,丁浩震骇地发现,竟然有一个个模糊的人形身影,在水流之中挣扎起伏,随着流水的方向朝着不知名的远方漂流!

“有人?”

丁浩心念一动,瞬间就降落到河面。

黑色的河水向上伸起,自动形成了一个精美的圆形莲花站台,将丁浩承接在了上面,那汹涌的波浪只要靠近圆台十米的地方,就会立刻消弭安静下来,让他可以清晰无比地看到河中的景象。

这一看,丁浩顿时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