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188、宿命再战

白衣神朝之主,正是当年的白衣王穆天养。

从渭州一个小州起步,近两百年时间之内,突飞猛进,如今几乎已经掌握了整个无尽大陆中土神州的疆域,昔日的中土朝天神殿早就被人们淡忘,白衣神朝彻底取而代之,白衣王穆天养威震一方,很多人将他看做是第二个丁浩,因为时至今日,穆天养也未曾度过仙劫,没有踏入仙境。

但穆天养的实力,却恐怖到了极点。

如丁浩一样,虽然没有跨入仙境,但是穆天养却有着斩仙的实力,威震四方。

曾有十位仙人合计穆天养,却被他一招反杀,将十大仙人轰成了碎渣,消息传出,各方震惊,而之后的几次出手,更是让穆天养的声望推到了顶点,四十年前,穆天养与中土神州第一仙道强者白奇峰一战,是最近一个甲子之内最为轰动的对决,据说这场对决持续了一天一夜,人们虽不能亲眼目睹战场之状,但最终的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中土神州第一仙道强者白奇峰宣誓效忠白衣神朝,成为了白衣帝君穆天养麾下的第一战将。

由此白衣神朝的影响力更盛。

除此之外,白衣神朝之中也是强者如云,人才济济,其中青龙军师已经被当做是中土智圣,虽然到如今个人实力还不到武圣,但神机妙算之下,不知道多少白衣神朝的敌人化作黄沙,即便是许多仙人,面对这位智圣都心惊胆战,在许多人的心目之中,一直隐藏在白衣帝君穆天养身后阴影之中的这位军师,甚至要比穆天养更加恐怖。

另一位白衣神朝舞动风云的人物,却是女战神刘伶醉了。

这位从一开始就跟随在白衣帝君身边的女子,被称作是中土神州第一美女战神,四十年之前成仙,作战风格极其彪悍,每一战都仿佛要与对手同归于尽,手段如雷霆一般快速阳刚,麾下的【白衣近卫营】都是一等一的强者,是白衣帝君穆天养身边的精锐之师,很多人都认为,在整个无尽大陆,能够压制这支白衣近卫营的军队,或许也只有问剑宗的仙剑营了。

刘伶醉在白衣神朝之中的地位极高,据说其得白衣帝君的信任程度,甚至还在青龙军师之上,很多时候,刘伶醉的言行,就代表着白衣帝君穆天养的话,不管是犯下何等错误,白衣帝君都没有责怪过这位美女战神。

好在这位美女战神人缘极佳,也从不恃宠而骄,严于律己,体慰军士,几乎所有白衣神朝的仙将、大臣、高层都对这位美女战神评价很高。

而且还有一点也是众所周知——

白衣女战神刘伶醉痴爱白衣帝君,曾经公开宣誓,这一生非白衣帝君不嫁,若是白衣帝君无意,则终生不嫁。

对于很多人来说,刘伶醉是一个火一样的女仙,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如男子一般,巾帼不让须眉,甚至很多人将他和北域第一女战神谢解语相提并论,都是显赫一时的绝代女武神,不过这两人却从未交手过,一时也无法知道,谁会更强。

随着白衣神朝的崛起,很多人都开始拿穆天养和丁浩对比。

关于这两人曾经的恩怨,也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当这两人还未如今天一般踏上巅峰的时候,就已经名动雪州,其间恩怨更是闹得几乎整个北域都知道,如今往事重提,更是被无数传言留言夸大,各种说法都流传于世,渐渐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丁浩和穆天养乃是宿命之敌。

两人都出身于雪州,都是一时天才,身边都有着绝世人杰为其生死效力,都坐拥着最美的女神,还有最可怕的智者为其效力,如今都已经是为威震一方的强者,尤其是两人都未渡劫成仙,但却可以实力碾压仙人。

而从各种传言来看,丁浩和穆天养之间,也必有一战。

这样以来,问剑宗和白衣神朝之间,也会分出一个雌雄。

不仅仅是外人这么看,就连这两大势力的许多弟子门人,也都是这么认为,行走江湖天下,出身于这两大势力的弟子都会相互比较,存在敌意,也闹出过一些矛盾和摩擦。

不过相对而言,问剑宗一系还是占据上风。

毕竟丁浩坐拥天下第一前者的名号,已经太多年,而穆天养虽然也是神秘莫测,但却一直未曾挑战丁浩,这杯看做是他自认不如丁浩的一个证据。

……

“一百年过去了,为何玄天宗依旧毫无音讯,难道他练功出了问题,已经陨落了不成?”

丁浩立于隐剑峰和之巅,眉头微皱。

身后不远处,邪月大魔王正在呼噜噜大睡,如今大半个天道世界明里暗里都已经在丁浩的掌控之下,邪月大魔王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每到一处,都有人恭迎欢送,各种珍馐美味更是源源不绝地供来,大魔王无底洞一般的胃也快要被填满了,如今的他几乎是一个雪白肉球,越发不爱运动了,懒猫之名,名副其实。

三首天犬小黑发育到极致,又有问剑宗的天才地宝供应,终于彻底激活了血脉,掌握了本源神通,终于可以将身躯缩小,化作正常小狗模样,也可以将三首化作一首,模样不似往日那般狰狞,反而毛茸茸水灵灵无比可爱,呆萌呆萌的样子,成为了问剑宗最受欢迎的小宠物,完全取代了已经发福变肥的邪月,成为了万人迷。

邪月大魔王对此万分不满,可惜它终究不能与美食分手,只能默默流泪了。

过去这一百年里,丁浩的修为越发精进,已经到了没有人能够看透的境界,即便是谢解语、方天翼和张凡等人,站在丁浩的身边,也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犹如面对宇宙星空一般,这也算是天地之间的一大异数了。

丁浩曾怀疑过,穆天养的身上会有问题,因为他曾经在渭州城周边,发现了一座隐蔽的天地黑暗阵法,也曾在那里埋下了后手,但后来丁浩发现,那个黑暗阵法渐渐变得稀薄,最终彻底消失了。

而纪英绮安插在白衣神朝的内应,传出来的各种消息来看,穆天养应该没有问题。

当然,这些年问剑宗也折损了一些内应,青龙军师是何等人物,发现了许多纪英绮埋下的钉子,不过这位军师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发现之后,并未为难这些人,都毫发无伤地送了回来,而纪英绮也发现了不少白衣神朝埋在问剑宗的钉子,也如法炮制,将这些人安全遣送回去。

百多年的时间,两大智者明争暗斗,倒也有趣。

丁浩甚至亲临过渭州城,暗中观察穆天养极其身边之人修炼的功法,也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又一次还曾隔着千山万水,与穆天养换了一招,也为察觉出丝毫的黑暗之力。

如今丁浩已经不再怀疑穆天养。

时间流逝,世间似乎是越来越鼎盛,越来越平和,六道也开始恢复轮回之力。

“到底玄天宗,也就是那位幽冥真仙隐身在哪里呢?这等人物,应该未曾逝去,一定是在暗中图谋着什么。”丁浩如今的实力和势力,可谓是天下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却依旧不能察觉到丝毫的线索。

他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

在这期间,他也曾再度进入七海海域那处遗址之中,与明月仙见过几次,将从火工口中得知的一切,告诉了明月仙。

明月仙慨叹不已,却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真相对于她显然刺激很大,毕竟玄天宗乃是她的授业恩师,当年她一直都无法相信火工会是魔头,毕竟在那段相处的岁月里,当年那个火工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笨拙的傻少年一样,可她也无法接受师尊玄天宗才是这幕后最大的凶手……

外界发生的一切,对于明月仙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

她静静地在这处孤寂冰冷的遗址之中,独子等待。

对于她来说,只有最终的谜团解开,或许才是最重要的。

她想要知道,到底师尊是不是那样的人。

丁浩会每隔时间,前去遗址探望她一次。

其间张凡也会随同前往,在遗址外层的一处坟头上,点燃三炷清香,算是祭奠那位已经逝去的半个授业之师,若不是那一本【十皇体尊功】,只怕如今的张凡,早就已经寿元耗尽化作枯骨了,何谈【狂刀】之名威震天下?

转眼又是五十年过去。

这一日,天下震动。

因为有一件超级大事件发生了——

【白衣帝君】公开挑战【刀狂剑痴】。

这则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在天地之间传播开来,整个天道世界都为之震动。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吗?

“一月之后,无尽北域,千寒绝峰,决一死战!”

这十六个字,是白衣帝君穆天养以神通手段,发出的战书,震动天地,各方都能够听到,这十六个字凝聚在天空之中,久久不散。

而丁浩的回应,只有一个字——

“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