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7 14:07:00

最新章节: 丁浩微笑道:“略懂而已。”慕容烟织虚弱地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抵抗剧毒。她虽然容貌普通,但是身形却极为窈窕火爆,性格刚烈,说一不二,眉宇之间,有一股少女身上罕见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此时一双明亮的眸子,也是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在丁浩身上打量。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三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丁

0030、原始之界

第31章·穿越时空

只见丁浩单手往虚空中一抓,一份卷轴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丁浩将卷轴交予邪月,嘱咐道:“照着这上面标注的地点,将【遁天石匙】悉数找回,我便带你去那个地方。”

邪月大魔王接过卷轴,打开一看,当即大呼:

“喵的,你是要了喵的命吗?怎么不是极寒冰窟,就是狱火地穴,再不就是黑暗森林,还都在大陆边际,区区几块石头,也要本大王亲自出马吗……”

邪月一阵抱怨,丁浩看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道:“你要是不愿意去,那我换个人好了。”

邪月随即道:“喵有说不想去吗,这种高难度的任务,也只有本喵才能完成了。”

说着,邪月立时幻化出六对十二只优美到了极点的白色翅膀,它将卷轴收起,绕着丁浩飞了几圈,临走前,邪月又问了丁浩一句:

“听说那个羽族新主有二十四对黄金羽翼,怎么样,跟喵这六对白色翅膀比起来,是不是差很多?你把他关在哪里了,喵去把他的黄金翅膀吃了,那喵也能有金色的翅膀了。”

丁浩无语……

“哈哈哈,喵开玩笑的,走咯……”

“咻”的一声。

邪月一下子消失在隐剑峰顶。

丁浩给邪月的卷轴,上面标注的【遁天石匙】的地点,是丁浩用强大的神识探测到的,这些地点,即便是一般武者有心冒险,也难以到达。

只有像邪月那种水火不侵,刀剑不破的身躯,才能安然到那些地方去。

而且邪月速度乃是天下第一,能够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这件事情。

这时,万年桃树之下,又只剩下丁浩一人。

丁浩看着天际,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六道之内,没有一个地方是丁浩到不了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域,需要他大费周章收集【遁天石匙】,借助时空神器的力量穿越?

原来六道轮回不完整,所以才导致黑暗萌芽再生,导致这个世界终究要陷入到混乱之中去。

只有去到一切混乱乃至于整个六道世界诞生的根源之地,才能破解一切困难。

那就是——

原始之界

……

又过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以来,尽管仍有不少使者、武者前来问剑宗,但【遁天石匙】的数量,明显不如前半个月多。

丁春秋算了一下,整整还差一百块【遁天石匙】。

就在这时——

“神庭使者到!”

殿外传来神庭使者到来的消息。

丁春秋心中一喜,朗声道:“宣!”

神庭是这次【遁天石匙】搜寻行动的最大助力,此前神庭使臣已经来过问剑宗三次,每次都带了不下十块的【遁天石匙】。

这次神庭使臣到来,想必又有不小的收获。

“参见丁掌门!”

神庭对丁春秋施礼道。

“不必多礼,神使远道而来,可是为【遁天石匙】而来?”丁春秋开门见山道。

“丁掌门英明,这是神庭近十日来,所收集到的【遁天石匙】,请丁掌门过目。”

说着,神庭使臣取出一个袋子,里面足足装着二十九块【遁天石匙】。

在场的问剑宗长老,不由得为之一震,神庭的效率,确实令人佩服!

丁春秋点头道:“此次行动,神庭出力最大,多谢了。”

使臣随即应道:“丁掌门言重了,问剑宗要办的事,神庭自当竭力相助。”

不论是神帝华磨剑与丁浩和丁春秋的关系,抑或是神庭与问剑宗的实力和立场,神庭出手相助,都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就在这时,丁春秋从这位使臣的脸上,看出了几分难色。

丁春秋看在眼里,询问使臣道:“神使有何难言之隐,不妨直说。”

神庭使臣顿时一惊,没想到自己无意中闪过的一丝忧虑,竟被丁春秋给捕捉到。

他也无意隐瞒,坦诚道:“实不相瞒,这次找寻【遁天石匙】,神庭可算是倾尽全力,虽然神帝陛下仍派人在四处搜寻,然而依小使看来,恐怕再难有所收获。”

这位使者说得很实在,那些有主的【遁天石匙】,已尽数进献或是交易给了问剑宗,而那些散落在偏僻之地的石匙,一则难以勘测,再则地势险要,一时之间确实难再有收获。

丁春秋会意,对使臣道:“无妨,剩下的【遁天石匙】,问剑宗自会有办法……”

就在这时——

丁春秋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白光,迅速穿过殿门而入。

在场之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还未看清来人身影,他的声音已在大殿响起:

“累死喵了,小小丁你今天可得打开后山的仓库大门,好好犒劳喵一番。”

说话之“人”不是谁,正是邪月大魔王。

它刚说完,就把一袋物品仍在地上,问剑宗众长老看去,无不大惊,这是——

【遁天石匙】。

四十块?

至少有五十!

不,应该达到六十了。

是七十块!足足七十块的【遁天石匙】。

邪月大魔王,这只祖宗级别的肥猫,在问剑宗里白吃白喝、偷吃偷喝了上千年,它的恐怖,大家都知道,没想到,它竟也有这样的本事。

一下子就找到七十块【遁天石匙】,这是何等丰功伟绩。

神庭的使臣看了,也是大吃一惊,不由对问剑宗更加敬佩。

丁春秋心下大喜,对于邪月这样不合理的要求,这一次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此事,还得找父亲商量一二。”丁春秋也没有立即答应邪月。

邪月哪里忍得住,这半个月来它兢兢业业在奔波,即便飞行速度惊人,浑身刀剑不入,但此行却也是凶险万分。

邪月的一肚子苦水,它要马上去找丁浩开条件。

丁春秋说完,邪月一声招呼也不打,将全部九十九块【遁天石匙】收走,朝隐剑峰飞去。

这位祖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谁也拿它没办法。

丁春秋转而向神庭使臣道:“回去烦请告知神帝,搜寻石匙之事,就此告一段落,感谢神庭这段时间的鼎力相助。”

使臣应了,当即拜别而去。

……

在邪月去找寻那些偏远的【遁天石匙】的这段时间里,丁浩又回了地球一趟,一则是找回一块留在地球上的石匙小胖子。

再则是向父亲请教一些关于时空神器的事情,并向父母告别。

此番依照穆天养指示,前往那一处秘境,事关重大,且前途难料,不知几时才能回来,他要跟父母好好道声别。

他也没有在地球待太久,停留不过片刻功夫,然而片刻间天道世界已过了十五天。

隐剑峰,一间石室。

这间石室是丁浩的练功房,少有人能够进入。

石室的四周,没有一点装饰,这是后山采掘而出的紫晶矿石直接砌成的。整间石室的唯一“装饰”,就只有刻在地面的石纹八卦图。

八卦图的正中央,便是丁浩打坐的所在。

丁浩刚从地球回来,就静静坐在石室中央,仔细看着身前的物品。

摆放在丁浩身前的,是至今为止收集到的【遁天石匙】,它们被摆出一个残损不全的形状。

分散后的石匙,表面的纹路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若不是丁浩以【七巧造化之瞳】观察其内里,其他人基本不肯能将其还原。

就在这时——

邪月冲了进来,它刚想发牢骚。

就在它进来的瞬间,随身的【遁天石匙】,像是一下子发生了某种感应,悉数从袋中飞出来,悬浮在丁浩面前。

瞬间,整间石室弥漫着某种微妙的蓝光。

邪月的注意力,被这不可思议的蓝光所吸引,一下子忘记了自己是来找丁浩的茬。

只见丁浩眼眸之中的七点星光,变得更加明亮,他时而注视着摆放在地上的石匙残片,时而看向在他面前的九十九块【遁天石匙】。

片刻之后,丁浩似有所悟,单手向前伸去,抓住一块石匙,缓缓放在地上,如此重复。

他的动作缓慢,眼睛不住在身前和地面来回看着,口中隐隐念念有词。

当最后一块石匙也被丁浩放在地上,数百块【遁天石匙】所呈现出来的……

仍是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看上去不怎么非同凡响。

下一瞬间——

丁浩催动法则。

蓝光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数个颜色各异的光芒,这些光芒,仿佛涵盖了这世间所有的颜色。

石匙相互拼接的地方,也瞬间显现出难以言明的光线。

【遁天石匙】在慢慢融合!

邪月看得目瞪口呆。

叮!

一声清响。

【遁天石匙】白光大作,慢慢浮起。

丁浩法则之力再催,白光散去,原本充盈于整个石室的五颜六色的光芒也散去了,它们化作无数个光点,散布在石室之内,有如夜空中的繁星一般。

而白光散去之后,被丁浩催动后的【遁天石匙】,显现出了新的面貌。

日晷?

一个平滑的圆盘,一根短针垂直贯穿于这个圆盘,圆盘和短针洁白如玉,表面些微的裂痕,似是与生俱来就有的,与整个圆盘融为一体。

短针上面雕着难以理解的纹络和清晰的刻度,圆盘上面,也有一些看不懂的符文,以及一些类似于日月星辰的图案。

往这个日晷一般的神器看上一眼,不由觉得整个身体,甚至是灵魂都将陷进去。

这上面蕴含的是一股浩瀚无边的宇宙之力。

邪月看得分明,圆盘上的日月星辰,像是活物一般,竟在自如运转,如同一日一年的日月星辰在转动。

“准备好了吗,要走了!”丁浩突然说道。

邪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要,要去哪里?”

丁浩微微一笑,道:

“原始之界!”