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819、来问剑宗找我

两大女强者给周围所有人的感觉,就仿佛是有两个恒星就要碰撞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天崩地裂。

“杀!”

【太初公主】率先发难。

所有的纯净圣洁能量球突然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了出去。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这种画面太过于震撼,就像是漫天星辰骤然陨落,要将一方天地都毁灭一般。

而谢解语正站在要被毁灭的这方天地之中。

“唳!”

神凰长鸣。

巨大的神凰双翼合围,将谢解语笼罩在了其中。

轰轰轰轰!

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出,瞬息震动虚空,仿佛有神灵在暗中擂动神鼓。

下一瞬间,还未等众人从瞬间的绝杀画面之中反应过来,凤鸣九天,一道紫红色剑光,从谢解语站立的位置迸发出来,犹如昙花一现,一闪即逝。

然后整个场面寂静了下来。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所有的目光,瞬间定格在了擂台上。

有风吹过,拂动了女子的长发。

谢解语静静地站在原地,手按着已经彻底安静下来的凤纹剑匣。

一缕奇异的鲜血,顺着她如白玉藕一般光华的手臂流下来,滴落在了地面,发出啪嗒啪嗒的轻响之声,那是淡紫色的血液,掉在地面的瞬间,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经过数十位圣级铭文师加持的擂台地面,立刻被灼烧出一个个坑洼,冒起青烟,仿佛那紫色鲜血是炙热的神炎一般。

而在她的对面,【太初公主】浑身上下却是没有丝毫的伤痕。

在她玲珑娇躯的周围,还有一层纯净的如月华般的能量罩,将她保护在其中,只有真正的强者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捕捉到,【太初公主】每击出一颗纯净星辰能量球,身边的护罩就越是雄浑强大,当所有的星辰能量球被轰击出去的时候,正是她的防御之力最强大的时候。

这简直就是无解的神通战绩。

丁浩在那一瞬间,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这位妖族公主的实力,有些诡异。

短暂的寂静之后,周围一片喧哗,看到谢解语受伤,许多妖族强者都已经按耐不住兴奋大吼了起来,这一击胜负已分,很明显【太初公主】要技高一筹。

人族阵营中是一片惋惜之声。

“输了……就差一点点啊,真可惜,还有机会吗?”阿金和身边的人族武者们扼腕叹息,生死擂台是不死不休,除非有一方主动认输,但是对于人族和妖族这样仇恨积淀了数万年的种族来说,这种场合之下认输,简直比死了还失败。

“还没输,继续看。”丁浩平静地道。

阿金和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丁浩的身上,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察觉到了身边这个青衫英俊年轻人的不俗,那种出尘的气质,无法模仿,且之前丁浩所说的一切都应验了,这更让很多人都明白,丁浩的目光远在自己等人之上。

听丁浩这么说,人族武者们都是精神一震。

……

“认输,还是战?”

谢解语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势,一团紫色的火焰从伤口之中迸发出来,白皙的肌肤瞬间愈合,连丝毫的伤痕都没有留下,那淡紫色的鲜血也全部挥发化作了火焰。

对面。

【太初公主】身边银色的能量护罩缓缓地散去。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间,之前一瞬间感觉到的犹如死亡镰刀勒住喉咙的可怕感觉还残存着一丝丝,没有人知道,她已经在死亡线上停留了一瞬。

她美丽的眸子里有一丝疑惑,皱眉道:“为什么留手?”

“因为你不是纯粹的妖族。”谢解语声音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波澜,道:“如果你要战,下一招我不会再留情。”

【太初公主】如水晶一般的眸子里一丝惊愕一闪而逝,略作思考之后,道:“你那一剑,我的【明月降临】之术还挡不住——至少现在还挡不住,所以这一战,是我输了。”

“那就好。”谢解语点点头。

凤纹剑匣化作了一团红光没入她的掌心,身形一晃,她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擂台之上,化作了一道紫红色的光焰,一闪即逝,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竟是直接离开了战神广场。

这一幕让无数人都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许多距离擂台远一些的两族强者,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战斗还未分生死,但人族参战者却已经离去,难道是因为怕死而逃了吗?

顿时一片嘘声和骂声响成一片。

然而还未等妖族阵营沸腾太长时间,空中响起了妖族至尊的声音,平静之中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绪,淡淡地道:“第二战,雪州人族胜。”

轰!

这话像是一颗炸雷落在了人群中。

两族生灵脸上的表情对比之下显得无比丰富,许多妖族高手强者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是被鞋底狠狠地抽了一般,而人族强者原本失落的表情瞬间转变成了错愕和难以置信。

人族……赢了?

谢解语赢了?

除了少数修为高深的圣级强者强者之外,很多人都对这个结果无法接受,明明受伤的是谢解语,而【太初公主】身边的还有强横无匹的守护光罩,怎么结果却颠倒了?

但又没有人敢怀疑妖族至尊的话。

到底这其中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奥秘?

许多人都看向了身边的同伴,等待有人说出答案,但看到的都是一张张面面相觑的脸。

“【太初公主】的能量防护罩,实际上已经被攻破了,只是谢解语的那一剑,从剑匣之中暴起倾泻,犹如仙光,出剑太快太凌厉,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然后又瞬息收剑,几乎没有人捕捉到,其实刚才是谢解语留手了,如不然,只怕此时【太初公主】不死也是重伤了。”

丁浩轻声低解释道。

阿金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如此。

“哼,胡说八道,满口胡诌,”那位紫灵宗的黑衣瘦高年轻人虽然已经信了几分,但仍旧不屑地挑衅道:“那种圣级境界的对决,岂是你所能看透?还在这里招摇撞骗,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信你才怪。”

这话让一些人脸上重又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丁浩没有再做任何的解释争辩。

没有必要。

看到丁浩不语,那黑衣瘦高年轻人心头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以为丁浩被自己揭穿心虚了,又挑衅似地笑道:“做人呢,还是要谦虚一些,不要到处充大尾巴鹰,好像自己什么都懂一样,像你这样招摇撞骗的人,我见得多了……”

话音未落。

“老爹,你怎么躲在这里啊。”一个奶声奶气的童声传来。

却见人群之中挤出来两个两三岁的小屁孩,说话的是一个粉雕玉琢,像是瓷娃娃一样的小丫头,可爱到了极点,身穿白色袄裙,质地绝佳,一看就是出身于高贵名门之家。小丫头身后跟着一个憨态可掬的胖小子,一身白乎乎的肥肉像是雪球一样,身上还有一股醉人的奶香。

“呃,你们怎么来了?”丁浩没想到这两个小祖宗竟然挤到人群中找到了自己。

“师傅,我们来给你加油,待会儿第三场生死擂台,师娘说如果你赢得漂亮,晚上回去会给你一个惊喜。”任我行奶声奶气地道。

可这话说的也太暧昧了。

丁浩恨不得立刻将整个天然萌的小胖子嘴缝上。

但是周围人都笑不出来。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小肉球任我行的话,捕捉了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待会儿的第三场生死擂台站,竟然是由眼前这个青衫年轻人出战,也就是说,这个青衫年轻人至少也应该是和【狂刀】张凡以及【凤凰女】谢解语一个级别的强者。

这……

一些人当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丁浩一弯腰将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知道有这两个祖宗出现,自己想要再平静地躲在人群中观战是不行了,于是转身离开,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阿金,道:“对了,小兄弟,我看你资质不错,又有一腔侠义心肠,既然无门无派,不如来我问剑宗。”

说实话,丁浩对这个叫做阿金的年轻人印象不错,也起了栽培之心。

阿金还未反应过来:“啊?”

“来问剑宗了可以找我。”丁浩笑着转身离去。

“找你?你也是问剑宗的人,这位大哥……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阿金一愣。

“丁浩。”

这两个落下的时候,众人眼前一花,抱着两个小屁孩的青衫身影已经消失。

“哦,原来你叫丁浩啊……”阿金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突然脑海之中一个机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顿时犹如被闪电劈中一般,彻底呆滞在了原地。

丁浩?!

他竟然是丁浩?

【刀狂剑痴】丁浩?

阿金懵了。

他身边所有的人族武者也都懵了。

旁边那个紫灵宗的黑衣瘦高年轻弟子瞬间都快给吓傻了,只觉得身体都木了,有一种窒息一般的感觉,天啊,自己竟然在这个大魔王的身边,连续说了那么多诋毁问剑宗的话,还试图当面挑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