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101、冲突·杀机迸射

“是问剑宗的弟子……红杉西院的人。”丁浩一眼就认出了打斗双方其中一拨人的身份。

【少年先锋队】成员们悄悄地隐身在巨石和树林之后,仔细观察远处的局势。

“怎么办,帮不帮?”王小七等人看向丁浩。

丁浩没有丝毫的犹豫:“帮,当然要帮。”五院虽然有竞争,但毕竟同为问剑宗的弟子,对外一定要站在一条战线上,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

问剑宗记名弟子心目中的女神李伊若,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

平日里最为注重仪表形象的她,此时浑身大汗淋漓,头发也已经彻底散乱,娇嫩的脸蛋和手臂肌肤,在逃亡的过程之中,被森林里的荆棘划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脚踝也崴了,传来阵阵剧痛,狼狈不堪。

但是,她还是得拼死战斗。

在她的身边,表哥李残阳手臂和腿部都已经中剑,血流不止,另一位朋友萧承宣脸上开了一条血痕,彻底被毁容,其他七八个同队的红杉西院弟子们,也都全部受伤,还有一两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被众人保护在身后。

最重要的是,已经有六位同伴,永远地倒在了眼前这群嚣张敌人的屠刀之下。

身边,不断有同伴中剑倒下。

李伊若又怒又恨。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自己惹起来的。

不过,也不能怪自己。

那个该死的清平学院的弟子,第一眼见到自己,就色迷迷地不断调戏,到了最后,竟然趁着自己不注意,想要下药将自己迷.奸!哼,衣冠禽兽的东西,居然还是号称雪州九大人类宗派之首的清平学院的天才弟子,真是无耻至极。

幸亏自己发现的早,没有遭受厄运,惊慌之下,一剑杀了那个色欲焚身的混蛋。

这一剑,可就惹下了大祸。

清平学院的试炼小队彻底翻脸,双方厮杀起来,红杉西院小队不敌对手,转眼之间就被连杀了几位同伴,不得已一路奔逃,却没有办法甩开这群无耻之徒,还被堵在了这个森林湖泊边上。

更加糟糕的是,求援讯号火铳,在奔逃的过程之中丢失,这下子,连向门派求援都没有用了。

清平学院,号称雪州九大人类宗派之首,满口仁义道德,想不到培养出来的弟子,竟然是如此卑鄙下流,凶狠毒辣,简直就是一群蛮不讲理的土匪。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机会,李伊若还会毫不犹豫地宰掉那个畜生。

只是,这个骄傲的小辣椒心里,也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些因此而死的伙伴们。

耳边传来一声闷哼。

李伊若扭头看去,只见表哥李残阳被对手一剑刺穿了肩头,身形摇摇欲坠。

她想要帮忙,却被两个嬉皮笑脸的清平学院弟子缠住,根本分不开身,从这两个对手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毫不掩饰的淫.秽光芒来看,李伊若明白,他们要活捉自己,无亲凌辱。

身边,不断有伙伴惨叫着倒下。

萧承宣腿部受了重伤,鲜血泉涌,却兀自不肯放弃,咬着牙苦斗,转眼之间,身上又连续中了几剑,顿时成了血人。

“住手,住手!”李伊若突然将手中的长剑扔掉,怒吼道:“你们要抓的人是我,是我杀了那个禽兽,我跟你们走,放过我的师兄弟们。”

第七章拔剑!化身杀神的丁浩

这一刻,平日里那个刁蛮、任性、刻薄的小辣椒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真正的勇敢武者。

甚至连李伊若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挺身而出这种愚蠢的行为,会是自己做出来。

李残阳和萧承宣两人重伤倒地,也像是第一次认识李伊若一样,呆呆地看着她。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李伊若耳边响起的是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问剑宗洗剑池边某位少年掷地有声的怒骂和喝斥。

下一刻,冰凉的长剑,搭在了她天鹅一般柔嫩的脖颈。

冰凉的剑脊甚至还拨开李伊若凌乱的外衫,在她露在外面的精致白皙的锁骨上,猥琐十足地蹭了蹭。

剑的主人,是一个面容英俊眼神阴柔的少年。

这少年大约十六岁左右的样子,原本异常英俊的面容,因为鹰钩鼻和阴柔的眼神而略显破坏了气质,闻言,嘴角划出一道残忍的弧线,灼热的眼神上上下下大量了李伊若一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朝后挥了挥手,道:“停手。”

这少年显然是清平学院一行十九人的主事者。

他一句话,其他人顿时都纷纷停手。

“小宝贝,如果#一开始如果就这么乖,就不用这么费事,#那些废物师兄弟们,也就不用死了。”英俊少年根本不但心李伊若等人逃走,撤回长剑入鞘,伸手捏着李伊若羊脂玉一般白皙的下巴,调笑道:“我说过,我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得了。”

李伊若双目喷火,怒目而视。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里,将问剑宗这群废物都给我绑起来。”少年收回手掌,放在鼻端轻佻地嗅了嗅,才转身发号施令。

“你……你刚才答应要放过他们。”李伊若又惊又怒。

“是啊,我答应放过他们,前提是……”少年盯着美少女因为愤怒而上下剧烈起伏的胸部,阴笑道:“前提是看#的一会儿的表现了,如果你乖乖听话,将我们师兄弟伺候好了,恩,那就放过他们好了。”

其他清平学院的弟子们,顿时一片淫笑之声。

说出去绝对难以相信,堂堂雪州第一大人类宗派的弟子,竟然会是一群淫邪之徒,会如此卑鄙无耻,简直比妖魔还要下作,而且更加卑劣的是,对于眼前这十几个清平学院的弟子来说,这种事情,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绝对不是第一次做了。

李伊若一张俏脸顿时变得煞白。

“无耻……畜生!禽兽!”重伤的李残阳愤怒地诅咒。

“哈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有权利享受一切,”英俊少年不以为耻,哈哈大笑,笑完,神色突然变得阴狠起来:“你们这群蠢货,你知道这小妞杀的人是谁吗?是穆天养穆师兄的亲哥哥,你知道这给我带来了多大麻烦吗?”

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不知道给你带来了多大麻烦,但是我知道,你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感觉到麻烦了。”

这个声音毫无征兆,但是却充满了赤裸裸的杀意。

“谁?”英俊少年扭头看去。

远处,丁浩从树林里缓缓地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