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838、阿初

丁浩思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自己可能处于某种睡眠之中,所以才来到了【地狱道】,因为上一次自己进入【地狱道】,就是因为自己在天元城之中战败围城的妖族,略显疲倦在客栈中睡着之后。

如果在【地狱道】之中的自己,是睡着之后的魂体或者是思维的话,那此刻的自己,显然也是魂体或者是思维意念体。

因为在从【地狱道】来到这个奇异美丽世界的时候,并未有丝毫的不适,【胜字诀】产生的那种感觉,依旧和在【地狱道】时一模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丁浩眼眸之中精光一闪,已经猜到了大半。

和【地狱道】一样的世界,在传说之中,唯有六道之中的其他五道世界,这符合【轮回天盘】这件神器的威能。

可眼前这个美丽生机勃勃的世界,到底是六道之中的哪一道呢?

所谓六道,指的是【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罗道】和【天道】,其中【地狱道】丁浩已经见识过,其他五道却是还未领教,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丁浩如今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操控【轮回天盘】,所以也不知道除了【地狱道】之外,天盘之中的哪一道又开了。

就在这时——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厮杀嘶吼之声,各种各样的强横气息冲天而起,远处的山峦都震动了起来,地面破碎一道道的岩浆火柱爆射出来,炙热的赤色岩浆如同汪洋一般淹没了美丽的大地,山峦倒塌,简直就是一派世界末日的景象。

“怎么回事?”

丁浩一惊,正要仔细看时,突然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自己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开始朝着更高的天穹飘去,转眼之间就失去了意识……

……

……

“阿初,还没有醒吗?”一位身穿着青草蓑衣的老婆婆推开门走了进来。

阿初是一位十二岁的少女,身体有些单薄,脸颊削瘦,有点儿营养不良的样子,一头淡黄色的柔软长发用一根草茎拴起来,身上披着一条亚麻色的宽松袍子,唯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像是黑宝石一般闪烁着明亮的光彩,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份与别人不同的神采。

听到阿婆的声音,阿初连忙站起来,道:“药婆婆,他还没醒呢。”

在阿初的身后,青木硬板床上,躺着一位英俊的年轻人,双目紧闭,呼吸匀速绵长,像是陷入了漫长的美梦一般,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这都整整躺了三个月了,只怕他是醒不来了。”药婆婆怜惜地拉着阿初的纤细的有些过分的手掌,道:“阿初你这个傻丫头,别管这个陌生人了,让他自身自灭吧,在这荒莽大山之中,陌生人为部落带来的只有灾难。”

阿初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道:“药婆婆,他不像是坏人呢。”

“唉,你这个傻孩子啊,当年那个负心汉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你娘将昏迷的他背回来,没日没夜地伺候,整整半年时间,可最后呢?他还不是抛下了你娘和你们,消失无踪了?”药婆婆叹息着。

她从随着的草篮子里端出一个黑乎乎的药炉,来到床边,敲开那熟睡着的少年的嘴,轻轻地惯了下去。

药婆婆看起来像是有七八十岁,一头白发素洁如雪,连眉毛都是根根银白,但皮肤却包养的极好,皱纹不多,光滑紧致,面色红润,简直就是鹤发童颜。

一抹黯然之色从阿初的大眼睛里闪过,她勉强地笑道:“也许阿爸是遇到了麻烦,暂时不能回来……”

“暂时?你妈等了他整整十年,一直到闭眼的那一刻,都在念叨着他的名字……唉,可怜我天荒部落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却要遭受这样的折磨。”药婆婆将所有的黑色药汁都灌倒了那沉睡的英俊年轻人口中,起身收拾好了东西,站起来朝木屋外面走去。

阿初美丽的大眼睛里,已经弥漫了一层雾气。

这个话题,永远都是她心中的痛。

虽然部落里很多人都认定是那个人背叛了妻子和儿女,但阿初却始终坚信,他一定是遭遇了什么阻碍和难题,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回到部落,回到母亲的墓前解释清楚一切。

“唉,可怜的孩子……”药婆婆叹息着离开了房间。

她在心中祈祷,阿初千万不要步了她娘的后尘,在阿初三个月之前,在部落之外的荒野之中背回来这个英俊的有些不像话的陌生男子的那一天开始,曾经发生在阿初娘身上的故事,仿佛重新轮回,药婆婆在阿初看向那昏睡之中的男子的目光了,看到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神采,和她娘当初一模一样。

金色的阳光从窗棂之间照射进来,让整个小木屋多了一份温暖。

阿初回过身来,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英俊年轻人,眼眸里泛过一丝担忧,自言自语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药婆婆是整个天荒部落最好的巫医,她开的药,就算是垂死的黄牛,都能瞬间活过来,可你吃了整整三个月的药,为什么就不醒呢?”

金色的阳光照射在那沉睡的年轻人脸上,勾勒出完美的弧线,仿佛是一尊沉睡的神祇一般,阿初呆呆地看了半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转身收拾好了房屋之中的一切,推开门就要走出去。

就在这时——

“嗯……”一声轻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阿初削瘦的身形一震,眼里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第一时间转身,就见躺在青木硬床上的那英俊年轻人,身体微微动了动,呼吸急促起来,然后眼睛缓缓地睁开。

那一双星辰一般的眸子,在睁开的一瞬间,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旋即茫然变成了警惕和震惊,身体猛地一震,想要从床上翻身起来,却因为身体虚弱,只是动了一下,并未起身……

“别动,”阿初在做出的惊喜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床边,轻轻地按住刚刚苏醒的年轻人,道:“你已经昏睡了三个月了,身体太虚,不要乱动。”

年轻人眸光一凝,定格聚焦在了阿初的脸上。

在那么一瞬间的时光里,阿初骤然觉得自己身上一冷,仿佛有什么极为可怕的猛兽盯住了自己就要做出攻击一般。

但在电光石火的下一瞬间,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好看温暖的微笑,。

这种微笑是如此的温暖人心,简直令人陶醉,以至于阿初可以肯定自己刚才感觉到的那恐怖感觉,一定是只是错觉而已。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年轻人安静地躺在床上,没有再动弹,而是笑着问道。

真好听的声音呢。

阿初红着脸道:“这里是天荒部落,我叫纳兰初,大家都叫我阿初,三个月前,我在部落巨墙之外的荒野中发现了昏迷的你,把你背了回来。”

年轻人静静地想了一会儿,似乎是想通想起了什么,笑着道:“谢谢你,阿初。”

阿初轻轻地嗯了一声。

年轻人深呼吸,胸膛极有节奏韵律地上下起伏,木屋里突然有了风声,融合的气流打着漩儿,掀动了阿初的亚麻长袍,她脸色微微变了变,因为有一种清晰的力量在汇聚。

然后年轻人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和刚醒来时候那种虚弱无力的状态比起来,此时的他仿佛完全恢复了精气神,动作虽然缓慢,但是却极为平稳,起身站在地上,轻轻地伸了个懒腰,浑身传出噼里啪啦爆豆一般的爆响之声,隐约之间,还有龙吟虎啸之音。

阿初轻轻地后退了一步,来到了门口。

年轻人察觉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脸上露出了温润的笑容,道:“阿初,别害怕,我不是坏人……”稍微顿了顿,又道:“我的名字叫做丁浩,很高兴认识你。”

丁浩?

很好听的名字呢。

阿初低声答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丁浩活动了一下身体,神识内视,检查体内的状况,却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原先澎湃汹涌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玄气,此时竟然只剩下头发丝一样的一点,在已经开垦的穴窍经脉之中流转,不论是胸部中丹田还是腹部下丹田之中,玄气种子都饱满莹润,但却无法像是以前那样,输送出源源不绝的强横玄气来进入玄气通道。

一身实力,被压制到了先天以下。

连这一幅身躯原本就该有的肉体之力,也变得有些孱弱,这种感觉,就像是前世重感冒之后那种头重脚轻的味道,有一种难以控制的虚弱。

为什么会这样?

丁浩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疑问,神识如潮水一般释放出去,感受周围的一切,很快他就惊讶地发现,周围天地之间蕴含着奇异的力量元素,而与无尽大陆之上力量法则截然不同的法则之力,蕴含在天地之间。

他记得自己之前曾在【地狱道】,又去了那个神秘的血色美丽世界,最后意识模糊,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个简陋的小木屋里,看到了眼前这个过于瘦弱的大眼睛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