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1101、一切都已经注定

一切迹象表明,丁浩是真的从这黑白水井的异象之中得道了,悟透了某些玄机,所以体内产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如今就像是这一口黑白水井一样,正在演绎某种很恐怖的神通。

沛然莫御的磅礴气息从丁浩的体内爆发出来,以一种令人震撼的速度不断地攀升,已经超越了普通神境强者的程度。

咻!

咻!

刀鸣剑吟声之中,魔刀和锈剑突然浮现,微微震颤,漂浮在了丁浩的身边,那疯狂缭绕旋转的金银二色玄力氤氲,立刻附着在了刀剑刃身之上,旋即刀剑也疯狂地旋转,可怕的劲气犹如龙卷风,最终彻底将丁浩的身形淹没。

站在丁浩的身边,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恐怖的刀意和剑意爆发,难以形容的犀利劲气散发,周围的强者们不自觉地后退,生怕被这可怕的力量卷入其中。

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太惊人。

种种迹象表明,丁浩绝对是参悟了什么,很有可能这黑白水井之中,就蕴含着真正的机缘,可惜普通人肉眼凡胎看不到,只有那些具有真正慧根的人,才可以领悟到一些玄机。

一双双看着丁浩的目光,都露出了极度艳羡的表情。

随着丁浩力量气息的攀升,疯狂缭绕在他身边的金银二色劲气终于缓慢地平息了下来,魔刀和锈剑也终于露出了刃身行迹,分别在丁浩身体一左一右悬浮起来。

那金银二色的玄力氤氲,蕴含着火和冰两种力量,渐渐地在丁浩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双鱼,和之前黑白水井之中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有所区别。

众人都呆呆地看着这金银阴阳双鱼的虚幻图案,只觉得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迎面而来,仿佛那双鱼幻动之间,蕴含了天地之间的至理,在这种气息的包裹之下,丁浩就像是主宰世间一切的唯一永恒存在一样,有一种君临天下不可匹敌的气势,令人颤栗,忍不住要顶礼膜拜。

“这是……武道要大成的征兆吗?”

有人暗中心惊。

随着金银二色阴阳双鱼逐渐清晰和完善,丁浩的身影仿佛也越来越魁梧宏大,渐渐地有一种令人不得不仰视的错觉。

他的双眸依旧睁开着。

左眼之中依旧是昊日之光充盈,但是隐约可以看到一条条大道轨迹,日光锁链一般运转,充满了神秘的道韵,而有眼之中则是星辰明月起起伏伏,双眸眸光爆射出来,在眼前扭曲缠绕流转,幻象出现,日光和月光结合,直接产生了一幅幅奇异的画面,仿若广阔的星河,日月运转,大星沉浮,都是宇宙星辰运转的至理。

这种幻象实在是太可怕。

有强者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灵魂几乎要沉陷进去,大惊出声,连连后退,不敢再盯着看。

“看来丁盟主是真的有逆天造化了。”丁红泪赞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喜色,显然她乐于见到这一幕。

谢解语、张凡和方天翼等人,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就算是艳羡,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份仙缘乃是个人的运道和悟性,不然为什么大家都看到了那黑白水井之中井水的衍化过程,却只有丁浩一个人领悟了其中的道韵?

有些事情,真的是嫉妒不来。

有些人,天生就是这个世界的宠儿。

丁浩显然就是这种人。

众人现在都寄希望于丁浩的身上,希望丁浩领悟了这黑白水井的奥秘之后,可以有所发现,解开眼前的困局,找到一条出路,总是被困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但就在这个时候——

咻!

一道犀利无匹的剑光,突然自远处的黑暗之中飙射出来,犹如灭世之光,朝着正处于顿悟状态的丁浩刺杀而去。

“什么人?”

“贼子尔敢!”

方天翼怒喝,身形一闪,挡在了丁浩的身前,数百道剑光瞬间迸发,迎上了那一道璀璨刺杀剑光。

张凡也是第一时间拔刀,反手一刀就斩了出去。

女武神谢解语美丽的眸子里暗芒吞吐,一只纤纤玉手按住了真凰剑匣,整个人犹如一柄绝世利剑般绽放光芒,将丁浩守护住。

轰!

三千绝剑和那一道剑光,在虚空之中碰撞。

寸寸剑光崩碎,犹如星辰散落各处。

方天翼身形震了震,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竟是瞬间就不敌,那一道刺杀剑光余势不绝,依旧轰杀而至。

与此同时,张凡的刀势也终于赶到。

轰!

无形的力量崩裂开来。

张凡闷哼一声,踉跄后退了十几部,才算是勉强稳住了身形。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张凡和方天翼都是北域最顶级的后起之秀,机缘不俗,战力很恐怖,已经踏进了神境的范围,两个人联手,竟是挡不住这一道刺杀剑光?

“唳——!”

真凰长鸣之声传出。

谢解语反手在真凰剑匣之中一抽,一柄赤红色巨剑出现,一剑斩出,虚空之中又是可怕的能量迸发,那一道刺杀剑光终于是黯淡下去,终于破碎消弭在了虚空之中。

“什么人,出来!”

谢解语倒拖长剑,一步踏出,挡在丁浩的身前,冷声喝道,一头火红色的长发飞舞,犹如火焰在闪烁,真凰气息包裹全身,如一尊战无不胜的女武神。

对面。

“呵呵,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而已,你们真的以为,可以守护住他吗?”

包含嘲讽和不屑的冰冷声音传来。

就看那无尽的黑暗之中,一个光点浮现,然后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幻化做了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地就在这恐怖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虚空中款款而来。

这是一个极为英俊的年轻人,修长的身影和浓密的长发,犹如黑色瀑布一般垂到了腰际,一袭浓黑色的长袍,脸上若有如无的笑意,充满了对于生灵的不屑和残忍,像是一尊行走在无尽黑暗之中的死神猎手。

唯一有点儿奇异的是,他的一只眼睛似乎是受伤了还是怎么,用黑玉眼罩罩住,一道细长的黑色丝带挽在长发脑后,让他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强大到了极点的力量在他的身边澎湃。

略微熟悉的气息,刚才那一道刺杀剑光,显然就是这个年轻人发出。

“你是谁?”

“什么人?”

北域的神境强者们都大喝出声,这个独眼黑衣年轻人可以在那无尽黑暗之中出现,足以说明太多的事情,可以肯定,他可以操控外面那一千六百神庭神将组成的黑暗阵法。

“呵呵……”独眼黑衣年轻人冷酷轻蔑地笑。

他的目光在北域强者们的身上掠过,像是在审视一群死人一样,最终定格在了丁红泪的身上,嘲讽地道:“这样一群跳梁小丑一样的杂鱼,就是你带来的援兵吗?他们能够改变什么?”

这话一出,北域强者皆是大怒。

他们纵横一生,被整个北域当做是神一般膜拜,就算是在整个无尽大陆,也都是最顶级的存在,身份尊贵,跺一跺脚都可以引发地震一般的轰动,现在却被一个年轻人说是杂鱼?

当下有人就要出手。

丁红泪摆摆手制止了众人的冲动。

她扭头看了看那些被困在远处的五极神殿的强者,重新看过来,道:“五位大人还未出手,你不一定能赢。”

“呵呵,这么聪明的你,何必非要装糊涂呢?”年轻人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清晰,笑道:“身处【永夜神阵】,注定了一切都成为既定,就算是那五兄弟出手,也不能改变这一切,你一个人更是支撑不下去,从你们走进饿鬼道的那一刻开始,结果就是注定的。”

丁红泪淡淡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注定的,只要我们不选择屈服……”说到这里,丁红泪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道:“否则,你的眼睛怎么会戴上眼罩?记得上一次你现身的时候,也说一切都注定,结果怎么样呢?”

独眼黑衣年轻人的表情顿时一变。

怨恨阴毒的眼神,在他独目之中一闪而逝,他冷笑道:“上一次这是小小的失误而已,这一次将你们彻底埋葬,从此之后,无尽大陆没有五极,天道大陆合一,神庭将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主宰。”

“天道大陆的确会合一,不仅仅是天道大陆,人道、地狱道、饿鬼道、修罗道、畜生道都会重现轮回,你和你的主子,注定在这个纪元永远消失。”

丁红泪一字一句地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独眼黑衣年轻人大笑了起来:“愚蠢的女人,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竟敢口出狂言,你都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红泪同样笑了。

“你以为自己看透一切,实际上却被蒙蔽,你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可实际上你懂的那些,只不过是你的主子施舍给你知道的假象……丁瞳,号称神庭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天才,你的【七巧造化之瞳】也不过如此。”

“既然如此,那就用战斗来说明一切吧。”独眼黑衣年轻人眼神冷漠了起来。

他,就是丁瞳。

一个卷土重来的可怕天才武者,掌握着不可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