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1195、请君入瓮

但火工转念一想,自己无数年布置下来的各种势力、钉子和暗桩,何其之多,那是真正耗费了数个纪元才埋藏下来的力量,有些古老的差点儿连自己都忘了,如暗夜繁星一般,丁浩就算是真正的天下之主,也不一定能够全部查出来,何况丁浩并未真的主宰天下……

就算是地视阁被拔掉,能够从地视阁里面得到的信息,也并非是全部。

丁浩……哼,他一定是在唬自己。

对面。

丁浩似乎是看穿了火工所想,道:“怎么?不信,地视阁是如何知道天下各种秘闻,相信你自己比我更清楚,卜算占卦,的确是这个世界的一绝,但若论起卜算一行的至尊存在,只怕是除了那位号称算通古今的【泥菩萨】,没有其他人敢当得起这个称号吧。”

火工脸色,顿时大变。

他当然知道【泥菩萨】的存在,在他漫长的生命之中,【泥菩萨】是除了玄天宗之外,另外一个令他无比忌惮的角色,这是一个奇人,火工曾在知道了【泥菩萨】这个存在之后,就一直想要将他收为己用,如若不然,要立刻除掉,以免坏掉了自己的大事。

但以他只能,竟然是无法找到【泥菩萨】在哪里。

这是一个近乎于先知一般的存在,洞察于先,若是他不想让人找到,则别人永远都找不到他。

后来【泥菩萨】销声匿迹,再然后据说是死在了石嘴城。

但此时丁浩突然提起这件事情,莫非……

丁浩笑了笑,道:“【泥菩萨】前辈的确是已经仙去,但他曾在临去之前,留下一块奇石,名曰天机辩,可以洞察古今,只要有人一旦可以与之融合,就可以洞察一切奥秘。”

火工稳住了心神,道:“那又如何?泥菩萨已死,天机辩奇石又岂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融合,只怕就是你丁浩,也不见得可以融合那种奇石吧!”

丁浩笑道:“我的确是不能与之融合,但是我在无尽大陆天机谷,却找到了一对天聋地哑的小道童,天生遭受天谴,这个世界自然会汇报他们,天机辩可以与这两位孩童融合,且不会伤及他们……接下来的一切,你应该可以想明白了。”

火工点点头,道:“好,这样的人,竟然都可以被你找到,我的那些人,输的也不冤……看来这次布局,也是那对小道童为你占卜吧,否则,你怎么会如此算准我所在的方位,知道我会隐身在这片阵法之中。”

丁浩点点头,道:“不错。”

“也算是绞尽脑汁了,这千万年时间以来,你是第二个让我有点儿佩服的人,不过可惜,那又如何?只怕那对小道童,算的也不怎么精准,否则也不至于让我得手,如今我已经夺得了张凡的身躯,具有不灭之体,你又能奈我何?”

说到这里,火工的神色重又变得狰狞了起来。

“是吗?你真的获得了小凡的身躯吗?”丁浩哈哈大笑。

“哼,难道你以为……”火工暴怒,正要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变,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堪,道:“这……是谁?为什么这具身躯之中,还有一道灵魂,这……”

“局早就为你打开,难道你以为,一切都只是这么简单?”穆天养冷哼。

“玄天宗?是玄天宗?”火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同被毒蛇噬咬了一口一样,跳了起来,道:“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这一天,我等待的太久太久了。”苍老的声音响起,正是玄天宗的声音,从张凡的身体之中,传了出来。

“果然是你……”火工的表情如同吃了一个死耗子一样,愣了片刻,道:“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为什么不可能?你不是也用死亡来设局吗?”玄天宗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

“这不可能,”火工疯了一样,道:“穆天养没死还有可能,可是玄天宗你不是生生被丁浩炼化了吗?你身体之内有黑暗之力,与本源紧密相连,你早就堕落,我了解你,在黑暗之力的浸染之下,你的一切,都瞒不过我,你若是没有死,那我一定可以感受到你的存在,为什么?”

“因为掌握轮回的人,已经出现了。”玄天宗缓缓地道:“我被你暗算,身染黑暗之力这么多年,一直都在领悟黑暗的奥义,你虽然是黑暗之体,天生黑暗深渊的化身,是创始之初那一缕黑暗之气的转世,可任何力量,都有弱点,黑暗之力也可以被化解,我的猜测没有错,轮回之力,可以消解黑暗。”

玄天宗是何等人物?

他当年看出火工的身份,将其留在身边,一直想要消弭黑暗体质,以免祸源爆发,谁知道终究还是小看了黑暗之力的可怕,所以才会被火工所趁,身躯被黑暗之力所毁,神魂也感染了黑暗之力,几乎成为黑暗魔物,好在他守住一丝清明,无数个纪元与之抗争,以他的资质和智慧,终于是看到了黑暗之力的本源。

在第二次千寒绝峰之战以前,玄天宗就恳请穆天养,与丁浩一见,一番细谈,后设下局,引诱火工出现。

玄天宗对火工的了解,甚至可以说是超过了火工自己。

如果不设局引他,以火工的韧性和耐力,说不定可以继续等待千百年,曾经在无数个纪元,两人就是如此争斗下来,总是难以灭杀彼此,仙古时代,若不是玄天宗破了火工的身躯,毁了火工的计划,说不定如今这世界,已经是一片黑暗死亡世界了。

这一次要不是玄天宗设局,只怕丁浩等人,也没有这么容易引出火工。

穆天养临阵渡劫,这是最关键的一环。

因为天劫可以紊乱天机,也可以掩饰很多东西,就算是外面有整个世界的强者观战,也会被模糊了视线,很多偷梁换柱的事情,就在那一瞬间完成。

谁知道那万千强者之中,有几个人是火工的眼线。

瞒过天下人,才能瞒过幽冥真仙。

现在看来,计策成功了。

本来丁浩对玄天宗也不是很信任,但现在看起来,众仙之祖应该是被冤枉的那个,而火工才是真正的幽冥真仙。

一切,都已经明朗了。

“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聚拢了多少的黑暗之力?不如一起爆发出来吧。”丁浩往前一步,身边金刀银剑悬浮出来,玄功提到了顶点,杀意已决。

“既然知道我在拖延时间,却还故意等待,你是愚蠢呢?还是自信呢”火工知道今日之事,难以善了,怒吼一声,一身黑暗之力,瞬间彻底爆发,整个七海仿佛在这一瞬间都为之暗淡下来,整个天道世界的生灵强者,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阵阵的颤栗。

丁浩等人首当其冲,承受这种黑暗之力的波及。

无尽的黑雾浓郁雾气从四面八方涌聚而来,众人所在的黑暗大阵,突然又被激活了起来,海底的岩石缓缓飘浮起来,一根跟白骨、骷髅、残刀、断剑等等,从岩石之下浮现,这个世界仿佛瞬间被黑暗毁灭一样。

“就让你们知道,只有永恒的黑暗,才是不可打破的。”火工怒吼。

丁浩哈哈大笑了起来。

“既然我们早就知道了你的计划,又让你轻松得到小凡的身体,你不觉得奇怪吗?”丁浩同样彻底爆发,无尽的寒冰和火焰之玄气,从他身体之中爆发出来,剑意和刀意领域,瞬间衍化春夏秋冬轮回,搅动了周围的虚空水域都似乎是凝结了起来。

金银阴阳双鱼图浮现,急骤扩张,瞬间就覆盖了方圆千里之内的海域。

“杀!”穆天养冷哼一声,虚无灭绝剑法施展,白色虚影出现,瞬间就到了张凡的身躯之前,毫不吝惜,挥剑直接斩出。

火工只是冷笑,却并不躲。

这是张凡的身躯,他不相信,穆天养会真的斩杀出手,就算是穆天养不在乎,丁浩也一定会在乎。

但是……

“啊……”很快一种身体撕裂的痛苦传来,令他狂怒,低头看时,穆天养的白色虚无灭绝剑法,斩过了张凡的身躯,就像是烟雾掠过,竟是没有伤及一丝一毫,但火工的神魂,却分明感觉到了被斩碎的痛苦。

直接灭杀神魂?

在这一瞬间,火工的身躯,被千万道虚无灭绝之剑穿过。

“让你知道,魔师的虚无灭绝之间真正的威力。”穆天养心中最为尊敬的人,就是魔师,也正是玄天宗,所以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该死的后辈,蝼蚁……”火工暴怒,黑暗之力就要爆炸。

却在这个时候,无尽的禁锢之力传来,周围的阴阳轮回之力,竟是形成了某种阵法,从四面八方用来,将他体内体外的黑暗之力,居然都压制住了,令他无法运转玄功。

“你以为小凡的身躯,是那么好占的吗?”丁浩大笑:“这是请君入瓮,只有天底下最坚固强大的肉体,才能禁锢住你,等到炼化你一身黑暗之力,到时候小凡就可以达到肉体极致,登临绝颠,这才是你真正的价值,否则,我怎么会让你夺得小凡的身躯。”

------------

看来今天结束不了了,明天应该差不多了

继续宣传公众微信,哈哈,没错,就是那个扛着大刀的黄色凹凸曼的头像啦,乱世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