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856、前尘往事

红胖子肚兜娃娃用一种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丁浩,鄙夷地道:“你还不明白吗?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它们等待了你数千年,你早就该来了。”

丁浩心头微微一震,一道闪电在脑海之中闪过,想到了一个可能,声音顿时颤抖了起来:“你是说……这个山门遗址,是我的父母……它们……”

“天底下除了父母,还会有什么人,会傻到耗尽自己的一切,为别人准备这么好的东西?”红胖子肚兜娃娃感叹了一声,又道:“当初丁圣叹和雨倾城为了打造这个山门,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精力耗费了多少心血,将这里当做是儿女的蛰伏之地,因为他们知道,神庭一定不会放弃对于自己和后代的追杀,建造这片洞天福地,进可培植势力席卷天下,退可偏安一隅躲开追杀,不论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起码可以保全一对儿女的性命。”

丁浩彻底呆住了。

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在心头不可遏制的弥漫了开来。

能够让这个流里流气的【遁天石匙】感慨,可见当年丁圣叹和雨倾城夫妇,为了营造这片山门,花费了多少的心血和精力,历经了怎么样的艰险困难,这样神奇恢弘的山门,要依靠两个人的力量建造出来,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目光在周围那漂浮的山峰和流淌的瀑布之水山掠过,泪水突然模糊了丁浩的双眼。

这是一种发自于血脉和灵魂深处的悸动,隐约之中,丁浩模糊的双眼,仿佛能够看到当年那一对风华绝代的男女,亲手炼制浮峰,亲手雕刻石像,一砖一瓦地建造楼阁石殿,不论是风云雨雪还是炙热严寒,他们连一秒钟都没有休息……

“丁圣叹和雨倾城两人,花费了千年时间,修筑这山门,这里的一切,几乎蕴含了他们一生之所学,为了搜集那些神矿和神草,他们出入禁地,与洪荒神兽斗,与天地法则斗,与神庭追杀大军斗……到了一千年之前,这里的一切最终建好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是伤痕累累,消耗过度,白发斑驳,快要灯枯油尽了……”想起当年那段时光,【遁天石匙】也有些唏嘘。

它曾经是这对夫妇身边最亲密的朋友,亲眼目睹过一切,那段岁月里面,那对风华绝代的夫妇曾经付出过的一切,让铁石心肠的它,也为之动容。

甚至到现在它都无法理解,这些生物之间的那种叫做父母之爱的东西,为什么会这么可怕,足以让人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

“那他们人呢?他们现在去了哪里?”丁浩急切地问道。

终于有了父母的消息了,不再是偶尔看到一些当年父母遗留下来的死物,而是一个有智慧的存在,在自己眼前说起了曾经的往事,那些挡在眼前障目迷雾,似乎就要揭开了。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以来,丁浩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想念他们,无时无刻不想要找到他们。

丁浩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红肚兜胖娃娃。

“我也不知道。”【遁天石匙】很干脆地摇头,道:“你应该知道啊,在见到你之前,我已经沉睡了数千年,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距离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已经是一千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丁浩一怔,心中涌起无限的失望。

不过他心中很快就浮现出了一丝疑惑。

因为泪听禅说过,在神恩大陆之上,距离当年大神子被判处神庭之事,才过去了十五年的时间,可【遁天石匙】口中所说的一切,却是千年之前的事情,这从时间上来说,明显矛盾重重。

“这里还是在神恩大陆之上吗?”丁浩试着问道。

红胖子肚兜娃娃点了点头,道:“当然是在神恩大陆之上啊,环形六大陆,除了神恩大陆之外,其他五大陆都不是最佳的修炼之所,以丁圣叹的眼光,自然要将这造化山门建造在神恩大陆,事实上,这里正是位于【瀚海森林】之中,距离你第一次出现的【天荒部落】,并不是很远。”

“这怎么可能?【天荒部落】周围几乎都转了一圈,没有看到这些浮峰的存在……”丁浩有点儿惊讶。

“哈啥,丁圣叹和雨倾城是何等人物,他们布置下的阵法,别说是看到,就算是你靠近到跟前,也无法触摸到这造化山门的存在。”红胖子肚兜娃娃很是骄傲地道。

“好吧,就算是这样,但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丁浩点点头,道:“时间上……”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遁天石匙】又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神态,道:“当初丁圣叹的手中,掌握着一件极为逆天的神器,名曰【岁月石梭】,可以穿梭时间长河,躲避追杀,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在东方神庭的追杀之下,一次次逃生的原因。”

【岁月石梭】?

丁浩微微皱眉。

记得自己当初从伪神城市的金色光源那里得到的一段记忆之中,丁圣叹曾经为八皇子铸造过一把名曰【斩岁】的神剑,这把剑就蕴含着岁月时间之力,八神子以这柄剑刺入丁圣叹的体内,想要以岁月之力击杀丁圣叹,却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原来是因为丁圣叹有【岁月石梭】这等神器。

穿梭时间,这的确是无比逆天的神通。

但另外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如果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可以穿梭到当初神都惨案发生之前,改变这一切,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事情发生……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丁浩觉得有些头疼。

以丁圣叹的智慧和力量,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他一定也可以想到,没有那么去做,肯定是有着特殊的原因。

穿越到数千年之前,建造这样一个钟天地之灵秀的造化山门,这想来也只是丁圣叹的布局之一吧,为了自己的后代,付出这样的心血,也只有身为父母者,才会不计回报付出这样的艰辛。

“那你的意思是说,也许现在我的父母,还在利用【岁月石梭】的神通,隐身在某个时空阶段,暂时还很安全?”丁浩反问道。

红胖子肚兜娃娃的神色,略微严峻了一些,道:“恰恰相反,他们现在的处境,应该比之前危险了无数倍,因为丁圣叹现在已经失去了【岁月石梭】。”

“失去了【岁月石梭】?怎么会……”丁浩大急。

“不然你以为我是从哪里来的?”【遁天石匙】道:“我只是【岁月石梭】的一部分,早在一千年之前,【岁月石梭】就化作了数百个碎片,散落在了不同的空间和地点,纵然是神器,频繁使用它的力量,也会耗尽它的寿命。”

竟然会是这样……

丁浩恍然大悟。

他突然明白,无尽大陆上那些【遁天石匙】,实际上都是【岁月石梭】的碎片,虽然它们只是神器的一部分,但是却也具有一定的威能,可以穿梭时空,启动那棋盘阵法,将人从无尽大陆传送到神恩大陆。

眼前这块【遁天石匙】明显是个小孩子的性格,经不住激将,丁浩又连续套问了一阵,将许多之前的疑惑都解开了。

和他猜测的一模一样,问剑宗后山的那个棋盘阵法和神秘山洞之中的东西,都是丁圣叹夫妇所留。

而他们留下这些东西的目的,正是为了自己的后代。

早在很多年之前,这对夫妇就曾到过无尽大陆,由于有【岁月石梭】这样的神器,他们依旧可以回到无尽大陆很久很久之前的岁月里,和伪神城市的金色光团结下友谊,他们不断地来回穿梭在不同的时间段,就是为了能够寻找一个何时的时间和地点,将自己的儿女安置下来。

至于最终为什么会选择问剑宗这样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或许是有着他们自己的特殊考虑吧。

或许和地穴深渊之下那【六道仙门】有关?

丁浩曾在地穴深渊的底部,发现了丁圣叹的一只护臂,说明当年他去过那里,不过以【六道仙门】的年代和神秘,应该不是丁圣叹留下的门,而是有着更加神秘的历史。

丁浩心中终于有所了然。

所有的一切,似乎逐渐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很多东西从一开始就注定,这么说来,自己进入后山地穴深渊那神秘山洞,也并非是绝对的偶然,其中一些事巧合,也有一些是父母事先的安排,若是当日自己不冒险去后山摘采草药而坠入山崖被卷进神秘山洞,只怕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让自己得到神秘山洞之中的神藏。

这么说来,莫非刀祖和剑祖的存在,也和父母有一些关系?

这两个老怪物肯定知道什么,但却一直都不愿意透露。

棋盘阵法是当年父亲丁圣叹所镌刻,也是留下的一道通往神恩大陆的门,也许他也是希望,有一日自己可以回到神恩大陆,回到这个真正孕育了自己的地方,找回曾经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