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1026、杀人还是放火?

“快来看看我设计的婚纱,怎么样?”小丁丁兴奋地在谢解语面前炫耀,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洁白色的镂空抹胸白纱婚纱,上面缀满了洁白的珍珠,长长的裙摆和曳尾,犹如盛开的白玫瑰一样一层层绽放,美丽的令人炫目。

谢解语前几天才听到婚纱这个概念,此时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婚纱。

嫁人为什么要穿这个?

她不太懂。

但看丁丁和丁浩两个人兴致勃勃异口同声地确定了婚纱方案,她就不再反驳了。

聪明如雪的她,这几天里不止一次地疑惑,丁浩和丁丁突然变得极为合拍,提出来了许多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的点子,就好像两个人同时长着一个脑袋一样,有一种难以理解的默契……

最近这段时间,传出来了太多太多的消息。

【仙凰宫】的消息网络非常灵通,当婚期传出之后,各方面的反应,几乎都第一时间被反馈了回来,包括晴川殿等人族宗门和天妖殿等妖族势力的各种动作,也都在监察之下。

这些消息让谢解语有点儿担忧。

她是在为丁浩担忧。

娶一个妖族圣女,对于任何一个人族来说都是禁忌。

可以想象,丁浩此时的身上到底承担着什么样的力量。

但丁浩却仿佛是没事人一样,完全沉浸在了关于婚礼的设计之中,他在这段时间里就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胸无大志、只有儿女情长的懒散浪子一样,仿佛完全沉浸在了对于即将到来的婚礼的憧憬之中,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根本不闻不问。

这和以前的丁浩相比,简直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换上看看。”丁浩从小丁丁的手里接过婚纱,递给谢解语,道:“小时候爸爸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看到我带着女朋友回去,穿着婚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丁浩想起了穿越前的事情,也不知道年迈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

“爸爸妈妈?他们在哪里?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过?”谢解语疑惑地道,这几天的丁浩有点儿怪怪的。

丁浩笑笑:“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们或许已经不在了……”

很快谢解语就换上了婚纱,款款走出来。

丁浩抬眼看去,瞬间整个人好像是触电了一点,静静地站在原地,半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卸下了战甲,换上了洁白色婚纱的谢解语,实在是美丽的惊人,一头紫红色的长发印衬下,她仿佛是不属于人间的仙子一样。

这种美丽令人窒息。

那一瞬间的惊艳,让丁浩呼吸都急促了。

谢解语甜甜一笑。

丁浩的这种反应,让她感觉到一阵甜蜜,尽管再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但在心上人面前还是会如小鹿一般忐忑。

“哇哦,姐姐你太漂亮了。”小丁丁也瞪大了眼睛,嘴角竟然流出了一丝口水,然后冲过来一口咬住丁浩的胳膊,含含糊糊地道:“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就要被你这个牛粪给霸占了!”

丁浩:“……”

正说话之间,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响起了苏青的声音:“丁师兄,宗门急讯。”

“苏师妹请进。”谢解语笑道。

苏青推门进来,看到一身洁白色婚纱的谢解语的瞬间,也为之失神,卸去战甲换上白裙的女武神简直有一种男女通杀的魅力。

“谢师姐,你真的好漂亮啊。”苏青情不自禁地道。

虽然白色婚纱的样式看起来很奇怪,完全不是无尽大陆的风格,但苏青也不得不承认,在这样一件长裙的勾勒之下,谢解语曼妙的身材和魅力被释放到了极致,一个女人的美好完全都展现了出来。

小丁丁还咬着丁浩的手臂挂在上面,像是个树袋熊一样。

丁浩无奈,只能任由之,抬手接过玉简,阅读了其上的信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点头道:“我知道了,传讯回去,一切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苏青答应着出去。

“丁浩,你在搞什么鬼,不会是恐婚吧?我警告你,可别到时候放我们的鸽子。”小丁丁想起了什么,终于松开口,擦着口水虎视眈眈地道。

丁浩微微一笑:“没事,只是为欢迎一些不速之客做准备而已,对了,我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

小丁丁拍着胸脯道:“没问题,说,是要杀人还是放火?”

丁浩哈哈大笑:“还真的是要杀人。”

……

……

妖神宫。

一位身姿曼妙的妙龄女子,浑身流转着纯净的自然能量,站在妖神云宫的门前,俯瞰下方的大地。

妖神云宫是一座建筑在云端的神殿,瑰丽奇伟,堪称是神迹。

这里也是妖族最负盛名的圣地神地。

自从数万年之前,北域妖神建立【妖神宫】这个北域第一妖族道统以来,妖神云宫就一直屹立在妖州的大地上,仿佛是撑天之柱一般,为北域妖族撑起了一片天地。

这种圣地,即便是一些妖圣巅峰存在,或者是一些妖族道统的掌门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临。

但这女子却如站在自家门口一样,静静地站着。

她的身体里有一股极为纯净的自然能量流转,这并非是妖气,让她整个人显得仿佛是从自然森林走出来的精灵一般,任谁看见她,都会产生一种呵护亲近之意。

正是妖族第一天女【太初公主】。

“原来是这样啊,我想我终于知道那一日,在擂台上胜我的人,是谁了。”她似是在自言自语,有一种恍然大悟的神色。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这可真是有意思,没想到那【凤凰女】竟然是【仙凰宫】的圣女,太初,你曾经和这位圣女交过手,怎么到了擂台上,反而还认不出来她?”一个身形柔弱的男子缓缓地从【妖神云宫】中走出来,嘴角带着奇异的微笑。

“我与仙凰宫圣女交手的时候,她戴着面具,所以后来在擂台上,并没有认出她,她的实力比我强,我看不透自然不奇怪。”【太初公主】微笑着道。

“这一次你在神恩大陆收获不小,实力踏入了那一步,再遇【凤凰女】,可有胜算?”柔弱男子问道。

“你觉得呢?”【太初公主】瞪了他一眼,道:“明知故问,【凤凰女】显然也曾去过神恩大陆,她肯定有属于自己的际遇,她的运道不弱于我,只怕再次对上,我的胜算依旧不大。”

“哈哈,这可不是的你的性格啊,太初,还未战,先认输。”柔弱男子摇头。

太初公主不语。

“丁浩竟然为了娶她,不惜背上背叛人族的骂名,真令人感动呢,我想任何一个女子,遇到这样的男人都应该嫁了,不过……啧啧啧,这下子可真的有好戏看了。”那看似柔弱的男子也不以为意,缓缓走过来与太初公主并肩而立,笑道:“我已经看到了一场大战的降临,不如我们去看看热闹吧。”

“你若去了,只怕会更热闹。”太初公主抿嘴一笑,风华绝代,道:“谁不知道你温多情是个出了名的惹祸精,自从得到了神器【年华之砂】后,就更加丧心病狂了。”

柔弱男子正是南荒妖族第一天才温多情。

听到【太初公主】这样说,他只是哈哈一笑。

“相信到时候不止是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去看看热闹也好,我那位不可一世的哥哥,相信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吧。”【太初公主】摇摇看着仙凰宫的方向,若有所思地道。

妖族各大势力也都收到了来自【仙凰宫】的婚礼请帖。

妖神宫自然不例外。

“仙凰大圣这么自信地发出请帖,邀请所有北域妖族的头头脑脑们来参加,难道他就不怕,到时候婚礼变成为一场闹剧吗?”

……

无尽的虚空。

带着青铜鬼脸面具的人俯瞰下方的大地。

“无尽大陆,我终于又回来了,呵呵,多么熟悉的空气啊,我嗅到了鲜血的迷人味道,呵呵,婚礼要开始了吗?丁浩,想不到你也会走出这样的昏招,既然如此,那就趁此机会,让我们彻底分个输赢吧,我已经厌倦了再等待下去了……”

他的眼眸之中,燃烧着疯狂的光彩。

在他的身后,一个鬼魂一般的冰冷身影静静地站立,像是忠心的护卫一样,听着喃喃自语,这个身影一语不发。

“我们走吧。”

青铜鬼脸面具人话音落下,消失在了原地。

……

“丁师兄的大婚之日,是一个机会,以他的性格,相信他一定会去。”

同样是在无垠的虚空中,一个白衫如雪的身影站在高空,俯视苍茫大地,他的神色有点儿复杂,有风吹动他漆黑浓密长发,犹如一根根利剑穿梭在虚空。

“少主,这的确是一次机会。”一个头发花白面色红润的老人站在他身边,平静地道:“我觉得你也应该去,我们两宗的宿命要分出个结果了。”

“是啊,你说得对。”白衫年轻人点点头:“一切都改结束了,不管如何,就让他划上句号吧。只是我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机会,一切都要回到原点了吗?我们去问剑宗。”

话音落下。

两人化作两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

第二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