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1160、见鬼了

“当当所在的那个空间,应该就是修罗道,上一次自己并未见到【修罗金葵】,或许在那个破败近乎于荒废的修罗道,【修罗金葵】已经彻底灭绝,要是将这一珠【修罗金葵】移植到真正的修罗道,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丁浩想着,又收起了那尊鲛人族的尸体。

之前碰到的这两尊鲛人族亡者,实力都在三窍武神之境,放在外界,绝对算的上是一方诸侯级别的存在,可惜在这里却死的不明不白,犹如蝼蚁一般,尸体还未当做是花肥,可见此处的凶险。

接下来一路走来,丁浩遇又遇到了不少的【修罗金葵】,每一颗【修罗金葵】周围,都缭绕着奇异的天地杀劫小片段,能够瞬间抹杀一位中阶神境强者,但奇异之处在于,这种天地杀劫小片段却不会摧毁【修罗金葵】,像是在保护它们一样,若是这些黄金葵花主动靠近外物的时候,天地杀劫小片段不会爆发。

丁浩以神识沟通【修罗金葵】,一路走来,也不过是数十里的距离,就收集了近万朵金葵花,纳入空间玄器之中,准备下次进入【修罗道】的时候,将其移植栽种到【修罗道】之中。

除了【修罗金葵】之外,丁浩还采摘了不少的其它仙古时代的神药宝物,都是如今外界已经灭绝的品种。

“人宠,你要改吃草了吗?摘这么多的花花草草,”邪月大魔王趴在丁浩的肩头,懒洋洋地道:“我警告你,作为顶级肉食掠夺者的喵,是绝对不会收一个食草蝼蚁为人宠的,你要想清楚!”

丁浩看了一眼这肥猫,觉得它有点儿不太对劲。

放在以往,若是看到这样的神草宝药,看到这种已经在外界灭绝的珍宝,大魔王绝对会留着口水冲上去,如牛嚼牡丹一般乱啃一通,因为在大魔王的世界里,选择食物的第一标准并非是好不好吃,而是食物的珍贵和稀有程度。

可是今天,见到这么多的绝品神药,它竟然无动于衷?

“神草宝药变成了花花草草,难道你这吃货转性了?”

丁浩揪着邪月的脑袋仔细看。

“人宠,别闹,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里有些古怪,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大魔王忧心忡忡地道。

丁浩又是一愣。

看来大魔王今天是真的有状况了,要知道当年为了仙药药引,它可是敢以武圣境界修为和武神对拼啊,简直就是要钱不要命的典范,怎么今天面对一个仙古时代的遗址,很可能有无数秘藏的地方,居然开始打退堂鼓?

“喵了个咪的,干嘛用这种眼光看着喵?”邪月恼怒,道:“我不是怕危险,只是这里……这里有一种我很熟悉的味道,不太好的味道……”

丁浩心中更加惊奇了。

邪月大魔王的来历,一直都是一个谜团,当初丁浩在问剑宗后山的棋盘阵法上见到它,后来猜测,很有可能是通过棋盘阵法被传送到那神秘山洞,所以丁浩后来在神恩大陆,也曾诸多留意,想要寻找一些关于邪月身世的线索,可惜都没有下文,连【天听轩】都无法提供丝毫的线索。

今天在这仙古遗址之中,大魔王说它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嗯,难道这只肥猫有很大的来历,竟然是一只从仙古时代活下来的异种?

听它这么一说,丁浩更加要留在这里继续探索了。

大魔王反对无果,悻悻地缩在丁浩的肩头,鼻头时不时地耸动,像是在嗅着什么,脖子里的绒毛都缓缓地竖了起来。

“天地之间的那种淡淡杀机,更加可怕了。”

丁浩也不敢怠慢,一柄金色小刀和一柄银色小剑悬浮在身边,背后金银双色阴阳双鱼图案流转,将他整个人都保护在其中,缓缓前行。

每走几步,他的身体,都会剧烈地震荡一下,身体周围的金银双色阴阳双鱼图案像是疾风之中的火苗一般闪烁不定。

“好可怕的力量……”

丁浩心惊,这里果然可怕,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悄无声息地袭击,一击之力足以粉碎中高阶的神境强者,可怕到了极点,若是闭关之前的自己,进入此地,只怕绝对会重伤乃至于陨落。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果然是还是存在着足以威胁到高阶神境的力量,”丁浩心中暗自警惕,这一年多时间以来,他的实力飞速提升,整个新世界的生灵之中,似是已经再无敌手,难免有点自满,这遗址之中的见闻,让丁浩敲响了一记警钟。

好在如今他已经是双脉神境大圆满,可以说是一只脚尖,已经踏进了武仙之境,所在这周围那无形无色的恐怖力量袭杀之下,才能有惊无险。

“奇怪了,这恐怖的袭杀之力,似乎只对我产生效果,对周围这些花草植物,竟然不会伤及丝毫。”

丁浩看到,周围的奇花异草依旧如在微风之中一般轻轻地摇头晃脑摆动,极为惬意的样子,明显没有受到那恐怖自杀之力的波及。

那可怕力量,仿佛是有智慧一般,会选择攻击目标。

丁浩将阴阳双鱼团、金色小刀、银色小剑催动到了极致,光华大作,保护在身边,之后又将魔刀和锈剑也召唤出来,同时【轮回天盘】也浮现在脑后,所有底牌尽出,抵御那种可怕的袭杀之力,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地向前。

他坚信,在这危险之后,绝对隐藏着某种大秘藏,一处仙古时代留存下来的遗址,会传递很多的信息,也许蕴含着仙古崩坏的奥秘,这对于如今的丁浩来说,无比重要。

耳边传来了一阵瀑布溅射的声音,若有若无。

丁浩心中一动,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他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原地留下来一个近乎于齐膝深的脚印,背后仿佛是背负了整片七海海域海水的重量一样。

随着耳边的瀑布之声越来越清晰,那恐怖的袭杀之力越发的紧密起来,犹如疾风暴雨一般,朝着丁浩袭来。

丁浩不得不催动体内那一股极其微弱的阴阳新力,融入阴阳双鱼图案之中,来与之对抗。

他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一寸一寸地往前挪动。

偶尔身体一晃,肩头黑发突然断裂,飞散开来,脸颊上迸出一道血丝,被无形之力斩开……

“这已经是近乎于仙力的攻击了,莫非是这里是一处仙人布置下的阵法?”丁浩仔细体会,能够让他受伤,已经超越神境范畴,没想到在这遗址之中,竟然存在仙的力量。

这明显是一座杀戮型的仙阵,过了这么多岁月,依旧发挥作用,可见当初全盛之时,有多么恐怖,丁浩猜测,岁月呼啸而过,终究让这座仙人阵法威力衰减,所以今天自己才能与之对抗,一步步地深入,若是挡在当初,只怕以自己的力量,瞬间就会被灭杀。

“要小心,我感觉到了不好的气息。”剑祖开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激动和敬畏,仿佛是突然回忆起了一些遗失的记忆。

刀祖也道:“我们好像在被什么人窥视,难道这世界上,除了那尊蛰伏在黑暗之中的魔物,依旧还有仙的存在?”

丁浩没有说话。

他正在全力催动各种底牌,抵御这仙阵的杀戮之力,时不时会有一丝杀戮仙气透过诸多防护层,在丁浩的身体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终于前面有水汽扑面而来。

只见一片并不大的湖泊出现在眼前,水质清澈如玉,在湖泊的一侧,一道水珠冲天而起数百米,倾斜着跨越大半个湖面,然后又落回到湖水之中,仿佛是一道晶莹虹桥瀑布一般,又仿佛是一条银龙从湖中腾起,尾部还未出水,头部又重新落回去一般,美丽到了极点。

在湖水之中,有十几道身影在浮动,快到了极点,时而跳出水面,动作整齐划一,像是在跳着某种神秘的舞蹈一般。

丁浩仔细看时,心中却是大为吃惊。

因为那十几个人影,赫然正是鲛人族的高手,每一个实力都达到了神境,强大无比,却在表演舞蹈,显然每一个动作都是经历了无数次练习,娴熟到了极点。

一道百灵出幽谷一般的悦耳笑声,从岸边传来。

丁浩扭头看去,啥时间脑海一片空白。

就看一位白衣白裙的绝世仙子,坐在水岸一块银玉岩石之上,赤裸着一双欺霜赛雪的美丽玉足,拍打着湖水,兴高采烈地观看者鲛人族强者的水中舞蹈表演,这仙子实在是太美丽,整个人宛如羊脂玉雕琢,洁白无瑕,有一种语言笔锋难以描绘的绝世风华,灵气逼人,无尘无垢,让人只是看一眼她的衣角,仿佛瞬间灵魂都会沉沦一般!

丁浩的第一感觉,就是世间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她是一尊仙人吗?

与此同时——

“见鬼了见鬼了,她怎么还活着……”剑祖哇哇大叫起来,声音之惊讶前所未有。

“不对啊……这……这怎么……怎么可能?”刀祖也变得结结巴巴,显然是陷入到了极度的震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