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1140、火军的礼物

三人还要再说什么,丁浩却是摆摆手不再进行这个话茬,不容置疑地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从今以后,神庭兴衰,就都系于三位叔叔的身上了,当然,若是有人敢违抗,朕会亲自出手。”

三大神王顿时哑口无言。

就在这时,下方传报,火军的亲传弟子带到。

“直接带上来吧。”丁浩道。

光焰闪烁,空间阵法光焰闪烁,丁不三丁不四两人带着一个身影出现在神山之巅,这一次是他们两个亲自去提人,担心有人在背后使什么猫腻。

丁浩的目光,落在那身影的身上,忍不住咦了一声。

竟然是他?

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找这个小家伙,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的机缘和气运,成为了火军的传人,这可真的是一个大好消息。

……

华磨剑心情有些忐忑。

自从数月之前,那个强行收自己为徒的家伙一别,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想起最后一次临别之时,那人的嘱咐,华磨剑心中就感觉到有些不妙,那些嘱咐,竟然像是遗嘱一般,让人不能安心。

如果说一开始华磨剑对于火军极度排斥抵触甚至于敌视的话,那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他也感觉到了火军对于自己的关心关切,那是一种类似于父亲一般的关爱,虽然很多时候火军说话总是凶巴巴的,传授自己武道神通的时候,也像是在折磨人一般,但透过那冰冷的话语和冷酷的外表,华磨剑感受到了一颗殷殷期望无微不至的心。

华磨剑终于确认,火军是真心为了自己好,是在不惜一切代价地扶持和栽培自己。

人心都是肉长的。

渐渐地华磨剑已经从内心深处承认了这个师尊,虽然他依旧一口一个老不死来称呼火军,表面上依旧无比激烈地抵抗,口中也丝毫不妥协,找到机会就会气火军一番,但他的内心深处,早就已经开始将火军当做是亲人,当成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之一。

就在华磨剑还在纠结该不该认认真真地向火军磕个头好好叫一声师父的时候,火军却突然辞别,说有要事去办,留下了许多叮嘱,从此一去再不回来。

华磨剑在神庭神都等了数个月的时间,突然一朝风云变幻,恶风袭来,传闻伪神帝和火军等人皆尽陨落,神庭之内势力不断改变,但火军一系的人始终被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被严密地监察监管起来,而作为火军的亲传弟子,华磨剑和其他一些火军心腹,直接被拿入了天牢,若非是各方都将心思和精力用在了争夺神帝之位上,没有功夫来理会收拾他们,只怕此时他们已经死了数百次了!

而今天突然天牢打开,阳光照射进来,华磨剑被提出监狱,带到了神山。

路上通过其他人的议论,华磨剑知道新帝已经产生。

“会是谁呢?”他在心中猜测,却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只要将师尊交付的事情完成就可以了。

就在刚到神山之巅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咦,这是个很熟悉的声音,原本淡定的华磨剑抬头看去,却见前方三位神王面色威严肃穆,贵不可言,而被他们拱卫在中间的人,一定是新的神帝了。

华磨剑曾跟随火军远远见过伪神帝一次,印象深刻,但此时这个新帝的气势,竟然是要比之前的伪神帝更加深不可测,可惜一团氤氲雾气挡住了新帝的面貌,根本无法分辨这人的年龄和真正身份。

……

“火军果然是有些门道,华磨剑的实力,居然达到了圣级,看来为了这个衣钵弟子,火军也付出了不少!”

丁浩暗叹道。

当看到所谓火军的衣钵弟子,竟然就是失踪了许久的华磨剑时,丁浩心中一阵大喜,这下子可以回去和华淮安老哥交差了,失踪时候华磨剑不过武王境界修为,如今一步跨入武圣,这才短短多长时间?定是火军用了什么捷径,不过这也是无数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机缘呢。

华淮安知道,只怕做梦都要笑醒来。

而且丁浩还看得出,华磨剑的体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近乎于先天火灵之体,日后修炼火系功法,只怕是一日千里,潜力太过于恐怖,若是运气不错,日后晋入神境问题不大。

不过丁浩暂时还没有想和这个小家伙相认。

他也是在看到华磨剑的一瞬间,决定遮去自己的面容,暂时不表露身份,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再好好磨练一下这个小家伙,说不定以后有足够的能力可以独当一面。

“你就是火军的亲传弟子?”丁浩略微改变了声音,问道。

“正是。”华磨剑没有跪拜,昂首回答。

神恩神庭入侵过无尽大陆,造下了很多杀孽,华磨剑经历过那段时间,自然对神庭有敌意,他加入神庭神籍是因为火军逼迫,并非是心甘情愿,所以本能地不想要跪拜新帝。

“你师父他……已经陨落了。”丁浩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

华磨剑闻言,呆了呆,然后肉眼可见的幅度他的身体微微一颤,缓缓地低下头去,一双手攥成了拳头,骨节都捏的发白了,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显然是在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过了半晌,他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丁浩,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口吻,一字一句地问道:“我师父他……是谁杀了我师父?”

丁浩叹了一口气,也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能说的都大略说了一遍。

华磨剑听完呆呆地怔住了。

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发展,师尊他竟然……

华磨剑的身躯又微微地颤抖,咬紧了牙关,当听到火军陨落的消息那一刻,他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一样,以前不知道多少次咒他死,但当死讯真的传来的时候,却又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华磨剑原本想要为师尊复仇,但没想到火军竟然是自杀!

听了这一段传奇一般的故事,华磨剑突然真的好想可以时光倒流,让自己有机会能够认认真真地跪在那个人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一次百事大礼,清晰地大叫一声师父!

可惜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华磨剑觉得自己有点儿不配做火军的徒弟。

“你师尊乃是天地之间奇男子,临死之前,亦曾提到你,所以朕不为难你,你的神籍保留,依旧为我神庭弟子,且朕特意开恩,让你跟着三位摄政王一起学习历练,也算是圆你师尊一份遗愿,你可愿意?”

丁浩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

华磨剑低着头,认真地想了片刻,道:“我愿意。”

如果是在一刻钟之前,华磨剑心里琢磨的还是如何尽快离开神庭返回无尽大陆北域的话,那在听到了火军的事迹之后,就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就算是为了自己这个便宜师父,他都要留下来。

每个人都有必须承担的责任。

而他,必须偿还火军的恩情。

顿了顿,他又道:“陛下,家师曾经离开之时,交代过一件事情,称若是新帝即位,要在下亲自对新帝说,还有一件东西,也要我亲自交给新帝。”

这话一出,丁浩和丁行画等人都是略略吃惊,也好奇了起来。

“这是家师要我交给陛下的东西。”华磨剑掌心张开,一团离火焰光闪烁,其中有一根类似于卷轴的东西,灼灼生辉,由头发丝大小瞬间膨胀到手臂粗细,递了过来。

这东西他保存的很小心,以体内南明离火温润存养,所以之前被押入天牢的时候,并未被狱卒发现没收。

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件东西身上。

是一卷画轴之类的东西,古色古香,暗蕴岁月之机,造工极为精良。

丁浩接过来,正要打开观看,却在这时,丁行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呼了起来,道:“这……我知道了,这图轴我曾经见过,这是【十大星河周天幻灭阵法】的阵图,是操控神都之外那至强阵法的钥匙啊!”

什么?

丁浩一惊,看着这卷图轴就彻底心动了。

【十大星河周天幻灭阵法】之前他已经见识过了,绝对是丁浩所经历过的阵法之中最为神妙恢弘的一个,以刀祖和剑祖的眼光见界,都无法揣摩出其中奥义,可见它的恐怖。

这次丁浩即位,尚未来得及整理神庭武库和典藏,他原本就对这一阵图垂涎三尺,以为会在典藏之中找到,却没有想到真正的图轴,竟然就在华磨剑的手中。

丁浩将图轴徐徐展开,其上却是没有图案,而是一片漆黑,上面有星星点点的光点闪烁,银光流转,乍一看就像是有人以大法力将一阕星河截取下来,封印到了这图轴里面一样。

“这是一件神器,并非是简单图轴……”丁浩若有明悟。

图轴上衍化的星河之景,正是【十大星河周天幻灭阵法】的奥义,以丁浩在阵法方面的修为,即便是有阵图在手,彻底悟透这阵法奥义,恐怕也得一段时间。

他将图轴收起来,留待日后再做研究。

几个人心中都有点儿奇怪。

这阵图按理来说,应该是掌握在伪神帝的手中,就算是火军再受宠幸,也不可能得到它,但为什么却偏偏是火军通过华磨剑之手,见他交出来呢?火军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副图轴?为什么要让华磨剑将这东西交给新帝?

难道他已经猜到,新帝会是丁浩?

-----------

三更。

今天都怪关中这个坑货啊,身为一名西安土著,居然在西安大街上迷路了,以至于大把的码字时间丧失,而且西安是一个根本打不到出租车的城市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