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50、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

是谢解语。

当初她也通过问剑宗后山的棋盘传送阵法,来到了神恩大陆,之后虽然丁浩也曾多方打听,但却没有任何的消息,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样的时刻,突然现身,夺到了一颗仙药药引。

丁零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

煮熟的鸭子……不,是煮烂的鸭子竟然飞走了。

他简直快要愤怒的爆炸了。

“何方妖女,贱婢,你这是找死,快还我宝物。”他毫无人类感情的声音在虚空之中轰鸣,双掌一推,恐怖的劲波在他身前扩散,然后就看一道直径三四米粗细的毁灭青蓝色电浆爆射向谢解语。

“仙药,有德者居之,你,不配!”谢解语的声音清脆中带着一股仙气,雍容华贵,风吹动她的长发,赤红色战衣衣袂作响,有一种难掩的上位者气息。

她纤纤玉手反手连续在背上真凰剑匣中,以幻影一般的速度抽了三次。

每一次都抽出一柄长短不一的华丽红色宝剑。

女武神手中捏出一个奇异的剑诀,瞬间这三柄奇异宝剑,与之前她手中的华丽细剑组合在一起,竟是变成了一柄全新的宝剑,足有三指宽,剑吞如凤翼一般,有一股淡紫色的混沌氤氲在剑身闪烁。

谢解语手握宝剑,随手一划。

顿时虚空中裂开一挂天河,紫色混沌之气分裂一切。

丁零击出的青蓝色电浆巨柱,像是葵花杆一样被轻松地从中间绽开,分裂成为两段,左右擦着谢解语身边大概一米多的距离,射入了她身后远处的地穴虚空之中。

这足以击杀半身强者的恐怖一击,竟是被女武神轻描淡写地破掉,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势。

一头真凰虚影,在谢解语身后环绕,释放出来自于上古洪荒的恐怖气息。

“这是谁?”

“一个可怕的人族强者?”

“不对,她身上似乎带着一丝丝兽族的气息,难道是兽族的新生代强者?”

“真凰之力,难道是传说之中已经灭绝的兽族凰族的后人吗?”

可怕的战斗引起了一些暗中观察着战场的各方强者的震惊。

“贱婢,还我仙药。”丁零身化雷电长河,卷起汹涌的雷电琼浆,朝着谢解语倾覆而去。

与此同时,鲛人族和羽族的强者们也都疯狂了,潮水一般朝着谢解语涌去,想要重新夺回仙药药引。

“留下仙药。”银色羽翼年轻人振翅,漫天银炎席卷天地,形成了一片火海,恐怖的炙热之力炙烤的虚空都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汪洋审判!”金鳞鲛女挥动战戟,黑色海水漩涡出现在头顶,分出一道道水柱海龙,要围杀谢解语。

“先离开这里。”丁浩大喝,一道道透明剑意无止尽地倾泻出去,春夏秋冬四种力量,直接爆射入混乱的人群中,顿时激起一片片血花白骨。

丁浩此时的外貌,乃是易容变化之后的样子,虽然也是偏偏英俊公子,但和本来面目却有些不同。

但谢解语仿佛是知道丁浩的真正身份一样,竟然配合的十分默契,两人并不和强者对决,杀入羽族和鲛人族群中,制造混乱,霎时间无数异族强者陨落。

……

“这些家伙打的差不多了,你快上。”邪月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用爪子推了推杂毛老向导。

“再等等,我觉得机会还没到呢。”杂毛老向导装死。

前面的战场上,半柱香之前有五位战力被压制到了半神境界的初阶神境强者在疯斗,此时却已经只剩下了其中三位,其他两人一位陨落,另一位重伤逃走……

剩下的三人之中,一人是神庭之人,另外两人应该是来自于其他宗门的老怪物。

原本其他宗门根本不敢和神庭对抗,但在这样千古罕见的机缘面前,所有人都撕破了脸皮,三个人打出了真火,根本就是在生死相拼。

“你他喵的给我装死,再不动手就没有机会了……”邪月急了,怒道:“你再不出手,信不信要咬死你!”

“你这是在虐待我,我要去东家那里控告你……”在邪月大魔王的淫威之下,杂毛老向导最终屈服。

他不得不出手。

这一次他取出了整整四根红色的奇异小钉子,闪电一般插在了自己的眉心、后脑、心脏和大腿上,然后整个人的气息顿时悄然发生变化,有黑色的硬毛如钢针一般出现在肌肤表面……

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他体内缓缓地酝酿了出来。

嗖!

他化作了一道黑色流光,速度快到了极点,朝着战圈中心飙射而去,在那里,一株像是小树苗一样的仙药药引,被几大神境强者释放出的各种力量困在其中,无法脱出。

杂毛老向导变身之后,速度真的是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如一丝黑色幽光,在地穴虚空中一闪即逝,即便是那三位神境强者,也在他冲到了仙药药引跟前。

“该死,滚!”

“找死!”

“杀!”

三声怒喝几乎是同时响起。

这三人的年纪都比较大,是老一辈的强者,进入神境之后很难再进一步,所以到了寿命快要结束的阶段,突破瓶颈无望,为了一株仙药药引几乎打破了头,为的就是依靠仙药来延长寿元,再多活数百年。

所以他们才斗得如此疯狂,动用了本源之力。

现在竟然有人偷偷摸摸地混过来想要虎口拔牙,瞬间三大神境强者都不可遏止地爆怒了,竟然齐齐停止了争斗,同时施展神通杀招,要第一时间碾压杂毛老向导。

“喵了个去!”杂毛老向导瞳孔骤缩,一着急嘴里冒出来一句邪月大魔王的口头禅,从那小树苗一样的仙药药引身上撕下一片小树叶,塞到嘴里,转身抱头鼠窜。

“孽障,偷我仙药,给我去死!”头发花白的神境强者被气的够呛。

那小树苗仙药药引一共才有六片小树叶,都是仙药的精华凝聚,结果这突然冒出来的猥琐小贼一伸手就摘走一片,简直让他心疼的滴血。

“杀了他。”另一位一脸皱纹体内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腐朽死亡气息的老神境强者也红了眼。

那一片树叶可以延长三百年的寿元,就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混蛋给顺走了,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一时之间,三大神境强者都疯狂地追着杂毛老向导砍。

“呃?”杂毛老向导顿时都急哭了。

不带这样玩的啊,怎么这三个老疯子这么经不住挑逗啊,我只不过是摘了一小片叶子,又不是把整棵仙药药引都夺走了,何必这么疯狂的追杀我啊。

“别追了,我只是路过,不小心路过的,我无心的,一片树叶而已,不要这么小气啊……”杂毛老向导连忙解释。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又摸出一根红色钉子,插在了自己另一根大腿上,速度加快了一点,间不容发地避开了一道刀芒,避免被从屁股上一刀剖开,但裤子却被撕裂,这下子真的成了光着腚裸奔了……

轰轰轰轰!

一道道可怕的劲风在他身后轰击,简直要毁灭虚空。

“喂,你们三个老头子,别追了,再追我可翻脸了啊……”杂毛老向导一边光着屁股狂奔一边扭头怒道。

轰轰轰!

蕴含着神境强者愤怒的刀光剑芒疯狂地轰击了过来。

“我去,有事咱们好好商量不行啊,你们太不讲究了,好歹让我先穿上裤子啊,都是有身份的人……”杂毛老向导亡命狂奔,苦着脸大喊。

但是他说话嘴太贱了。

三大神境强者被气得直欲喷血。

他们从未像是今天这样,这么想要抓住一个人将他撕成碎片。

另一边。

藏在死人堆里的邪月大魔王一看时机到了,再也不隐藏,背后黑色和白色的两对羽翼骤然张开,阴阳二气之力爆发,羽翼只是微微一震,下一瞬间,如瞬移一般,它就出现在了那颗小树苗仙药药引跟前。

它双翅如刀剑一般一斩,阴阳二气如同撕裂薄纸一般,将三大神境强者设置下的禁制撕裂,两只胖乎乎的钱爪子,抱住仙药药引就逃窜。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太快了。

快的简直超越了所有人的神经反应范围。

三大神境强者在仙药药引周围布置下了重重禁制,阻止仙药药引逃走,想要分出胜负之后再决定归属,一般人也根本无法破开这样的禁制。

但偏偏遇到了邪月大魔王和杂毛老向导这两个怪物,装死可以骗过神境强者,而且又能瞬间破开那些禁制,眼看着就要到手的仙药药引,就这样飞走了。

“喂,别追我了,你们这三个笨蛋,你们的东西被肥猫抢走了……”杂毛老向导指了指百米外,毫无义气地出卖了邪月。

三个神境强者一呆,扭头看到这一幕,顿时亚龇欲裂,气的吐血,一个个眼睛都快瞪碎了,如丧考妣般扭头就追下去。

但全力爆发的邪月大魔王真的是太快了。

尤其是那一对黑白色的羽翼,蕴含着阴阳二气,翅膀煽动之间,邪月的身形都模糊了,像是融入到了虚空之中,简直就是在穿梭虚空,瞬息就消失在了远处……

等三大神境强者追来,竟然失去了邪月的身影。

“啊啊啊啊,气煞我也!”神庭的那位老年神将强者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这个打击对他来说真的不小,今天为了进入这里,他可是在神庭内部做出了不少的妥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另外两个宗门的神境强者也气的吐血。

“该死的肥猫啊啊啊啊……”一人暴跳连连,突然一扭头看到了远处幸灾乐祸的杂毛老向导,突然杀机迸射,道:“这家伙和那肥猫是一伙的,先宰了他!”

三大神境强者一想,这厮当时似乎摘走了一片仙药树叶,现在追不到肥猫,先抓住这货夺过仙药树叶再说,一下子全都暴走了,朝着杂毛老向导杀去。

“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救命啊!”杂毛老向导一愣,下一刻吓得面色苍白,如丧家之犬一样疯狂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